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淮接過伍老師給他的學員名單。

    名單上除了密密麻麻的列有這期縣干班學員姓名及通聯方式外,最上面還印有這期縣干部班主任及生活老師的通聯方式,沈淮這才知道眼前的青年原來叫伍浩。

    組織部門推薦上黨校的學員,通常可以分成三類:一類是剛提拔或即將提拔的黨政干部,一類是需要學習充電的黨政干部,還有一類是因為有病或者礙著別人事了,需要他暫時離開當前崗位,將其丟黨校來回避兩三個月。

    沈淮倒不知道自己應該歸第一類里去,還是應該歸第三類里去。

    沈淮剛想看這期的縣干班學員都有哪些人,一股幽淡香風拂面而至,沒等沈淮抬頭,站在他旁邊的伍浩先招呼道:“戚部長……”

    沈淮抬頭看著戚靖瑤,頗為詫異。

    從虞成震告訴他要推薦進這期的縣干班外,沈淮只有兩三天的時間調整工作計劃,也沒有想要打聽市里這次還有誰跟他一起省委黨校學習,沒想戚靖瑤也參加這次的縣干班進修。

    不過想想也沒有什么奇怪的,戚靖瑤調東華市擔任宣傳部副部長,應該也沒有類似的進修。

    市委組織部長,雖然是兼常委的副廳級職務,但市委組織部正而八經的還只是正處級編制,除了常務副部長為正處級職務外,其他副部長,都是副處級。

    雖然國內很多縣處級干部的理論及實踐水平,都不見得比黨校的教授差多少,但作為既定的程序,這樣的進修是體系內幾乎所有人都逃不過的事情。

    戚靖瑤要是此前沒有參加過縣干班的學習,這次補上也不是什么叫人意外的事情。

    窩里斗得再狠,也沒有必要叫外人看見,沈淮剛想跟戚靖瑤打招呼,未料戚靖瑤沒有回應伍浩的招呼,而是睜著漂亮的大眼睛愣怔怔的盯著他看……

    沈淮莫名的有些心慌起來,戚靖瑤眼睛漂亮歸漂亮,但略顯凌厲,不會給人這怯生生的感覺;再看她一身雅的長裙,長發隨意的拿發帶束在肩后,仿佛一束黑綢,也不似戚靖瑤平rì干練的裝扮——

    眼前這人不是戚靖瑤,沈淮心緊起來。

    “嗬,瑾馨還斷口不認得沈書記呢,我怎么看都不像啊,”戚靖瑤見戲弄沈淮,秀眉微微蹙的笑道,“我真該帶沈書記去見瑾馨,時候看她還怎么矢口否認。”

    叫戚靖瑤這般戲弄,沈淮不堪的騰起一股怒氣,卻又撒不出去,轉身走進階梯教室里,挑了一處靠北后窗的座位坐下來,坐在角落里,細想戚靖瑤的話,心知瑾馨這段時間應該是回國了,可能也住在徐城。

    但是,他又如何?他甚至連舊rì的皮囊都不存,連相見都沒有機會,他又能如何?

    戚靖瑤走階梯教室,瞅了孤零零坐角落里的沈淮一眼,心里依舊滿心疑惑:

    瑾馨斷沒有裝作與沈淮陌不相識的必要,而且這些年來瑾馨在國外一直都過得寡淡的生活,從未再有哪個男人能走進她的心間,生活軌跡上沒有跟沈淮有交集的可能,但沈淮神情之間的驚悸,在意識給自己戲弄之后的不堪惱怒,也絕不像是有半分的偽裝……

    難道沈淮跟瑾馨之間只是驚鴻一見之后的單相思。

    這些年來,戚靖瑤也知道有好些男人在見過瑾馨之后念念不忘,瑾馨確實有這個魅力,但又沈淮怎么可能會是一個單戀癡情的人?

    有些事是戚靖瑤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的。

    沈淮坐在角落里看著戚靖瑤,雖然這女人的戲弄叫他惱火,但又不得不承認,戚靖瑤今天的打扮,確實又再次成功的叫他將她跟記憶的瑾馨混淆起來了。

    昨rì經過淮工大北門時的荒涼情緒又如石隙里的泉水汩汩涌起來,漸將沈淮掩蓋,而記憶的瑾馨也越發清晰起來……

    關閉

    然而沈淮走進階梯教室里坐下,倒叫之前漠視他的一個女人意外起來。

    任敏訝異的看了沈淮兩眼,問省委組織部的李然:“他是誰啊,看上去很年輕啊,我們這期有這么年輕的學員嗎?”

    省委組織部自然是強權部門,但再強權,部里處級干部一抓一大把,起來跟地方上的區縣官員級別相同,但權勢起來,省委組織部的普通處長、副處長,哪個敢能跟下面的縣太爺比?

    而省委組織部部長、副部長等高級職務,無不是從外面調人來擔任,極少有人能從內部升上去。對于省委組織部的中層官員來,最好的出路是三四十歲時能外調地方任職。

    權勢大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只有這樣才能打開繼續升遷的通道,死守在組織部內,一輩子很可能頂天也是一個正處級。

    譚啟平是從省委組織部出去,周岐寶、劉偉立等一批中層干部,給譚啟平調東華充實地方。

    李然原來打算也想走譚啟平的門路,調東華撈個地方實職,然而年初的東華官場劇變,是叫所有人現在都難抑詫異的。

    一個的常務副縣長,竟然逼得市委書記敗走東華,這在淮海省官場上都是數十年未聞的奇事。

    雖然整件事各方都諱莫如深,其他部門的官員很少有人能知道其中的細節,但省委組織部內部,對這件事的關注,則要遠超過于其他省直部門。

    李然雖然之前只是在一些場合,跟沈淮打過兩三次照面,沒有正式接觸過,但自年初的事件發生后,他對沈淮的印象又怎么可能淺?

    不過任敏不認識沈淮,李然也頗為意外。

    別人不認識沈淮是副省長宋炳生的公子,任敏是宋炳生分管農業廳下面的官員,也不知道沈淮是她們分管副省長的公子嗎?難道宋副省長從來都沒有在農業廳的官員面前提及過沈淮?

    “哦,”李然當然不清楚宋家的恩怨,生xìng謹慎的他,自然不想有什么壞話經任敏的嘴傳宋副省長或沈淮的耳朵里去,只是淡然的道,“東華市委臨時推薦來了,我也不是很熟悉……”

    旁邊的黨校副校長丁國志道:“任,沈淮是東華市委委員,不要看他年輕,卻是很有工作經驗的。黨校考慮成立學員黨支部時,東華市委還沒有推薦他報名,把他漏過去了……”

    丁國志打量了任敏兩眼,見她確實是不認識沈淮,他也有些疑惑起來,難道省農業廳的人,真的都不知道這個沈淮是宋副省長的公子?

    黨校每次接受推薦學員開培訓班,都會認真的研究學員的背景。

    雖然這期縣處級青年干部進修班的學員,都是縣處級官員,而丁國志本人的職務是正廳,從行政級別上完全能壓住這些學員,但這個世界的道理永遠都不是表面上那樣。

    這些三十歲左右走上處級實職崗位的官員,背后無不都有著外人大不清楚的來頭。這些學員現在還不能成了氣候,但黨校這邊主要還是會顧忌這些人背后的“家長”。

    每期進修班都會成學員黨支部,每個人能進黨支部的學員,無不是黨校這邊嚴格分析其背景之后做出的選擇,而能進入黨支部的學員無疑又是每期進修班的明星學員。

    學員之間,主要關注的也是這些明星學員。

    以沈淮的級別及資歷當然可以進黨支部,不過東華市委推薦他時,這一期的學員黨支部名單已經敲定下來,才把沈淮漏過去了。

    這一漏不要緊,甚至會造成一些反效果的誤會。

    本來有足夠資格選進黨支隊的學員沒有入選,難道會讓人產生不必要的猜測跟聯想:是不是他帶病入學,是不是地方上有什么事情要他回避才送他進學校?

    丁國志解釋也沒有用,在開班兩三天前,東華市臨時推薦沈淮入學,在敏感人看來,這本身明里面存在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問題。

    而且東華同時推薦來的其他兩名學員,與沈淮也相處冷淡,遠遠坐在兩邊,沒有湊一起去,這似乎也明了一些問題。

    其實黨校這邊也很疑惑,還無法徹底的摸清楚背后底是怎么回事。

    東華市委委員、霞浦縣副書記、新浦鋼鐵集團董事長,無論哪一個頭銜拿出來,都要比這一期的其他學員分量重,但東華市委這么緊急將他推薦過來,是不是在他身上發現了什么問題?

    當然,即使帶病緊急送黨校進修,也有不同的法,既可以是調開來方便調查,也可能是一種保護。

    對這種學員,黨校歷來的方針是不咸不淡的疏離之,免得陷入不必要的漩渦里去;其他學員也未必沒有這個心思。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山东十一选五实战技巧 航天动力股票行情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股票分析群的盈利点 江苏快三在线计划网 东北制药股票股吧 湖北11选五 陕西快乐10分开奖app 股票走势趋势分析 安徽11选5走势图五百网 仿真炒股游戏单机版 青海省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心得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快乐12助手安装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