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淮也是難得周末休息。

    雖然說譚啟平今天到東華赴任,但他有省委組織部的人陪同,下午會參加市委擴大會議,跟市委成員見面,沈淮也擠不進至少得由市委委員才有資格參加的見面會。

    譚啟平的愛人,這次也隨譚啟平一起來東華赴任。

    市委辦公室特意整理出一棟常委別墅樓出來,以迎接新的市委書記,不再安排住在南園。新宅里的一切,都由即將擔任常委副秘書長的熊文斌幫著張羅。

    沈淮自持宋家子弟的身份,加上鋼廠的事情的確忙脫不開身,這些事情就沒有參與。

    跟譚啟平約好晚上過去見面,沈淮也就難得的渡起他的周末。

    九三年國內還沒有正式的勞動法,所謂的周末,也只有休息一天,當時大家都沒有雙休的概念。

    上午跑跑步,幫小黎補了兩小時的功課,時間就很快的過去。

    陳丹中午從接待站趕回來,過來陪沈淮、小黎一起吃午飯,沒有因為昨天夜里的事而起生分。

    雖然是休息天,鋼廠的電弧爐停止吃廢鋼熔煉——也是生產資金跟配備電力供應的不足,使得鋼廠這么核心生產線不得不間歇性生產,造成很大的浪費——但機修部門及車間,也因此能對整條生產線進行更徹底的維修跟保養,盡可能延長生產設備的使用壽命。

    吃過中飯,沈淮還是不省心的跑回工廠,跟著今天值守的工程師潘成一起爬到連鑄工段上摸設施的情況。

    國外一套煉鋼設施,通常折舊期只有十到十五年,但國內底子薄,經不起這么大的折騰,鋼企及工廠對設備的維護極為重視,都希望盡可能的延長使用壽命。

    沈淮是技術出身,也醉心于技術,雖然他時刻強調自己要擺出管理者的姿態來,但上了工段就忍不住原形畢露。

    好像他身上有海外留學的光環,他懂得多、懂得全,大家都理所當然的認為應當如此,不然都傳說海歸分子在大城市動輒拿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年薪了,不是吹牛嗎?

    爬上工段,時間就過了飛快,到下午三點鐘,沈淮想著還要收拾收拾,才好趕過去慶祝譚啟平第一天到東華。

    沈淮到現在還不清楚譚啟平收不收禮,但人情往來總不能避免。

    他想到,之前的沈淮從法國帶回來有一枚老黃楊圓雕,給他一起搬到老宅去。

    那枚老黃楊圓雕大體只有三十公分高,雕的是彌勒佛,形態可掬,從雕法來看,要算罕見的精品。

    這枚圓雕,他也不清楚價值多少,是當年沈淮的曾外祖父,也是東華地區在解放前首屈一指的民族資本家孫耀庭,所喜歡的物件;后因沈淮外祖母陪嫁到沈淮外祖父沈山的手里,也是沈淮母親沈桂秀留下來的遺物之一……

    既然是換過魂,沈淮不過是借著新的身份活著,對這個身體之前的人生并無特別的感情,對沈家——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孫家,沈淮外祖父沈山、外祖母到海外后繼承了部分遺產,但整個家族還是以孫家子弟為主——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感情,沈淮想著那枚老黃楊圓雕拿去給譚啟平當下車伊始的賀禮,應是合適。

    也不知道邵征從哪里知道消息,沈淮到鋼廠后,他也就趕來廠里值班,以備沈淮隨時要用車。

    沈淮讓邵征開車先送他回宿舍。

    也不知道陳丹她們下午去了哪里,房門從外面鎖上,看不到人影,也看不到狗影。這年頭整外梅溪鎮就沒有幾部手機,看不到人,也就無從聯絡。

    沈淮換過衣服,就接著讓邵征開車送他去老宅找那枚老黃楊圓雕。

    沈淮讓邵征將車停到公路邊上,他順著小道往下走,沒到老宅就聽到金子在那里吠叫,似乎給踢到,又嗚咽起來。

    “你個吃里扒外的**,不要以為你在鎮上找了個姘頭,翅膀就硬了。說到底,你不就是一個不會下崽的爛貨嗎。母雞都會下蛋呢,你連個崽都生不了,還吃里扒外……”

    一頓刺耳的叫罵聲,隔著青磚墻就傳了出來。

    沈淮對這個聲音不陌生,是他嬸娘在撒潑,而且給她破口大罵的就是陳丹。陳丹嫁到孫家后,肚子一直都沒有動靜,不會下崽的母雞,這大概在農村最難叫婆家忍受的。

    要不是想著陳丹拿走的那兩萬多彩禮錢,他嬸娘早就把陳丹掃地出門了,都不用陳丹主動跟他堂哥提離婚。

    不過陳丹與堂哥孫勇的婚姻,也早就名存實亡了,沈淮不知道陳丹怎么一個吃里扒外法,叫他嬸娘這么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

    沈淮往前走去,他不能看著陳丹給人這么欺負,即使欺負陳丹的人是他嬸娘,也不行。

    “老宅是海文跟小黎他們爹娘留下來的,在海文他爹過世前,這家都分好了。海文在的時候,也沒見你們有臉來爭;海文死了,老宅理當所然是留給小黎的。你們今天想把老宅明著搶過去,不是欺負人是什么?別家仗著權勢,欺負人還知道欺負外人,你們倒有臉來了,卻欺負起你們的親侄女!你叫周圍鄰居說說,這是什么理?”陳丹顯然不會叫婆婆的破口大罵丟了氣勢,針鋒相對的哭訴。

    沈淮聽著院子里的動靜,還有不少過來看熱鬧的鄰居。

    沈淮對他大伯家也是失望透頂,別人家親兄弟相互幫襯,即使親兄弟死了,也會盡力照應這邊的孤兒寡母,然而沈淮他父親病逝后,他大伯一心只想著將這棟老宅占過去。

    老宅位于一處小塬子上,三面環水,砌了院子后,塬子里就剩下來零碎畦地,也不夠給村里人分配,便成了他家的自留地,種上去竹樹,平時也有很多鳥棲宿,在鄉村里就顯得風景獨佳。又離下梅公路不遠,岔道上去就是公交車站,交通也很方便。

    沈淮雖然說在市鋼廠不是太如意,在左鄰右舍的眼里,他多少也是市鋼廠里的一名干部。大家都說這塬子上風水好,早初他分家時搬出去在別地新建宅子的大伯,看著大小兒子都不爭氣,那就更眼饞這里,就想將老宅子拿回來改改自家的風水。

    在他“死”之前,他大伯就宅子的事鬧過好幾回,鬧得兩相不來往;沒想自己剛“死”,他大伯家就想仗勢把老宅強搶過去。

    “你整天不著家,在外面把我們孫家的臉都丟盡了,到時候說什么屁話,”一個粗沉的喉嚨也緊跟著破口大罵起來,沈淮聽得出是他大伯孫遠貴的聲音,“海文他爸當年那窮樣子,娶不上媳婦,我做老大的才主動搬出去。不管我讓不讓出去,這老宅都有一半是我的。你說這宅子有小黎的份,誰也沒說不是,左鄰右舍都在這里,誰看到我說要把小黎趕出去?孫義要結婚了,家里沒有房間,從老宅拿兩間房當婚房,又有什么不應該?難道叫你把房子貼人去,就合理了……”

    “你們怎么罵我無所謂,這房子是別人拿錢租去住的,村里也立了字據,你們不能就這樣把人家東西丟出來……”陳丹說道。

    “小黎有鋼廠養著,缺那點錢?再說小黎都沒有成年,要租宅子出去,也是我這個做大伯的來做主。你都不進孫家的家門了,輪得了你來做主?說村里立了字據,村支書在這里,你把字據拿給我們看看,看看是字據是小黎簽的,還是你簽出去貼人的……”

    沈淮壓制住心底里的怒火,推門進去,陳丹跟小黎兩個人給一大群人圍在里面,他大伯一家四口,氣勢洶洶的樣子,似要將陳丹跟小黎吃下去;他早前搬過來的家俱、家電,已經給人搬了出來,就丟在院子當中……

    左鄰右舍站在一旁看好戲,沒有幫著說公道話的意思。

    孫姓在孫家埭村是個大姓,村支書孫廣武,跟他家也是一個老族里的人,三代之前還是親戚,論輩份比他要長一輩,這時候袖著手站在一旁。

    沈淮知道他大伯這些年承包了村里磚窯廠,跟村支書孫文武的關系密切,孫廣武給大伯拉過來,分明是來拉偏架的。

    “這房子是我租的,”沈淮站在院門口,像座山似的堵在那里,看著陳丹、小黎給他大伯家這么欺負,心里邪火壓不住的往上涌,冷著臉,問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我搬過來的家俱家電,都給丟在院子里?”

    “你是租房子的,”孫勇看到沈淮站出來,前些天有人說陳丹領了一個小白臉過來,他心里一直窩著刺,這會兒看到正主,而那張臉跟衣著打扮,叫他看了更窩心,撩著眼走過來,說道,“之前租房子給你的人,做不主。你該找誰找誰去,反正這房子不租了,東西你請搬走。”

    沈淮克制住一腳踹堂哥孫勇他臉上去,冷冷看著他大伯孫廣斌。

    “對不起,對不起!”陳丹看到沈淮出來,又羞又愧,走到沈淮跟前,再堅強的她也忍不住失聲哭了起來,清澈的淚珠子滾落下來,叫她精致的臉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憐。

    她的公婆跟丈夫,搶著村里的支書過來,要明著搶他們親侄女、親堂妹的房產——陳丹都沒有臉跟沈淮解釋這一切,堅強的心這一刻也給擊潰;小黎也是跟著抹眼淚大哭起來,既委屈又難受。

    金子剛剛給踢了一腳,看到沈淮趕過來,趕忙溜過來蹭他的小腿求安慰,這無疑坐實了別人對他與陳丹關系的猜測。

    旁觀有看好戲的人,就忍不住嘲笑出聲孫勇起來:“看哦,你老婆偷的小白臉,可比你神氣多了!”

    陳丹氣得渾身發抖,孫勇也是瞬間臉色變得鐵青,他看著沈淮比他壯實,不敢對沈淮對手,揪住陳丹的頭發就罵:“好你個爛婊子,了不得、領著姘頭回來了!今天打不死你這個爛貨!”

    沈淮站在很高的臺階,比孫勇高出兩個頭去,抬腳就朝孫勇的臉蹬過去,喝道:“誰他媽敢動手打人,無法無天了?”

    孫勇還真不敢動手打陳丹,只是剛才氣暈了頭才揪陳丹的頭發,一腳給沈淮蹬到臉上,身體后栽倒地,頓時鼻血就涌出來,爬起來往后縮,摸著一鼻子血:“他打我,他打死我了……”

    孫遠貴看到大兒子被打,老來動怒,跟小兒子沖上來就要揪住沈淮打。

    本來在車上里等的邵征,聽著這邊的動靜不同動靜,就趕了過來。

    這時候看著有人要沖上來打沈淮,邵征從院門里鉆出進去,擋在前面,一腳踹孫遠貴的大腿外側,將他踹后三四步遠,喝道:“你們吃了豹子膽,敢對沈書記動手?”

    邵征中等身材,但大喝起來,氣勢極足。畢竟是志愿兵退伍回來,黑面孔,保留在軍隊時傳統,剃著短寸頭,身材非常的結實,怒目瞪視的樣子,比起保鏢來,更像黑社會,頓時將院子里想幫手的人震住。

    滿院子的人又有些發愣:跟陳丹這只不會下崽的騷狐貍勾搭上的年輕人,是什么書記?

    這時候不知道陳桐從哪里得到消息非常及時的竄出來,騎著輛自行車,看到她姐的模樣,把車摔到一邊,沖進來就怒吼:“姐,哪個龜孫子動手打你?”

    陳桐看到孫勇那鳥樣,也不管孫勇好歹是他姐夫,沖上去要揪住孫勇打……

    “陳桐!”陳丹只覺得自己在沈淮面前丟盡了臉,說不出的傷心,不想陳桐把事情鬧大,拖住他的手,不讓他去打孫勇,更不想陳桐打孫勇的一幕給沈淮看到。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