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麗沒好意思搭孫亞琳的話,回到房間換衣服,站在穿衣鏡前,想起孫亞琳說沈淮腹股溝間只有“幾兩肉”,也忍不住啞然失笑,心想孫亞琳一定沒有見過沈淮光過身子,不然就是外國男人格外的雄偉,才叫孫亞琳對沈淮腹股溝間的那“幾兩肉”不屑一顧。

    楊麗麗看著穿衣鏡里半裸的嬌軀,非是自戀,無論是之前的英皇,還是此時的萬紫千紅,鶯鶯燕燕出沒,勾人心魄的漂亮女孩不知道有多少,楊麗麗也未曾覺得自己比別人差過——挺拔圓鼓的胸峰、嫣紅的櫻桃鮮艷誘人,纖細的腰,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紫色的薄棉內褲里隱隱透著一撮整飭油亮的毛發延到最誘人的神秘之地,雙腿直且修長,緊致合并,沒有一絲縫隙,又溢著叫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把的彈性,肌膚更是嬌嫩雪白、欺霜賽雪。

    楊麗麗想起自己打見沈淮第一面都快有兩年半了,很是感慨。

    她起初對沈淮的好色頗為反感,英皇案前后所發生的種種,又叫她對他心存畏懼,不敢反抗他的淫威。她也一直以為沈淮貪圖她的身子,在無力掙扎之后,她也當真是想要委身給沈淮,從此找個靠山,在東華不再受人欺辱。

    只是英皇案過去都大半年時間了,楊麗麗再也沒有看到沈淮有對她流露出那方面的意思,她又萬分的疑惑。

    楊麗麗輕輕撫摸她自己白得耀眼的胸,她自己都覺得彈性驚人,聽著孫亞琳跟沈淮還在外面談淮能集團的事,她也覺得奇怪,這個“貪婪好色”的家伙,怎么就改了性,還是說她對他已經沒有吸引力了?

    楊麗麗側過身子來,斜過頭看穿衣鏡里翹起來的臀,想到這大半年來沈淮竟然對她不再動心思,又忍不住對自己的吸引力懷疑起來。

    想到這里,楊麗麗忍不住又笑,心里想:以前怕人家玩弄自己,現在人家不理會了,又疑神疑鬼的想東想西,真是犯賤的性子。

    楊麗麗又心想,說不定沈淮有了陳丹,從此就改邪歸正了吧?

    只是,男人真改得了這個毛病?

    “怎么,換個衣服在穿衣鏡前臭美半天?”孫亞琳推門進來看楊麗麗在穿衣鏡內擺弄姿態。

    楊麗麗怕沈淮借機闖進來看她換衣服,她趕忙跳過去將房門反鎖上,忍不住跟孫亞琳感慨道:“都感覺自己快長皺紋了,你來幫我看看……”又托著豐滿的胸,毫無防備的問孫亞琳,“是不是有些下垂?”

    孫亞琳走到楊麗麗的身后,托起她嬌嫩圓潤的胸部,在穿衣鏡前比對了一下,真是漂亮得讓人恨不得狠狠的捻捏兩下,笑道:“你這樣都擔心下垂,讓其他人活不活了?”她要比楊麗麗高出半頭來,兩張嬌媚美臉貼在一起,從穿衣鏡里映出來,額外的美。

    楊麗麗在女人面前半裸沒有什么不自在,看著她半裸的身子跟孫亞琳的臉映在穿衣鏡里,看著孫亞琳那生動美麗的臉蛋、精致的五官以及那散開仿佛瀑布一布的褐色秀發,她也忍不住感慨:“孫姐,你真美。”

    “是嗎?”孫亞琳將楊麗麗摟在懷里,手指在她的肌膚輕輕劃著,說道,“我覺得你這樣才叫美,眼睛媚得能把男人的魂都勾過去。”手指熟練的在櫻桃粒上輕拔了兩下。

    楊麗麗心里透出些酥麻來,覺得有些奇怪,又不好意思將孫亞琳的手打開。孫亞琳比她要高出半頭,給她從身后摟抱,有種就仿佛久遠到都快遺忘的感覺,直到孫亞琳那修長、柔軟的手貼著她的小腹往下滑,在她有觸電感覺時才驚醒過來,抓住孫亞琳的手,疑惑不解的看向她明亮美麗、叫她感到誘惑的眼睛。

    孫亞琳嘴唇貼到她耳邊,輕聲的說:“你真漂亮,身材又這么性感,我要是男人,一定會忍不住把你推床上去。”

    楊麗麗莫名的嬌羞,往邊上站了一步,打量孫亞琳高拔性感的身姿,嬌嗔說道:“哪里有孫姐你身材好?”

    *

    “人呢,”沈淮洗過澡,邊穿襯衫邊走出來,沒看到客廳里有人,推了推隔壁的臥室,房門給從里面反鎖上了,問道,“人都跑哪里去了?”

    “我們在里面換衣服。”楊麗麗的聲音透出來。

    “這倒霉孩子,”沈淮輕聲說了一句,將襯衫扣子扣起來,想到孫亞琳跟楊麗麗在臥室里換衣服一定性感無比,但也沒有辦法闖進去參觀,又隔著門問孫亞琳,“我要趕過去見趙治民,你也露面吧。”趙治民這段時間都在梅溪,跟梅鋼、跟淮海省冶金工業設計院,探討基建建設跟技改怎么進行結合的問題。

    “你這么看重趙治民?”孫亞琳打開門,站在門口,擋住沈淮往里偷看的視線,問道。

    “市鋼廠已經沒有什么墻腳可撬了,而地方產業要發展起來,除了要從地方挖掘人才,也要從外部引進人才,”沈淮說道,“趙治民留學歸國后,在礦冶一直從事冶金過程的研究,這本身就是梅鋼所急需的高端人才,再者趙治民在冶金領域有一定的聲望跟人脈,有助梅鋼能更大力從外部招募高端人才。梅鋼要真正的發展壯大,必需要有全國以及國際的視野跟野心。”

    沈淮邊說著話,邊踮起腿往里看,楊麗麗正在扣女式小西裝的扣子,他撇著嘴說道:“就這換衣服,有什么好鎖門的?”

    楊麗麗想到孫亞琳剛才意圖把手指往她小腹下面摸的情形,俏臉微紅,女人間的事情總不能叫沈淮知道,有些不敢看沈淮的眼睛,擠身走到客廳里,先出了門。

    沈淮待孫亞琳換過衣服,坐她的車趕往鵬悅國際大酒店。

    渚溪大道開通之后,梅鋼就跟鵬悅簽置協議,將必要的商務接待都移到鵬悅國際大酒店來。

    渚溪酒店再經營三個月,承包權就由有鎮上收回,客源往鵬悅及尚溪園轉移,需要一個過程。另一方面,安排趙治民等重要合作方的食宿,鵬悅國際大酒店要比相對狹迫的渚溪酒店更合適一些。

    趙治民由趙東、胡志剛等人陪同,也是剛剛從新廠建設工地趕過來,正好跟沈淮、孫亞琳在停車場遇到。

    看到沈淮瘦了兩圈的模樣,趙治民嚇了一跳。

    趙治民與沈淮在伯明翰去了一周時間就回國了。

    雖然相處只有一周時間,沈淮留給趙治民的印象卻極其深刻。

    他八八年回國,之前在英國留學,他回國前后,接觸了大量的鋼鐵企業的管理者。沈淮這么年輕,就能領導一家中等規模的鋼鐵企業,在國內絕無僅有,在國外也極罕見;而從沈淮身上透出來的自信、專業水準以及多領域的跨界學識,都體現出他領導梅鋼游刃有余。

    由于在伯明翰時,趙治民對沈淮的印象十分深刻,所以再見,能明顯感覺到沈淮要比上次相見憔悴、削瘦得多。

    趙治民知道沈淮這一個多月,都在外面奔波,但也沒有想到會這么辛苦,問道:“沈總這一圈走下來,人都瘦了兩圈……”

    “趙院長,你看看趙東他們,哪個不是精瘦精瘦的?”沈淮笑道,“現在搞大建設,要保現有的生產不受影響,還要新廠能建得又快又好,誰不瘦兩層皮下去,就是不合格的。我怎么又能例外?”

    趙治民看看趙東、徐聞刀、胡志剛等人,都是身材削瘦且精神抖擻,哈哈一笑,說道:“強將手下無弱兵,我現在是越來越知道這個道理了。”

    回國后,趙治民就率領手下的團隊,為梅鋼新廠的技改項目而忙碌起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已經是第二次到梅溪來,在梅溪停留的時間超過有二十天。

    除了技改方案的溝通外,趙治民對梅鋼以及梅溪鎮的過往及現在也是帶著更濃厚的興趣去了解、去觀察、去體會;與趙東、徐聞刀、徐溪亭、錢文惠、胡志剛等人,也有著比以往更深入的接觸跟交流。

    也正是了解得越深,趙治民也越發感受到這家規模算不上多大的鋼鐵企業,對他的吸引力越大。

    在礦冶總院,趙治民也是能做一些研究工作,所獲得的地位以及在行業內的影響力都不能算低,但礦治總院依舊有著國內當下一些積弊跟不良的風氣,遠不如梅鋼這么有朝氣,讓人深刻感受到那種蓬勃向上做大事業的雄心。

    梅鋼從西尤明斯購進二手生產線建新廠,甚至想同時通過技改,將新廠的煉鋼產業摸高到六十萬噸——即使到現在,這也是一個極具風險的項目。

    趙治民最初對梅鋼的技改工程委托不重視,甚至不愿意跟沈淮、趙東他們有更深入的接觸,就是他認為梅鋼在資本、技術以及整個項目考察了解都還不怎么充分之時進行著一場注定會失敗的冒險。

    只是有項目不能不接,趙治民是帶有不屑跟抵觸的情緒之下,跟梅鋼開始技術上的合作。

    從最初的接觸,到現在也不過五個月。

    對一個產能規模達六十萬噸鋼的煉鋼項目來說,五個月的時間或許只夠用來前期考察。

    然而梅鋼就是在這五個月的時間里,將一個趙治民這樣對行業有著深刻理解的人都認為會注定失敗的項目,抽絲剝繭的進行到今天,使之初具雛形。

    即使整個項目看上去依舊還存在著極大的風險,趙治民也不得不承認,沈淮領導下的梅鋼,實際有著國內第一流鋼鐵企業的管理團隊水準。

    所以,沈淮在餐后再次正式邀請他加入梅鋼,趙治民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股票推荐_天牛宝专业 2020年吉林快三放假通知 十大安全理财平台排名 股米网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遗漏表 四川快乐十二奖金 安徽快三数据 股票配资l配资658驰控制 安徽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河北福彩排列7 内蒙古11选5玩法规则 广东11选5公式 极速塞车怎么样赌稳赚 明天涨停的股票* 江西快三下载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