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文斌能理解沈淮在產業布局上的思路,也知道沈淮本來就是一個性格強勢的人,不會輕易將梅鋼未來發展的主動權交到別人手里,受制于人,但知道這樣的理由未必就能說服譚啟平。

    熊文斌清楚的知道,他作為市委副秘書長、市委辦主任,有時候只是譚啟平的傳聲筒,不能有自己的意志,故而對沈淮的話,也不能有什么表示,只是說道:“這個,你還是要跟譚書記多做溝通啊……”

    沈淮看著為新項目預先平整出來的土地,由于土地上的草木已經清除掉,土壤暴露出來,風吹日曬,沙塵化很嚴重,風吹沙飛,叫人感覺仿佛站在沙漠的邊緣。

    梅鋼要是同意放棄電廠、碼頭的控制權,跟富士制鐵的這次合作項目談成,這個合資項目差不多能一次為東華市引進三千萬美元的外資。

    要是梅鋼剛剛起步,沈淮不會太挑剔什么,畢竟這么大規模的外匯資金引進,對東華市的經濟發展有著直接的推動作用。

    不過,梅鋼已經成功的走出崛起的第一步,已經完成產業布局的雛形,他接下來立志要把梅溪港工業園發展成淮海省甚至整個東部沿海地區的電爐鋼產業基地,這時候放棄電廠及碼頭的控制權,其實也相當于將梅鋼未來發展的主動權交到富士制鐵手里。

    就算沒有引進西尤明斯二手生產線的可能,這是沈淮寧可放棄合資也不愿意受制于人的。

    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觀點,沈淮更關注梅鋼未來的發展,要把主動權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但譚啟平以及其他人就未必會關心梅鋼將來的命運,而會更在意合資項目短時間內就能給帶來巨大的利益。

    東華市去年實際引進外資額都不到兩千萬美元,沈淮能理解一次外資引進額度可能高達三四千萬美元的項目,對努力想做出政績的譚啟平會有多大的吸引力。

    而且就算梅鋼自力更生,能從西尤明斯引進二手的電爐鋼生產線、繼續擴大產能,但這樣的項目,梅鋼還要向國家申請使用外匯,而不是大規模的引進外匯投資,對當前更注重直接招商引資成績的地方政府來說,吸引力無疑要弱得多。

    當然,不管譚啟平能不能理解,不管譚啟平對他的桀驁不馴心存多少不滿,沈淮這時候都要盡可能排除外界對梅鋼未來發展的干擾。

    由于西尤明斯的二手生產線只有初步的資料,沈淮還沒有親自去看一眼,也談不上有多大的把握,他現在也不想拿這個項目拿出來作為理由跟籌碼去影響譚啟平的決定。

    總之,富士制鐵方面現在對項目談判也不是很上心,沈淮暫時還是想借口雙方分歧太大繼續拖延下去。

    熊文斌也只是代表譚啟平跟沈淮溝通一下意見,聽沈淮談了他的看法,也就不再說什么,看著天差不多要黑下來,就返回渚溪酒店吃飯。

    趕到渚溪酒店,熊文斌看到何清社、袁宏軍、李鋒、黃新良、郭全等梅溪鎮主要官員都先趕了過來等他們,唯獨沒看到周明的身影。

    熊文斌看他人臉上的神色,也知道周明昨天在譚啟平家出格的表現,是真正把沈淮惹惱了,故而沈淮不但下午不安排周明陪同他們視察工業園區,晚上也直接不讓周明參加酒宴。

    熊文斌心知這也是沈淮表露他不會在跟富士制鐵合資項目談判上讓步、不會任梅鋼給市里牽著鼻子走的決心,但想到譚啟平已然對沈淮有所不滿,沈淮再如此強硬,彼此的關系只怕會更加僵化下去……

    熊文斌也看不清未來會怎樣,一頓酒吃得沒滋沒味,也顧不上對宋鴻軍照應周全,很快就提出告辭,要先返回市區去。

    “我送一送老熊,你們先接著喝酒……”沈淮站起來,送老熊下樓去。

    熊文斌下午讓市委派車送他過去,小車隨后就返回市里了,沈淮讓邵征開車送熊文斌回去。

    到酒店大廳外,邵征先去開車過來,沈淮陪熊文斌在大堂里等候,沈淮跟熊文斌說道:“梅溪鎮要想保持政務工作的高效率,要想使高速發展的趨勢能夠保持下去,內部需要凝聚力量,而不是分散力量——對周明的分管工作,我接下來還會做進一步的調整,這就虎事先跟老熊你打聲招呼了。”

    見沈淮打定主意徹底要讓周明將冷板凳坐穿,熊文斌除了心里一嘆,表示自己知道這事,還能說什么?

    看著邵征把車開到大堂外,沈淮幫熊文斌打開車門,送他上車。

    看著小車消失在夜色里,陳丹走過來,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兩天陳丹都沒有跟沈淮怎么說得上話,但熊文斌今天到梅溪鎮來,熊文斌女婿周明卻給沈淮排除在陪同人員之外,而沈淮送熊文斌下樓,兩人臉色都有些凝重,陳丹自然知道問題很嚴重。

    今天又降溫了,吃了酒,身體還是沒有暖和過來,沈淮反手握住陳丹溫暖、軟嫩的小手,說道:“能有什么事呢?有人覺得下面人聽不聽話不要緊,只要能干事就好;有人則認為下面人不聽話,很傷他的面子,”見陳丹眼睛里有不解,又說道,“我不是說老熊,我是說譚啟平。”

    陳丹輕聲說道,“你的性子太硬了……”

    “我沒有辦法啊,東華在很多方面發展都滯后了,要是事事都妥協,而不能豎立一個更高的標桿,還談什么追趕?”沈淮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現在就想先把眼前這關熬過去,能叫別人沒有辦法在梅鋼上做太大的手腳,我就算離開梅溪鎮,也沒有什么關系……”

    見沈淮都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陳丹才知道情況比她想象的要惡劣。

    “哦,對了,文山苑另一套房的鑰匙,昨天給孫亞琳死皮賴臉的搶過去了,”沈淮把孫亞琳今后也可能住文山苑的事情說給陳丹聽,“你記著跟她要租金……”

    “那能有多少錢?”陳丹溫婉而笑,“她要住就給她住唄。”

    “給她占便宜,那得多不甘心啊。”沈淮笑道,牽著陳丹的手要上樓去。

    “我不上去了,”陳丹抽回手,站在樓梯前跟沈淮說道,“你記得少喝點酒……”

    沈淮也不強迫陳丹什么,走回包廂陪宋鴻軍他們繼續喝酒。

    宋鴻軍對沈淮跟譚啟平之間的矛盾,也只當看不見,看到沈淮送熊文斌回來,問道:“梅鋼在碼頭北側的那塊地,三通工程都做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近期就打算上大項目?”

    沈淮笑了笑,他倒是想上大項目。

    電力配套依賴于一年后將建成的梅溪電廠,在碼頭北側整理出來的地塊,可以直接上六十萬到八十萬噸產能規模的電爐鋼線;但是,哪怕是生產投資相對較低的螺紋鋼,整條線做下來,總投資也要十個億。

    梅鋼現在從哪里籌這筆資金去?

    他之所以先以梅鋼的名義把土地收過來儲備進行平整,主要還是想將梅鋼近期的利潤,以土地款的形式轉移到鎮上,以支持鎮上更大、更快規模的發展工業園區。

    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梅溪鎮發展起來,就要把每一分錢都用出效率來。

    “怎么,鴻基也想做大工業項目?你不嫌回報慢嗎?”沈淮笑問道。

    “就梅鋼這撈錢速度,還能叫回報慢啊?”宋鴻軍笑道,“我眼界沒有你想象中那么高?”

    這次宋鴻軍過來,沈淮倒是讓他知道了梅鋼一些財務信息。

    梅鋼今年利潤超過四千萬已經沒有懸念了,就看十二月份的利潤合并后能不能摸高到五千萬了——梅鋼在四月進行股權改制時,確定的資產凈額只有八千萬——這么高的資產回報率隨便放什么地方,都會叫人眼饞到放光,宋鴻軍也不例外。

    宋鴻軍手里還有些剩余資本,不過他沒有梅鋼所需要的技術或市場等資源,他知道除了梅鋼上大項目、對資金特別渴求外,不然沒道理讓他參股梅鋼,分享梅鋼的超高利潤。

    宋鴻軍之前雖有心做實體,但一時間還沒有去碰鋼鐵、石化等資本密集型的大工業項目,也沒有想象到這些大工業規模的利潤會如此的豐厚。給梅鋼的實際成績勾引下,他也是確實有些心動了,感覺得之前拿一千萬出來做燈飾,是有些小打小鬧了。

    沈淮想了想,知道能把宋鴻軍拉進來,就算宋鴻軍未必會完全支持他,但也應該能對譚啟平有所平衡,說道:“我近期是考慮再上一個項目,盈利前景也不差,而且規模也不小。不過梅鋼當前能有這么高的利潤,是前期大家一起努力出來的結果,我要是讓你直接入股梅鋼分享現在的成果,對其他人不公平。你要是愿意,可以由梅鋼跟鴻基聯合投資、在梅鋼集團下成立合資子公司,**運營新的項目……”

    建筑鋼材市場的緊缺情況三四年內都很難改觀,也就意味著梅鋼明后年的利潤水平不會下降。梅鋼現在主要運營的這條電爐鋼生產線,明后年凈利潤都很可能在六七千萬以上。

    宋鴻軍知道他現在就要想直接分享梅鋼現有這條線的利潤,伸手摘果子的嫌疑太大了一些。他要是對鋼鐵產業的發展前景有信心,聯合成立合資子公司,投資建設新的生產線,才是相對公平的。

    宋鴻軍對鋼鐵產業前景也沒有特別深的研究,不過沈淮的能力跟眼光,都給梅鋼的實際成績所證明,也由不得他隨便質疑,他更關心沈淮對新項目有沒有具體的想法:“項目規模有多大?”

    “現在還難說得很,就啟動資金的話,有一個億差不多能勉強夠前期使用。”沈淮說道。

    宋鴻軍呲呲牙,也不能說沈淮獅子大張口,現在隨便上一條三五十萬噸產能的電爐鋼生產,投資總要是六七億打底,這些基本的常識他還是清楚的——梅鋼現在的主力生產線產能都摸高到十八萬噸了,再上三十萬噸產能以上的線,也實在正常得很,不能說沈淮好高騖遠。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