沈淮還不知道自己在莫名其妙間就得了一個便宜的“舅子”,這個便宜“舅子”還是傳說中的東華四公子之一。

    上午的計劃給打亂,又不想再返回游泳池,沈淮便去了新華書店,沒有看到中法詞典,竟很幸運的找到一本英法詞典。雖說去閱讀那十幾本法文專著,會更困難一些,但聊勝于無。

    回到筒子樓,沈淮敲熊文斌家門,熊文斌的愛人白素梅打開門來,沈淮將街上買一尾“野白條”遞過去,說道:“白老師,可是巧,東華市這些年也難見這么大的野白條吧?”

    熊文斌在屋里看書,扶著眼鏡走過來,看沈淮遞過來的野白條脊鱗微微泛黃,雖說離水有一段時間,但魚尾巴還有力的甩著,魚身子看著就覺得漂亮。

    野白條,這些年在渚江早絕跡了,漁船只有碰幸運才能捕到一些,到市場上很是搶手。這么一尾魚有斤把重,怕要兩三百塊錢才夠買下來。

    “小尾街那邊看到有人端個盆子賣這魚,不買下來真就是可惜了,可掏過錢,發現我哪里會做魚啊,就當我今天的伙食費,怎么樣?”沈淮涎臉笑道。

    “放我家也怕是會做糟糕了。”白素梅怕沈淮盯上黛玲,當下就要拒絕。

    沈淮心里忍不住苦笑,總不能跟白素梅解釋他只是盯上她老公了,這么解釋更會叫人警惕。沈淮就這么給白素梅擋在門外,也不離開,要是這樣小障礙都破不了,還想著做什么事情,只是安靜的站在那里,涎臉笑道:“白老師,你看看,要不昨天嘗過你的手藝,我還不花這冤枉錢了,要不,你就試試,總不能把魚放回渚江吧?”

    白素梅雖說四十好幾,徐娘半老,眉眼間還有豐韻,熊黛玲跟她姐姐的容顏就是得到白素梅的遺傳,才出落得如此的水靈。

    “我倒可以試試,”熊文斌這時候從門內主動伸手將魚接過來,說道,“不過要處理好,中午怕是等不及……”

    “那晚上吧,到時候把趙科長再喊上,”沈淮說道,“中午白老師隨便賞我一碗飯吃就行。”

    看著丈夫把魚接下來,白素梅雖然不愿,也不好說什么,關上門直埋怨:“你就不怕賊惦記家里的東西?”

    “家里有什么值錢的好惦記的,”熊文斌說道,“你把這魚放清水先養著……”

    “你這是怎么了,上午出去轉了一圈,心眼給什么蒙上了,這小子可盯著你閨女呢?你可愿意黛玲給這小子騙了……”白素梅沒好氣的說道。

    “你想哪里去了,”熊文斌老臉有些掛不住,說道,“沈淮的心思不在黛玲身上,他有別的心思,這些你不懂。”

    “他有什么心思,他還能盯上你啊,難道還能巴望你給他官做?”白素梅說道,“他昨天兩瓶茅臺跟今天這條魚,隨便送誰嘴里去,都比送你嘴里強。你這幾年都自身難保,能給他官什么做?”

    熊文斌早年擔任市鋼廠廠長時,雖說持身頗正,但家里送禮的人還絡驛不絕。熊文斌也知道這年頭做事不能絕人情,只要不違背原則的人情往來,也不太拒絕,那時的家里也十分的熱鬧。

    這兩年給踢到政研室當副主任,雖說還是副處級干部,門庭卻徹底冷落下來。東華的經濟雖然不行,但處級官員,雖說不能跟住別墅的市領導相比,但有幾個不是大四房、大三房的?也唯有熊文斌這些失勢的官員,甚至都不能跟女兒、女婿同住一個屋檐下。

    白素梅雖然再理解丈夫,再寬容,也難免有些怨氣,這時候這種怨氣就跟對沈淮的警惕以及對黛玲的保護心思混雜在一起,朝熊文斌發泄起來。

    “你們婦女同志,優點是有,但有時候就是不可理喻。”熊文斌也不跟老伴治氣,故意拿一本正經的語氣教訓她。

    白素梅沒好氣的白了丈夫一眼:“還婦女同志呢?我上午出去買菜,聽說市里人事調整,要把你調整去婦聯,你可就如愿能整天跟婦女同志打交道了。你給我記住了,我跟你半輩了,沒想著跟你享什么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們三個拉扯著,你的褲腰帶給我系緊些……”

    “說得好好,你扯哪里去了?”熊文斌落著臉,“合輒你真想我調去婦聯?”又將妻子的肩扳過來,安慰道,“我上午是聽到些消息,這個沈淮遠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簡單,我要是不想給踢到婦聯、殘聯去,希望可能就寄托在他身上……”

    “他有什么能耐?你竟然指望他給你官做……”白素梅十分訝異,見丈夫不高興解釋,說道,“得,得,我不管你那攤事,我配合你就是。但不管怎么說,你想想當初我是怎么給你這個窮小子騙的,你不能把黛玲給賣了……”

    “說得好好的,你又胡說八道,”熊文斌又好氣又好笑,“這家里,我除了寵你,就寵小的;我舍得嗎?”

    “……”白素梅老臉一紅,啐罵一句,“老沒正經的。”

    *****************

    沈淮在熊文斌家吃過中飯,下午就看了二三十頁書,感覺法文底子太差,難以為繼,便借了輛自行車,在東華的大街小巷兜了一個多小時,再折回來找熊文斌下棋。

    沈淮以前在市鋼廠,給壓在底層翻不了身,對東華市上層的關系網了解很少,也就知道東華四公子及周、顧、高、陳、趙、虞六大家一些眾口相傳的大眾消息,但上流權貴之間更具體、更復雜的裙帶關系,特別是他們如何利用官商的關系大發其財的事情,就不是很了解了。

    而之前的沈淮目中無人,把鳥不拉屎的東華市地方權貴視作土包子,不屑了解,也不屑接觸。

    結果造成沈淮這時對東華地方上的關系網了解很淺。

    譚啟平將要來東華任職,不把這種種裙帶牽扯的關系理清楚,就算手掌市委書記的權柄,要有什么大的舉動,也會舉步唯艱;陳銘德在東華的遭遇,就是教訓。

    譚啟平將這個重任托負到他頭上,沈淮想要較深的了解東華地方權貴錯綜復雜的關系網,找熊文斌是最合適的。

    熊文斌要不是太講原則,他這時就是這圈子里的重量級人物。

    要是東華的官場是正常的,不是病態的,以熊文斌經營市鋼廠的能力跟成績,這時候下去當個縣委書記或直接副市長,都是正常的。

    原則,原則……沈淮想到這個詞,也是心里苦澀,要不是自己太講原則,不愿意跟顧同他們同流合污,他怎么會給踩了這么年沒能出頭?

    滾他媽的原則去!

    沈淮心里發泄的唾罵著,但又不得不承認,現在即使換了身份,有些太下作的事情,他還是做不出來——也不知道老熊坐了兩三年的冷板凳,心思有沒有變化,不過又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不是那么輕易就能突破的。

    沈淮回到筒子樓,看到趙東跟他未婚妻都已經過來了。

    一尾斤把重的“野白條”,都不夠大家塞牙縫的。

    一向不喜歡熱鬧的熊文斌,這次卻意外的要妻子索性辦一桌宴,多請些人來湊熱鬧。

    趙東今天不用上班,接到電話,下午很早就帶著他的未婚妻肖明霞過來打下手。不過他人到了之后,只是坐著陪熊文斌聊天,將他女朋友打發進廚房幫忙。

    肖明霞是市鋼廠的一枝花,沈淮自然不陌生,心氣高的趙東拖了小三十未結婚,看到肖明霞進廠,才努力花了一番心思追上手。雖說兩人還沒有結婚,但看肖明霞胸挺屁股圓的,也知道兩人早在床上滾開了。

    沈淮過來后,熊文斌拿出棋盤來,說他大女兒熊黛妮、女婿周明以及他之前在市鋼廠的另一個舊部楊海鵬都要過來吃晚飯。

    熊文斌的女婿周明,也是從市鋼廠出去的;不過沈淮在市鋼廠時,與楊海鵬、趙東關系更密切。

    隨著熊文斌的調離及隨后的失勢,沈淮與趙東繼續留在市鋼廠里,楊海鵬是個火爆脾氣,受不了那份閑氣,兩年前主動下了崗,現在開了一家建材店。

    周明與熊文斌的大女兒談戀愛,熊文斌就利用手里剩余的那點能力,將他從市鋼廠調到市計委。不過周明在市計委只是普通科員,熊文斌也沒能再幫上忙,他與熊文斌的大女兒熊黛妮結婚,甚至連套房子都沒能撈到。

    楊海鵬與周明還要過會時間才過來,沈淮與熊文斌邊下棋,邊聊東華的風情世俗。

    熊文斌對東華上層關系網的各種掌故也是十分的了解,拈手道來,站在旁邊的趙東卻是奇怪:老熊怎么換了一個人,這些嚼舌頭的話題,以前從沒見他聊得這么津津有味過?

    沈淮對熊文武也是極熟悉,自然知道他的反應不同往常,很多話題他都故意就著自己往深里說,心里知道:老熊是看出什么來了。

    但細想譚啟平將到東華任職的消息不會這么早傳開,而在陳銘德死因做文章的事情雖然會有一些傳聞流出去,但真正能想透其中關竅的人不會太多,而且口風都不是松的,想來老熊應該是在其他方面看出珠絲馬跡。

    熊文斌的聰明跟敏銳,這個是無需置疑的;但熊文斌擺出來的姿態,叫沈淮心里微嘆:老熊也免不了要向現實低頭啊。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