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纏上來就脫不了身,從陳寶齊的辦公室出來,熊文斌就要拉沈淮一起去唐閘,說道:

    “潘石華雙規進去了,但留下一攤子事情,特別是下梅公路改造工程,不協調好,會嚴重影響到梅溪新區的建設進程。我約了何清社、蘇愷聞、黃新良以及海豐的謝總,你要是不忙著回霞浦,一起到唐閘區走一趟吧?”

    “……”想到要跟謝芷那婆娘見面,沈淮頓時就覺得頭大了三分,說道,“我都離梅溪這么久了,這時候插進去不合適吧?”

    “你這幾年的心血都投在梅溪,真就愿意撒手不管不問了?”熊文斌疑惑的看著沈淮,說道,“除了下梅公路改造,還有其他事情要跟你談;走吧……”

    推辭不過,沈淮拉上在停車場里等他的宋曉軍,一起趕往唐閘區。

    對潘石華執行雙規,譚啟平隨即在市常委會上提名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不要說熊文斌了,沈淮也沒有事先預料。

    譚啟平在他離任這前,將梅溪新區發展的控制權重新交回到梅鋼系手里,自然有他的用心。

    特別是將潘志強攔路上訪、潘石華雙規等事聯系起來,一切看上去就像是沈淮利用潘石華案要挾譚啟平以求唐閘區委書記一職,但考慮這幾年這么大的心血投在梅溪,而且梅溪今后才繼續成為東華經濟整體發展的發動機,即使這一切會叫陳寶齊、虞成震甚至他們背后的趙秋華強烈,沈淮思量之下,也覺得沒有讓熊文斌拒絕唐閘區委書記的必要。

    而在潘石華雙規,陳寶齊未至之際,譚啟平的臨時動議雖然叫虞成震等人強烈的保留了意見,但高天河等其他常委在驚疑之間,還是通過提名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的表決,讓整件事在陳寶齊赴任前夕生米煮成熟飯。

    沈淮陪同熊文斌回唐閘區委,區委這邊有幾份文件急著等熊文斌批復,沈淮看到黃新良在何清社的辦公室里,他就讓熊文斌先簽文件,他到何清社抽煙去。

    看到沈淮推門進來,黃新良笑道:“還以為沈書記脫不開身來呢。”

    “我是脫不開身,是老熊硬要把拉過來的,”沈淮拖了一把椅子在窗邊坐下來,說道,“我想偷賴也不成啊。”

    “譚書記在離開東華之前,臨時動議熊市長兼任唐閘區委書記,這個誰都沒有想到啊?”何清社感慨的說道,“不過熊市長兼任唐閘區委書記,對安定唐閘區的形勢,也是極為有利的。”

    “有利也有弊。”沈淮說話沒有什么禁忌。

    “譚書記終究是不甘心就這么寂寞的走掉,”黃新良感慨的說道,“還有一個,我想他也是要給周、蘇等人一些緩沖時間……”

    沈淮看向窗外,蘇愷聞與謝芷等人這時候正前后腳從停車場出來,心里感慨,看上去譚啟平狼狽離開東華,但要是以為此時的譚啟平就完全失去威脅,那就太大意輕敵了。

    本來周岐寶、蘇愷聞很可能成為陳寶齊到東華之后第一個要清洗的對象,但因為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的緣故,陳寶齊非但不會動周岐寶、蘇愷聞,還有可能加強他們在唐閘區的地位,以牽制他們梅鋼系——而沈淮一心想跟陳寶齊等趙系官員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愿,也極可能會給譚啟平這一搞破壞掉了,畢竟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他打破之前跟趙系的默契。

    誰他媽都不省油的燈,沈淮心里罵了一句,從何清社的桌角,拿煙點上抽起來。

    *

    謝芷看著沈淮跟在熊文斌之后走進會議,俏臉色變,強忍住將手邊的煙灰缸推遠一些,免得等會兒克制不住會拿起煙灰缸朝這個雜碎頭上砸過去。

    沈淮看到謝芷杏目里的霜色,心里也毛毛的。他知道這娘們不是忍氣吞聲的主,上回他那么撩逗這娘們,不能指望她以后真能躲自己遠遠的,自然更不能指望這娘們對他因恨生愛,他跟熊文話笑著說這是唐閘區的會議,他與宋曉軍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門邊,就準備謝芷娘們有什么不對勁,他逃走也快些。

    熊文斌這兩天的任務主要就是穩定唐閘區的形勢,避免因潘石華雙規產生不必要的干擾。

    紀檢委決議對潘石華執行雙規,對潘石華其妻及兩子執行監視居住,最主要的就是下梅公路南側大量商業用房的權屬侵奪以及涉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問題——進行到一半的下梅公路改造及兩側商業地塊的開發,也自然給牽涉進來。

    梅溪鎮區南片差不多已改造、建設完成,此時正面臨往北延伸改造以及梅溪新區越過梅溪河往西拓展的關鍵時刻,而下梅公路改造及兩側商業地區的開發,是梅溪鎮區北延與梅溪新區西拓的關鍵工程——就算沈淮有意給謝家顏色看,也不會坐看下梅公路改拓工程出問題。

    私人恩怨畢竟是私人恩怨,有些原則還是要堅持,不然又何以跟譚、潘等人有所區別?

    以前,潘石華、周岐寶主政唐閘區,沈淮即使不拖他們的后腳,也犯不著替他們擦屁股;眼下,熊文斌兼任唐閘區委書記,沈淮倒不便袖手旁觀了。

    要說解決辦法,也就是梅溪鎮政府出面,與市紀檢部門進行協調,這邊配合對案件的偵查,也希望市紀檢部門盡可能不要讓商業用房權屬糾紛的問題直接影響到工程的建設;另一方面也要梅溪鎮政府出面,與涉及補償低的商戶、業主進行補調解,避免出現商業、業主圍攻工地及區鎮政府的情況出來。

    而在梅溪鎮,蘇愷聞經驗不足,雖然到梅溪鎮工作也有一年多時間,但根子還沒有扎到基層,熊文斌也還是這些事由黃新良接手負責,區政府這邊由何清社做配合工作——黃新良、何清社也沒有拒絕。

    協調會結束,蘇愷聞、謝芷以及負責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的項目經理等人先告辭離開,熊文斌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熊文斌就坐在那邊接電話,俄而又捂著手機問沈淮:“黛妮打電話問我晚上回不回去吃飯,要不是到我家接著聊,等吃過晚飯你再回霞浦?”

    那晚佳人入懷的旖旎感覺還沒有從心頭消散,比起來見謝芷來,沈淮更心虛見到熊黛妮——宋曉軍倒是很興奮,說道:“很多人都說白老師做一手好菜,我還沒有機會嘗一下。”

    沈淮也找不到借口推辭,而關鍵梅溪新區未來的發展,他也的確有很多話題跟熊文斌聊,拉上黃新良、何清社,又打電話問李鋒、郭全兩人在不在區里,一起到熊文斌家蹭飯吃去。

    熊黛妮聽著開門聲,見她爸身后沈淮、何清社、李鋒、黃新良、郭全等人都擠進來,頓時間將她家不大的客廳擠得滿滿當當的,詫異的問道:“爸,你沒說這么多人到家里來吃飯呀?”

    熊文斌指著沈淮笑道:“我單請了沈淮,其他人都是沈淮拉來的;要有什么問題,你找沈淮負責。”

    熊黛妮橫了沈淮一眼,說道:“他除了這張嘴能偷吃之外,還能負什么責?”

    熊黛妮也是剛下班不久,還穿著洋灰色的小西裝及套裙沒有換下來,但頭發披散開來,襯得白皙粉嫩的臉媚豐潤柔美,美眸波光流媚,朝沈淮橫眼望來,倒看不出太多的異常——叫沈淮白白的心虛一場,他就怕再見熊黛妮時,熊黛妮會露出什么馬腳叫熊文斌他們心里起疑,再細想,這種事女人的心理素質都未必不如男的。

    聽著熊黛妮語帶雙關的話,沈淮涎著臉問道:“要不是我們找家館子坐下來?”

    “家里還有幾樣菜了,還找什么館子啊?”白素梅從廚房里走過來,跟黛妮說道,“你找電話給飯店,訂三四樣菜讓他們送過來,應該也夠了。”

    熊黛妮打電話給飯店訂外賣,這時候七七在房間里哭鬧起來,沈淮走進去抱七七抱出來哄著。

    嬰兒很少見家里這么多人,到客廳還是哭鬧不停,熊黛妮捂著話筒跟沈淮說道:“你先幫我抱抱七七到里屋去,我打過電話就過來。”

    白素梅在廚房里也脫不開身,熊文斌陪同何清社、李鋒在狹窄的客廳里坐下來說話,除了沈淮,熊黛妮還真不好指使誰幫她先哄著七七。

    沈淮走到臥室,但七七還是哭個不停——沈淮又抱又頂,卻是無用,正左右無計之時,熊黛妮走進來,伸手在七七的屁股摸了一把,說道:“要換尿布濕了……”讓沈淮坐在床邊抱七七坐膝蓋上。

    “這床不會又塌了吧?”沈淮心虛的問道。

    熊黛妮杏目橫了沈淮一眼,又“撲哧”笑出聲來,臉紅似染,眸光流媚,端真是美得叫人心跳。

    熊黛妮半蹲下來給七七換尿布濕,領口微微敞開來,沈淮居高臨下,目光能很好的伸進去,看著她渾圓雪白的酥胸,眼睛粘在上面就移不開,心猿意馬。

    熊黛妮抬頭看了沈淮一眼,說道:“瞧你這點出息,能長一塊肉?”只是聲音嬌柔,聽人心里發酥。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宁夏11选今天无马走势图 特肖公式怎么算 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排名 七乐彩几个号才中奖 时时彩平台排行榜最全 江西多乐彩时时开奖 3d预测今天排 时时彩软件计划手机版 9肖计算公式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怎么买福建快3 炒股暴富不外乎三种人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奖金 北京pk10下载 体彩江苏七位数几点开奖时间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