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鋼與長青集團、富士制鐵將在梅溪合資建設的電爐鋼項目,籌備要比新浦鋼廠慢上好幾個月。

    不過,由于沈淮最初規劃梅溪鎮鋼鐵產業園,無論是港口、電廠,還是其他供水、堆場以及鋼材貿易區等外圍的配套措施,就是要將其打造成國內一流的電爐鋼生產基地,經過近三年時間的建設,周邊的產業環境成熟,加上又有梅鋼二廠與富士制鐵合資鋼鐵這兩個大型建成項目可以參與,故而省鋼的電爐鋼項目籌備速度要比新浦鋼廠快得多,當下已經差不多快加上新浦鋼廠的籌備進程。

    陳寶齊也下車伊始,除了了解情況,表明作為新的市委書記對東華支柱產業發展重視的態度,也不會指手劃腳多說什么,聽沈淮與梁榮俊分頭匯報兩個項目的進展情況,就收住話頭,指著高揚,與沈淮說道:“高揚近期會調到市委辦協助我工作,你在崳山時與他合作成績頗為斐然,還希望你們以后能繼續親密無間的合作。”

    “在崳山有些工作成績,也是高縣長班子帶得好,以為還得要高縣長繼續指導。”沈淮沒想到陳寶華還真是下得架子,肯用虞成震的嫡系負責市委辦的事情,看著高揚一眼,笑著與他寒暄,又與熊文斌站起來跟陳寶齊告辭;梁榮俊廠子里也有事情,也站起來告辭,與沈淮、熊文斌一起離開陳寶齊的辦公室。

    聽著沈淮他們在過道里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戚靖瑤才站起來,理了理裙擺,跟陳寶齊說道:“我跟謹馨大學時有個同學家也恰好住在梅溪鎮。說來陳書記你或許不信,我大學里的這個同學前兩年出事故死了,我在到市宣傳部報到前一天,去梅溪看望同學留下來的妹妹,倒是與沈淮見過面。他看到我的反應很奇怪,好像是知道我跟胡林的事情……”

    “是嘛?”陳寶齊倒沒有覺得有多意外,說道,“胡總這些年在國內這么低調,幾乎都不跟京城公子圈有什么接觸,不過宋家現在似乎也很看重沈淮,要有什么敏感信息,似乎也會第一時間知會他;另外,梅鋼與淮能集團在冀河的投資也沒有中斷,紀家的那位,似乎消息也很靈通。”戚靖瑤與胡林的關系,雖然很少有人知道,但宋家或紀成熙知道些什么,及時提醒沈淮,也不是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不,”戚靖瑤搖了搖,說道,“不僅僅是聽誰提起過來的樣子,而是應該在什么地方見過我或謹馨——他看到我,甚至脫口喊過謹馨的名字,但知道我不是謹馨后,他的神情又變得非常的古怪。我開始不知道他就是沈淮,也就沒有在意,現在越來越覺得他當時的反應奇怪。”

    “哦?”陳寶齊也疑惑起來,就算沈淮知道戚靖瑤與胡林的關系,他也想象不出沈淮的反應會奇怪到哪里去。不過他對雖然長相漂亮,但性格強勢,又頗有手段的戚靖瑤沒有太多的好感,不想太深的去探究她的事情,也無意就沈淮對她的奇怪反應探討下去。

    陳寶齊走到窗邊,往樓下看去,說道:“沈淮與熊文斌一起離開了,看來他們是回唐閘區了……”

    “譚啟平到底是宋系的人,雖然在東華跟沈淮鬧得不可開交,臨走前還是將梅溪交到沈淮手里,”戚靖瑤也站起來,往樓下看去,又側過臉看著陳寶齊,“陳書記大概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吧?”

    “……”陳寶齊不高興在高揚在場的情況給戚靖瑤這么問話,但又不想跟戚靖瑤獨處,他眉頭微蹙的回答戚靖瑤的話,“潘石貴涉案雙規,市里似乎也沒有比熊文斌更合適的人選去兼任唐閘區委書記。趙省長也說,東華當前的重點,還在于穩定發展的形勢,倒沒有什么想得到、想不到的。”

    陳寶齊又高揚說道:“虞部長很欣賞你的工作能力,我到東華來,想要最快掌握地方情況,少不了你的協助——你暫時能不能克服一下困難,先過來兼起市委副秘書長的職務?”

    “陳書記需要,我一定能克服困難。”高揚挺直腰桿說道。崳山縣長的職務不是說丟就丟的,特別是沈淮離開崳山后,崳山常務副縣長新的人選還沒有補上去,高揚更不能把政府那攤事丟下,就直接到市里來擔任市委副秘書長。

    權誼之計,就是在過渡期內由他兼任副秘書長、崳山縣長兩職,等到新的縣長人選確定下來,他再正式到市里來,給陳寶齊專職處理市委辦的事務。

    “陳書記還要跟高秘書長談事,我就不打擾了。”戚靖瑤站起來,踩著高跟鞋告辭離開陳寶齊的辦公室。

    高揚坐在稍里些的位子,看著陳寶齊盯著戚靖瑤搖曳生姿的臀部好一會兒才收回眼神來——高揚趕在陳寶齊之前收回眼神,正襟危坐,心里琢磨著剛才戚靖瑤與陳寶齊的話,心里想:戚靖瑤不是陳寶齊,也不是省外趙秋華的女人,那個胡林到底是誰?戚靖瑤與那個胡林似乎也非正經關系,不然也不應該如此諱莫如深,看上去正是因為胡林的關系,陳寶齊才對這個女人似乎也頗有忌憚。

    高揚知道有些事是他能知道的,知道有些事他聽到也必須要當成耳旁風吹過,無論是陳寶齊與戚靖瑤所說的胡林,抑或是沈淮背后的宋家,以及冀河縣的紀家那位,高揚都不覺得是他該去打聽的。

    有些秘密知道多了,也是引火燒身的。

    陳寶齊看著戚靖瑤走了出去,聽著高跟鞋在過道時踩得“咚咚咚”的響,在安靜得過分的市委大樓里,這聲音就顯得冷艷孤傲——冷艷個屁,陳寶齊心里不屑的啐了一口,走回到辦公桌后坐下來,讓高揚搬椅子坐近些說話:

    “潘石華涉案雙規,是因為十八日晚其堂兄弟之子潘志強攔車上訪,當時沈淮與熊文斌是不是也在譚啟平的車上?”

    “傳聞是這樣,虞部長當時也在市委大樓里,看到這一幕。”高揚說道。

    “那你認不認為,熊文斌能兼任唐閘區委書記一職,跟潘志強攔車上訪一事有關?”陳寶華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高揚問道。

    陳寶華的問題不含糊,他就是懷疑沈淮在譚啟平將要離任之前,捅出潘石華案,以此相要挾,以迫使譚啟平在離任之前同意由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的職務。

    雖然市里在政策及資源上,都大力推動梅溪新區的發展,但由于梅溪新區的縱深有限,不可能從唐閘區割離出去單獨成立新的行政區域——故而唐閘區在東華三區七縣的排名躍居首位,將傳統的工業重鎮城北區一下子就甩在后面,其地位將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保持穩定。

    除了十一席常委以及市大人及政協正職等有限的幾個位子之外,高揚也不認為普通的副市長,能比唐閘區委書記這個位子更重要——市級領導通常由省委決定,唐閘區委書記大概是東華市委層面所能決定的最具含金量的一個職務。

    這本該是陳寶齊赴任之后再行決定的重要位子,誰曾想到會突然捅出潘石華案來,譚啟平又火速提名熊文斌兼任其職?

    而在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之后,周岐寶、蘇愷聞等其他譚系唐閘區官員的職務調整,一下子都變得錯綜復雜起來——由于梅溪鎮在經濟發展上的突出表現,使得唐閘區的幾個位子,含金量都相當高,大家之前都在討論,譚啟平離開、陳寶齊赴任之后,這幾個位子會如何分配,誰能想到譚啟平離任之前,會突然搞出這出戲來?

    陳寶華的懷疑不無道理,高揚知道譚啟平在市常委會議提名熊文斌時,包括虞成震在內,其他常委成員都很詫異,但是在潘石華給雙規后,市里需要派一個人火速穩定唐閘區的局面,不能讓楊玉權重返故地,除了已經正式擔任常委及常務副市長的熊文斌,似乎也找不到更合適的兼任人選。

    高揚給虞成震當過多年秘書,自然知道在領導面前要慎言慎行,不能輕易將話說太露、太滿,不想直接靠道聽途說的一些事情去推測沈淮的動機,而是將沈淮在崳山任職短短兩三個月期間發生的事情,說給陳寶齊聽,說道,“我雖然與沈淮接觸的時間不長,但能感覺到沈淮在咄咄逼人的表面之間,很有心機,所以說熊副市長兼任唐閘區委書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說不好。”

    陳寶齊頗為意外的看了高揚一眼。

    在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一事上,他所接觸的人,十個里有九人認為是沈淮在背后搗鬼,借機榨干譚啟平在東華最后的能量,沒想到高揚認為沈淮的心機應該要更深一些。

    陳寶齊收住話頭,在高揚告辭離開后,他走到窗邊,眉頭深鎖的看著窗外——雖然他此前多次往返東華,但今天尤覺得東華的天空不同以往。

    他決定接受東華市委書記任命之前,是有猶豫的,就算到這時,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是真就正確。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