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背地里的潛流多么兇險,也不管蘇愷聞、譚啟平他們會如何看待他為何時機恰好的在熊黛妮出事時出現,只要人沒事就好,沈淮也不理會蘇愷聞眼睛里那么閃爍不定的狐疑之色,看了看手表,跟熊文斌說道:“那我就先走了?”

    “好的。”熊文斌也站起來,送沈淮離開。

    從南樓下來,走過兩面灌風的走廊,穿過急診大樓,熊文斌都沉默不語——沈淮也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情,對熊文斌一家人觸動都大,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這事,站在急診大樓門廊前,要熊文斌止步,說道:“好吧,就送到這里,有事再聯系。”

    就在這時,突然傳出來汽車引擎轟然顫動的聲音,沈淮諤然回頭看去,就見一輛桑塔那從急診樓前的小噴水池前猛然打轉,往醫院大門方向拐過去。速度之快,仿佛是給撞破奸情脫離現場,拐彎時,車尾甚至甩動起來;轟鳴的引擎聲也引得急診樓大廳里的病患醫護側目來看……

    沈淮剛才背著身子跟熊文斌說話,沒有看到開車人的臉,但回過頭來看到熊文斌的臉色瞬時又變得鐵青,他用腳趾頭也能猜到是周明跑到醫院來看動靜,叫熊文斌看見才狼狽而逃——這輛桑塔那是何月蓮的車,暗道這對奸夫淫婦倒是膽子大,俄而又想到,周明跟何月蓮可能是來等蘇愷聞的。

    沈淮心里一笑,也不跟熊文斌多說什么,就怕再把熊文斌刺激到,叫他氣壞身子,就裝作什么都不知道,說道:“那我走了。”

    怕給周裕的婆家人認出車來,沈淮也沒有辦法把周裕的車直接開回文山苑去,就將車停在萬紫千紅里面的院子,明天將車鑰匙給周裕,讓她自己過來取車就是。

    沈淮剛想要悄無聲息的離開,手機就響了起來。

    奇了怪了——沈淮看手機上顯示的是孫亞琳的號碼,抬頭看向萬紫千紅的樓上,就看到宋彤貼著二樓的窗玻璃朝他招手。

    沈淮上樓去,看到包廂里除了孫亞琳、宋彤、楊麗麗、寇萱,就沒有旁人,桌上開了好幾瓶酒,看大小四個女人喝得醉薰薰的樣子,趕情他在外面奔忙,她們四個女人躲在這里喝酒。

    “你們不是說累了,要在酒店早點休息了嗎,怎么又跑到這里喝酒了?”沈淮問道。

    “我是已經睡下了,宋彤又說睡不著了,要我找地方喝酒,”孫亞琳說道,“但是怕你當小人去告狀,就沒有打電話給你。”

    “那剛剛為什么又打我電話?”沈淮問道。

    “你離開有三個小時了吧?突然鬼鬼祟祟的把周裕的車停到院子里,你說我們看到了,能忍住不打電話問一下嗎?”孫亞琳盯著沈淮,想要從他眼睛里看出些蹊蹺來。

    沈淮的心理素質,可比周明強多了,輕輕“哦”了一聲,說道:“我坐周裕的車離開鵬悅酒店后,路上遇到一些事,就臨時借了周裕的車用了一下——就是怕她婆家人想多了,想著把車停在這里,明天讓周裕自己來取,”沈淮把車鑰匙遞給楊麗麗,說道,“周裕,周部長,你也認識的,我明天讓她直接找你拿車鑰匙。”

    “什么事情?”孫亞琳哪里會這么就讓沈淮糊弄過去,緊追不舍的問道。

    沈淮略去他跟周裕在小區里偷情的細節,直接從熊黛妮在小區門口破羊水說起,將今晚發生的事細說了一遍。

    “……”

    任憑是見慣風雨的孫亞琳,也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巧合,嫣紅的嘴唇張了半晌,才評價了一句:“你們男人真是沒有一個好人,吃著碗子里的,看著鍋里的,終有一天會撐死你們……”

    沈淮想厚著臉皮喊一聲冤,孫亞琳嘴巴快,接著問他:“周明搞的女人是誰?”

    沈淮剛要說是何月蓮,轉念一眼,他應該不知道是誰才對,聳聳肩說道:“熊文斌的兩個女兒,倒沒有說是誰?可能是哪個不認識的女人吧。”

    楊麗麗等人倒不便評價周明的好壞,說到人品,她以為眼前這位不見得能比周明能好哪里去,她總不能叫沈淮以為她在指桑罵榆的在罵他吧,訝異的說道:“譚書記跟蘇愷聞他們,怕是不會認為你只是那么巧的撞到這事吧?”

    “腦袋長別人的脖子上;別人要怎么想,我還能強迫他們不成?”沈淮虱子多了不怕咬,他就沒有想到跟譚啟平能化解隔閡,有些誤解、成見既然存在,也不是他單方面解釋一下就有用的,拍了一下宋彤的腦袋,說道,“快回酒店睡覺去,要是叫小姑知道你到東華玩一趟,就變成酒鬼,只會害我給罵一頓……”

    “喝得再高興呢,這時候回酒店,哪里睡得著?”宋彤不樂意的說道。

    “你們是自己開車來了,還是鵬悅派車送你們過來的?”沈淮問道,才不管宋彤樂不樂意,看她們已經喝了不少酒,就打算強制把她送回酒店去。

    就在這里,兜里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沈淮拿出手機,要孫亞琳她們安靜些:“譚啟平的電話……”走到包廂角落里接通手機,問道,“譚書記,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我昨天跟文慧通過電話,說你們今天回東華來,”譚啟平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平靜,叫人聽不出半點異常,“這樣,你明天帶宋丹跟孫亞琳,到我家里來吃晚飯,正好晶晶也是東華……”

    “好的,我明天會晚一點,讓宋彤下午就過去,”既然譚啟平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沈淮自然也是不動聲色的說好,合上手機,跟孫亞琳她們說道,“譚啟平打電話,要我們明天晚上過去吃飯……”

    宋彤是打算過來好好玩一玩的,直感頭痛的說道:“這鴻門宴,把我拉過去墊背算什么事啊?”

    沈淮將手機遞給她:“你自己打電話說不去就行了。”

    宋彤聳聳肩,可憐兮兮的說道:“我不敢,我怕我媽罵。我真懷疑我不是我媽親生的——為什么你做什么事情,我媽都覺得情有可原,為什么偏偏我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這個,這個,你找你媽訴苦去吧。”沈淮笑道,將宋彤從沙發上拉起來,送她跟孫亞琳回酒店去。

    孫亞琳臨走,又把一串鑰匙丟給楊麗麗,說道:“沈淮就住樓下,你們住我房子,一定要記住反鎖好門。”

    沈淮懶得跟孫亞琳斗嘴,疑惑的看了楊麗麗一眼。

    楊麗麗說道:“我們住的房子樓上漏水,我媽帶小孩回崳山過年去了;正好孫總希望有人替她照看房子,我們就臨時住兩天……”

    出了萬紫千紅,上車時,孫亞琳又問了沈淮一句:“要是你坐周裕的車,恰巧遇到熊黛妮在小區門口破了羊水,周裕有必要避嫌不陪你們一起去醫院嗎?有周裕在,你也好跟譚啟平解釋,這件事不是你給周明下套,何苦鬧得自己黃泥巴落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孫亞琳瞇著眼睛,盯著沈淮看,“你說謊需要加強啊。”

    沈淮腦袋差點磕車門上……

    雖然周明給捉奸這事,是熊文斌一家的私事,但整件事對東華官場的影響極大,在回酒店的路上,孫亞琳說了一句話:“熊文斌也挺倒霉的。”

    這時候沈淮也顧不上去管熊文斌倒不倒霉,第二天他趕到梅鋼正常接手春節之后的工作,因為事關重要,也把昨夜發生的相關事宜通告吳海峰、楊玉權、周知白以及趙東、楊海鵬等人,叫他們心里對接下來的東華官場震蕩有個底。

    上午在辦公室里處置春節期間積累下來的事務,中午忙得連飯都在會議室里進行,下午又著手準備新項目基建事宜,甚至都沒有時間打電話給宋彤,問一下她在東華有誰陪著。

    今天是跟富士制鐵合資項目第二輪最后一次談判,沈淮既然人在東華,也要露一下面,他拖到下午四點鐘,才讓邵征開車送他過去。

    談判由梁小林主持,周明整天都缺席,富士制鐵方面也沒有追問什么。雙方只是磋商煉鋼線脫硫處理方面的一些技術細節,并無原則上的分歧。

    這輪談判過后,雙方代表就將將談判結果各自逞交上去,等待最后的批復。要沒有重大問題,下一次會面就會正式簽署合資協議。

    最后一點分歧,消解于無形,整個談判順利結束,天色也差不多暗了下來。

    晚上在南園這邊有招待雙方談判代表的宴請,中方由梁小林代表。沈淮正打算抽身趕去譚啟平家去孫亞琳、宋彤會合,就看見周明陪著高天河出現。

    第二輪談判結束的招待宴請上,譚啟平或高天河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一下,都很正常,但周明起先缺席談判,這時候又突然跑出來,就叫人有些琢磨不透了。譚啟平難道僅僅讓周明露一下臉,以些打消富士代表們的困惑嗎?

    沈淮只是斂著眸子,安靜的看著西裝革履的周明走進來。

    “沈區長,你等我一下,我先跟山崎先生他們打聲招呼、道個歉,等會兒跟你一起去譚書記家吃晚飯。”周明故作鎮定的朝沈淮走過來。

    沈淮一笑,眼睛盯著周明,說道:“周明,你要記住一點,就憑你,還沒有資格讓我等一下……”也不管周明臉垮在那里像喪家之犬似的,他直接走出會議室。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