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二日,市紀委常務會議討論通過,并報請市常委會議批準,對唐閘區委書記潘石華采取“雙規”措施。

    市常委會議同時討論決定,由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一職;而在此前二十日,熊文斌亦正式接受省委組織部的任命擔任市常委、常務副市長等職——就此拉上譚啟平在東華最后的一幕戲;然這幕戲依舊叫人想入非非。

    二十四日下午,譚啟平啟程離開東華,上調省供銷總社擔任主任,陳偉立隨同到省里,擔當省供銷總社辦公室主任。

    二十五日上午,陳寶齊在省委組織部長戴樂生的陪同,正式到東華擔任市委書記。沈淮、陶繼興、葛永秋等人,與其他區縣的主要領導人,也在二十五日下午給召集到市里來,參加跟新市委書記見面的干部大會。

    在干部大會之后,省委組織部長戴樂生就離開東華,沈淮本打算與陶繼興、葛永秋一起回縣里,臨走之前接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的電話,陳寶齊要他留下來談事情。

    沈淮讓宋曉軍留下來等他,他折身返回市委大樓去見陳寶齊。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琢磨透陳寶齊的脾氣之前,沒有敢在上班時間在過道里晃蕩——沈淮看著空蕩蕩、有些陰冷的過道,幾盞廊燈散發著蒼白的光芒,叫人置身其中,怎么感覺都舒服不了。

    “咚咚咚”,有人踩著高跟鞋從后面走過來,沈淮側過身,看著見戚靖瑤抱著一本紅色皮質封面的記錄本往這邊走來。

    “上回在梅溪見到沈書記時,還真是沒有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沈書記啊……”

    戚靖瑤伸出晶瑩如玉的小手,嘴角露出若有若無的淺笑,雙眸灼灼的盯著沈淮的眼睛——雖然在黨政機關工作,服飾妝容都不能過于鮮艷,但戚靖瑤是個能很好把自身優勢體現出來的女人,眸光灼灼的直視,就叫好些人消受不了。

    “我當時也沒有想到戚部長就是法制周刊大名鼎鼎的戚記者。”沈淮斂著眸子,身子往邊上退了一邊,與戚靖瑤冰涼如玉的小手只是輕輕一握就松開,示意她先走。

    “沈書記是要去陳書記那里?”戚靖瑤問道,其他男人見了她,無不跟蒼蠅似的圍過來,唯獨沈淮卻有意無意的要避開她似的,叫她心里好奇起來,見沈淮微微頷首,說道,“那正好同行,我也是去陳書記那里。”

    沈淮與戚靖瑤同行,走過空曠的過道,敲門走進原本是譚啟平、現在換了陳寶齊當主人的辦公室。

    除陳寶齊之外,熊文斌、梁榮俊跟高揚也在辦公室里。

    陳寶齊將熊文斌、梁榮俊喊過來,沈淮能夠了理解,心想陳寶齊找他過來,除了談市鋼鐵產業及梅溪、新浦港口發展等問題外,大概也不會有其他什么話題。

    雖然這樣的談話倉促了些,大家都沒有什么準備,但陳寶齊也是要表明他作為新的市委書記,對東華市支柱產業發展的重視,倒也無可厚非。

    只是高揚出現在這里,就有些奇怪了。

    沈淮與熊文斌換了個眼色,見他對高揚出現在這里也頗為驚訝,心想高揚出現在這里,可能涉及到陳寶齊到東華之后新一輪的人事調整。

    雖然高揚是市委組織部虞成震的人,但陳寶齊到東華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緊密拉攏虞成震一系在東華站穩腳,將虞成震的嫡系高揚高調調到市委來主持某個部門的工作,也不能說完全就沒有可能。

    眼下梁振寶在崳山縣干得有聲有色,崳浦公路、崳山水電開發等幾項大工程都陸續在建設之中,勞務輸出工程這兩三個月來也很有一些成績——這種情況下,陳寶齊、虞成震再想拉嫡系上位,也不可能將梁振寶調走。

    對于高揚來說,與其留在崳山縣當夾心餅干,有機會跳出崳山縣才是最好的出路。

    看著沈淮與戚靖瑤一起敲門進來,而戚靖瑤在進門之時還春風含笑的看著沈淮,陳寶齊笑著問:“沈淮你跟戚部長認識了?我還想介紹你們認識呢。”

    “我這段時間都在霞浦,但沒有陳書記你想象的那么孤陋寡聞,對市宣傳部又來了一個美女部長,怎么可能是一點都沒有聽聞?”沈淮走進陳寶齊的辦公室,倒感覺自在了些,笑著跟陳寶齊搭腔。

    雖然之前跟陳寶齊也見過數面,但沈淮也看不穿陳寶齊這張始終保持微笑的臉面之下,藏著怎樣的心機。

    過去數年來,陳寶齊一直都在趙秋華的身邊——工作性質迫使陳寶齊面目模糊,完全成為趙秋華的代言人,叫外界完全猜測不到他可能會有的治政風格,故而想摸他的脾氣,也無從去摸。

    也許將在相當一段時間里繼續籠罩在趙秋華陰影之下的陳寶齊,今后會繼續沒有性格也說不定——沈淮也不清楚,這對東華是利還是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臨時把你喊過來,也是了解一下新浦鋼廠項目的進展,”陳寶齊也無意跟沈淮多寒暄什么,邀沈淮一起坐下來,就直接進入主題,“現在省里很重視新浦鋼廠以及省鋼在梅溪的電爐鋼項目。我在東華赴任之前,田書記、趙省長也多次找我談話,要求我到東華之后,要想辦法,推動這兩個項目能又快又好的進行建設。所以,我今天就找你跟梁榮俊過來,就是了解一下兩個項目當前的進程。當然了,市政府那邊,主要也是由熊文斌副市長督促、協助你們的工作……”

    陳寶齊又指著戚靖瑤,說道:“市委宣傳部那邊,也要拿些資源,給兩個項目多做宣傳。靖瑤是上面調到我們市里來的,跟省級、中央的一些媒體熟悉,所以市委宣傳部的相關工作,我就直接點你的將了。”

    沈淮這段時間也沒有去調查戚靖瑤來東華任職的背景。

    雖然戚靖瑤之前擔任法制周刊的高級記者,差不多在宣傳系統內部也享受副處甚至正處級的待遇,但直接調到東華擔任手握實權的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猶不是普通人能輕易辦得到的。

    但聽陳寶齊對戚靖瑤的稱呼,也不僅僅是之前在省里就認識這么簡單。

    沈淮看了戚靖瑤一眼,便跟陳寶齊匯報當前新浦鋼廠項目的進展,說道:“我調到霞浦縣才也十天時間,目前還只是做了一些前期工作。現在的進展主要是梅鋼聯合眾信投資、鴻基投資、渚江投資三家出資兩億元,在霞浦注冊成立了新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并將梅鋼之前收購的昭浦鐵廠注入其中。后期項目的所有動作,包括項目的申報、融資、籌建等等,都會以新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的名義展開進行。縣里同時也出資注冊成立了新浦開發集團,除了將新浦開發區現有六百余畝工業用地注入其中之外,也打算由新浦開發集團承擔以后開發區工業用地開發的任務。新浦開發集團同時也計劃以相當的工業用地作為出資,注入新浦鋼鐵集團以為持股。昨天縣常委會議開了半天會,討論推薦我來兼任新浦開發集團董事長一職,同時推薦我作為新浦開發集團的代表,出任新浦鋼鐵集團董事長一職。具體的報告已經送到市政府,等待批準……”

    陳寶齊看了梁榮俊一眼。

    梁榮俊知道陳寶齊這一眼的意思,譚啟平此前千方百計的想把沈淮跟梅鋼割裂開來,誰能想到沈淮轉了一圈之后,又以這種方式直接重返、掌握梅鋼。

    對于能掌握一家即將年產四百萬噸鋼材的大型鋼鐵企業而言,縣委書記的權柄都不能算重了。

    但是,沈淮重返梅鋼也是大勢所趨,非三五人所能阻:一方面是省里都希望新浦鋼廠能快速建設起來,為拉動東華乃至全省經濟發展發揮橋頭堡的作用,一方面參與新浦鋼廠項目建設的合作者,目前也是將信任都集中在沈淮一人身上,沒有人能夠在這時候替代沈淮;另一方面宋系也不可能容忍梅鋼長期不在其嫡系子弟的直接掌握之下。

    陳寶齊點點頭,說道:“比我想象的要快,飛旗實業、西尤明斯工業集團那邊的談判進展怎么樣了?”

    “梅鋼這邊由研究院總經理趙治民帶隊,跟西尤明斯工業集團談判也進入最后的細節階段,過兩天就能簽署協議。現在的問題就是市里這邊是不是同時也要辦一個簽約儀式。飛旗實業那邊,還在等項目的立項審批情況;不過眾信、鴻基、渚江三家投融資機構專門為新浦鋼廠項目融得的資金,已經達到八千萬美元,加上業信等銀行提供給梅鋼的貸款,新浦項目前期的建設資金不成問題。作為新浦鋼廠的分項目,昭浦鐵廠的技改以及新浦碼頭拓建工程,下月初就會動工。相比之下,淮能霞浦電廠的籌備動作更快一些,最快六月初就會整體動工……”

    新浦鋼廠一期設計產能將達到三百萬噸,包括碼頭及相關工業配套在內,總投資達四十億。整個建設期長達一年半到兩年甚至更久時間,資金的投入也是一個逐步的過程,前期就有十數億的啟動資金,自然是足夠用了。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加拿大28害人全过程 安徽股票配资网 证券投资分析师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 辽宁宁彩票11选5t0p10 安徽十一选五下载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 真钱棋牌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公司 股票指数 今期白小姐开奖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广西11选5遗落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