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北湖大街喧囂熱鬧,金色的夕陽光從街對面樓群的縫隙里照過來,照在熊黛妮圓潤柔美的臉蛋上,叫她秀直的鼻梁、小巧的紅唇在這淺淡的暮色里仿佛有一種浮于清澈湖水之上的明艷。

    熊黛妮身段高挑,穿著略緊的長褲,大腿頎長,從商場大樓出來后,她將頭發放下來,扎卷曲的披肩秀發披散開來,叫她的臉蛋愈發的嬌艷。

    路過的行人看到這么一個迷人少婦從商場大樓里走出來,都情不自禁的側目。

    熊黛妮與妹妹打小已經熟悉路人的目光,自然也是熟視無睹,看著街對面樓群在夕陽里巨大的陰影,覆蓋住大街上喧囂的人流,明暗之是,有一種沉浸湖水之中的錯覺,叫她感受到從一天繁重工作中解脫出來的輕松。

    “黛妮!黛妮!”

    熊黛妮回頭看過來,見是中學時的宿舍同學陳燕正緊步走過來;而在陳燕之后,她另兩名中學里的同班同學王建中跟徐惠麗也緊跟著從旁邊的小巷子里走出來,似乎等著她下班似的。

    按照常理來說,下班之后在商場大樓遇到中學時的同學,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情,然而熊黛妮忍不住秀眉輕皺,將肩頭的挎包摟緊了些,笑著對陳燕說道:“你們怎么也在市里啊?”

    “你還問我們怎么在市里啊,你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陳燕性子波辣,走過來說話聲像機關槍似的掃射過來,說道,“說好今天同學聚會的啊,你不會忘記了吧?還是建中有先見之明,說你工作這么忙,未必就能記住今天同學聚會,特地拉我跟惠麗一起開車過來接你。”

    “是今天啊,”熊黛妮拍了拍額頭,說道,“我現在白天要到商場工作,晚上要回家帶小孩,真是忙昏掉了……”

    “怎么樣?”陳燕見熊黛妮拍額皺眉間有著叫女人看了都心動的嫵媚,心里有些不爽,口快的說道,“我們都把車開過來了,你該不會叫我們空手而歸吧?我們可是受到其他全體同學的委托,一定要把當年的校花你請過去叫大家有個懷念的機會。”

    熊黛妮無奈的笑了笑,見陳燕濃妝艷抹的樣子,笑道,“我整天辛苦的工作,回家又要帶小孩,用不了幾年就會成黃臉婆了,還什么校花不校花的;你倒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還學會打扮,”見推托不掉,只能說道,“你們等一下,我去打個電話回家……”

    “黛妮,你都沒有手機嗎?”徐建中親熱的稱呼道,對熊黛妮竟然沒有手機很是疑惑,趕忙掏出他新買的愛立信手機,遞過來,“你用我的。”

    熊黛妮笑了笑,不覺得這年頭沒有手機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她不喜歡徐建中,但也沒有辦法太明顯,接過他的手機給她媽打電話,說要去霞浦縣參加同學聚會。

    熊黛妮婚都結了,娃都生了,婚又離了——白素梅現在只愁大女兒相不上合意的對象,才不會管她晚上去哪里,甚至嫌棄她每天一下班就躲回家里不出去,只是眼下的時機有些微妙,還是忍不住在電話里吩咐了幾句。

    “我知道了。”熊黛妮說道,但又不得不感慨,有些人的嗅覺真是敏感:

    省委書記到東華來調研才過去三四天,有關她父親要進常委的消息就甚囂塵上,也叫她家之前冷落的門庭,陡然之間熱鬧起來——熊家這些年經歷了那么多的沉浮,對很多紛擾都看得很淡,知道這時候滿臉堆笑來奉承你的,也多是那些在你沉浮之時遞刀子的。

    也是經歷過,熊黛妮對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系的老同學突然再度熱絡起來,心里就有些厭煩——不過她的性子淡然,也知道她父親這次就算能進常委班子,也會惑來很多的風風雨雨,有時候想躲開,躲不開也不便冷臉相對,叫別人心里生有怨恨。

    比較較勢利的陳燕、王建中,熊黛妮倒愿意跟素來安靜的舊同桌徐惠麗親近,挽過她的肩膀,問道:“不是說你沒有空參加嗎,怎么又有空了?”

    “徐建中把好些同學都請到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參加;好說歹說,跟醫院里請過假出來。”徐惠麗說道,笑容里有些無奈。

    熊黛妮倒知道她無奈笑容里藏著什么意思,心想徐建中、陳燕大概怕自己不去赴宴,才把本來脫不開身的徐惠麗硬拉過來吧?

    *

    霞浦縣的城關鎮在暮色里仿佛一幅年代久遠的山水畫,顯得陳舊雜駁——熊黛妮對霞浦縣是沒有什么記憶的,但車進城關鎮,看著兩邊錯落的建筑群,忍不住會想:過三五年再來這里,會不會也像梅溪那般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都說沈淮擔任霞浦縣委副書記的調令已經到崳山了,但沈淮此時在哪里,有沒有離開崳山,有沒有到霞浦縣正式報道,熊黛妮都不知道,地方臺的新聞里,也沒有見播報,她又不便直接問她爸。

    雖然大多數同學都住在市里,但由于徐建中他父親在霞浦縣當副縣長,而徐建中又在霞浦縣開了一座酒樓,算是中學同學里混得最有滋有色的。

    這次同學聚集是徐建中召集,地點自然就定在徐建中在霞浦縣開的酒樓里。

    熊黛妮只在同學偶爾的聯系里知道這事,都說徐建中酒樓生意做得很大,還沒有結婚,是霞浦縣里有名的鉆石王老五——熊黛妮對此并不感興趣。

    車子拐進一條林蔭道,酒樓就在街口。

    下車來,見四層高的酒樓打外面看上去就富麗堂皇,心想里面的環境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不過更叫熊黛妮感興趣的,卻是街口往里的林蔭道。

    不算寬的路面新鋪上柏油,兩側梧桐樹都有兩人合抱粗細,四月下旬正是新葉萌發之時,使整條林蔭道在暮色顯得格外的幽然靜謐,熊黛妮訝異的問:“這邊是哪里,這么多大樹?”

    “哦,里面就是有百年歷史的霞浦縣中,”徐建中覺得熊黛妮沉默了一路,難得見有她感興趣的地方,熱絡的介紹起來,“徐惠麗她老公就在里面工作……”又問徐惠麗,“你要不要把你老公也叫過來一起吃飯?”

    “不了,他晚上還要帶學生的夜自修。”

    “你愛人不是縣中的領導嗎,怎么還要帶學生上夜自修啊?”徐建中問道,“上回他帶兩名老師到我這邊來,說我們酒樓把遮大門的兩棵樹挖走破壞什么歷史珍貴樹木,要跟我們交涉,把我嚇的,我還真以為他是縣中或縣教育局里的大領導呢。”

    見徐惠麗低頭不語的樣子,熊黛妮才知道徐惠麗之前不愿意參加這樣的聚會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熊黛妮知道徐惠麗她愛人是霞浦縣中的教導副主任,學校里沒有多少純行政人員,大多數人還是要兼教學工作,但仗著父親是副縣長的徐建中,顯然打眼底瞧不起學校里一個小小的教導處副主任。

    熊黛妮也不想多問別人的恩怨,眼睛瞅著林蔭道的深處,她一直都想到霞浦縣來走一走,但一直都沒有機會過來,更不知道霞浦縣中就在這條林蔭道的盡頭。

    想到這里是海文的母校,熊黛妮突然想走進去看一看。

    “要不喊王衛成一起過來吃飯吧?我都好久沒看到你們以及你們家的多多了。”熊黛妮拉過徐惠麗的胳膊,說道。

    “黛妮你也認識徐惠麗她老公?”徐建中訝異的問道。

    “徐惠麗跟她老公認識,還是我介紹的。”熊黛妮不喜歡徐建中叫她這么親昵,但也沒有辦法說什么。

    “算了,下回請你到我家里吃飯。”徐惠麗知道丈夫跟徐建中有矛盾,硬把他們湊到一起不好。

    她想要把熊黛妮往酒樓里拉,沒想到熊黛妮看到這時候從林蔭道里走出來的一個青年雙眼放光、挪不開步子。

    徐惠麗見走過來的那青年夾克衫、黑褲子,肩上挎著一只帆包布,身材挺拔,頭發理得很短,瘦臉俊朗,暮色里的眼睛遠看著就覺得明亮。看樣子像是縣中的老師,但徐惠麗還不知道縣中來了一個人長得這么精神的青年教師。

    見熊黛妮盯著人家看,徐惠麗問道:“你認識他?”

    熊黛妮露出淺淺的笑,算是對徐惠麗的回答。

    陳燕回頭看了徐建中一眼:

    她知道徐建中召集今天的同學聚會是什么心思,以徐建中的身家跟身世,哪怕對方長得真漂亮,他都不會跟一個二婚還帶小孩的女人處對象,反正他身邊也不會缺漂亮女人,但倘若這個漂亮女人的父親是市委常委,那就另說了。

    看到熊黛妮看那青年走過來時露出來的柔軟的眼神,陳燕就知道徐建中可能沒戲。

    沈淮意外的看到熊黛妮跟幾個人站在街口,走過來,疑惑的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我為什么不能到霞浦來?”熊黛妮歪著腦袋反問道,眼睛有些狡狡黠,又問道,“里面是霞浦縣中,你怎么會從里面出來,是不是看中里面哪個漂亮的女學生了?”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