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讓四安鎮黨委書記沙建國陪同,沈淮帶著王衛成,直接坐車過南圩大橋,前往孫興同的老家。

    孫興同的老家很好認,就在馬路邊上,是一棟兩層貼白瓷磚、帶院子的小樓,頗為氣派。

    孫興同作為國家干部,在農村早就沒有了宅基地,這棟小樓是孫興同開紡織廠的弟弟孫興貴所建;孫興同的父母也跟小兒住在一起,孫興同要是回老家的話,就是回他弟弟家。

    眼見著前面就是孫興同弟弟家,王衛成在車里又接著拔打孫興同的手機,電話那頭“嘟嘟”的空響了好一陣子,王衛成也是無奈的苦笑,跟沈淮說道:“還是不接電話……”

    沈淮讓司機將車停在路口,王衛成也甚是疑惑:

    孫興同就在四安鎮,也知道他們到了四安鎮,但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接這邊的電話,避而不見,他們下車直接去敲門,合適嗎?

    王衛成往孫興同他弟弟家看去,院門緊閉,但院子里亮著燈,院子里養著兩只將有半人高的狼狗,看著院前有車子停下來,就撲到鐵門上沖這邊狂吠。

    沈淮下車來,挨著車門而站,在夜色點了一根煙,看著院內燈火通明,小樓底層是玻璃門,能看到有個中年婦女跟小孩子在堂屋里往外走,看不到孫興同跟秦丙奎,但院子里停著兩輛車,其中一輛老吉普,正是西社鄉配的公車。

    沈淮跟孫興同接觸不多,但知道秦丙奎是根硬骨頭,去年為了船廠能順利改制,沈淮不得以借船廠工人圍聚一事,將徐福林與秦丙奎一起牽涉進來——陶繼興當時對秦丙奎還是抱以同情,想他進縣總工會擔個副主席到退休,未曾想秦丙奎壓根不領情,寧可給開除公職,也不跟縣里退一下。

    沈淮早就知道秦丙奎是個定時炸彈,對今天秦丙奎跟孫興同站在一起來,去做沙建國的工作,他也不覺得奇怪——是定時炸彈,要么拆掉,不然總有一天會炸開來。

    王衛成與司機下車來,問道:“我過去喊門?”

    沈淮搖了搖頭,說道:“陪我抽根煙,他們要還不出來,就算了……”將煙跟火機丟車頭上,讓王衛成與司機小馬自取。

    “秦廠長怎么這么糊涂?”王衛成猶是不解,悶著聲音說道,“霞浦縣這一年來的快速發展,還能叫他認不清楚事實嗎?船廠誠然還是有一批職工下崗,但即使不能自主擇業的,縣里也給基本生活、醫療保障,沒有說就丟下不管,還要怎么樣?”

    “遇到這種認死理的,也沒有辦法……”沈淮攤攤手說道。

    對此,王衛成也是嘆氣,又擔憂的說道:“不過,要僅僅是徐福林在背后串掇孫興同,問題還不是很大;秦廠長涉及進來,問題可能要麻煩些啊?”

    沈淮點點頭,這些年來徐福林在縣里的地位,一直都比秦丙奎要高一截,但沒少干齷齪事,什么德姓,什么誠信,大家都看在眼底,他一旦不再擔任副縣長的職務,影響力就非常有限。

    秦丙奎就不同了。

    過去二三十年,地方上主要的國營廠,歷來都是黨政成員的主要輸出地之一。昭浦造船廠雖然在改制、給恒洋合并之前經營就陷入困境,但不能否認其在霞浦經濟發展歷史里的地位。這跟市鋼廠在東華的地位,是一致的。

    雖然秦丙奎倔強得叫沈淮恨得牙癢癢的,卻又不得不承認,他是跟徐福林完全不一樣的官員。就連現在王衛成都還對秦丙奎抱有同情心、深感惋惜,便可知秦丙奎的影響力,實際是徐福林所不能比的。

    現在秦丙奎在背后幫著孫興同搞串聯,那真就有可能給他們拉走一批票去。

    要不是今天趕巧來四安鎮,四安鎮黨委沙建國會主動跟縣里匯報秦丙奎、孫興同暗中跟他接觸的事情?

    院中的狼狗在叫吠,也許是孫興同不敢真把沈淮摞在外面,過了一會兒就見小樓里有人走到院門口,拉住鎖兩條狼狗的鏈子,問道:“外面誰啊?”

    “這邊是孫興貴家吧?”王衛成跟院子里的中年男子招呼道。

    “我就是,你們找誰?”孫興貴隔著鐵門問道。

    “我們是從縣里過來的,經過這邊,聽說西社鄉的孫書記在老家,就順路過來拜訪一下,”王衛成問道,“孫書記還在不在這邊?”

    “在的,在的,”孫興貴在院子里答應道,打開院門上頭的大燈,照亮院前的小路,一邊將狼狗鎖到旁邊的柱子上去,一邊吩咐在廊檐下張望的婆娘,說道,“你去后面院子喊興同大哥,縣里有人找他……”

    香煙在夜色明滅,沈淮看著孫興同與秦丙奎從后面穿過帶玻璃門的堂屋往這邊走過來。

    孫興同疾步走出鐵門,就熱情的打招呼:“沈縣長您怎么在四安啊?今天巧了咧,我難得回老家休息兩天,半路上遇到老秦廠長,拉他過來喝酒,沒想到沈縣長您也在四安……”

    王衛成心里輕嘆一聲,沒想到孫興同、秦丙奎竟然到這時候還幼稚的認為沙建國在見到沈淮之后,會繼續幫他們隱瞞串聯的事情。

    沈淮將煙蒂彈落,看著孫興同以及站在院子里的秦丙奎,直接點破道:“四安的沙建國,說你們在這里,我正好經過,就過來找你談一談。”

    孫興同擠出來的笑僵在臉上,仿佛叫一記重拳給打在胸口,叫他半天沒能喘過氣來,他當真是沒有想到沙建國已經將他們賣了一干二凈。

    孫興同到底還是知道什么叫組織紀律:

    他們在背后搞小動作,只要沒有直接的把柄給抓住,縣里也拿他們奈何不得,倘若沙建國直接向縣里反應他們搞串聯,問題就要比他們所想象的嚴重得多……

    不理會老臉青一陣白一陣的孫興同,沈淮看向站在院子里的秦丙奎,說道:“秦廠長,有一陣子沒見到你了,也聽說你對縣里的工作有些意見。我一直找你,想聽你當面跟我反應。趁著今天的機會,縣政斧工作上有所不足的地方,我想聽聽秦廠長你的批評……”

    “批評談不上,”秦丙奎從院子里走出來,神態倒比孫興同鎮定,說道,“沈縣長你都把我開除公職了,我也沒資格跟你提什么批評意見。”

    “秦廠長,你是一名的老黨員,我也是一名黨員,大家都是黨員,地位是平等的,我想聽聽你的批評意見,真的就很困難嗎?”沈淮問道。

    “我是工人階級先鋒隊的黨員,為工人階級守家業;你把工人階級的家當賣了干凈,我不覺得我們所在的是一個黨。再說,我們黨里,也沒有誰有包養情人、玩女人的臭毛病!”秦丙奎擲地有聲的說道。

    聽秦丙奎直接揭沈淮的傷疤,王衛成就暗感要糟糕,看向沈淮,見他的臉果真是氣得青筋直跳。

    孫興同沒想到秦丙奎臭脾氣上來,還真是什么話都敢說,也嚇得面容失色。

    沈淮當真是氣得一佛升天,揭傷疤倒也罷了,秦丙奎話里帶有威脅叫他心驚,把心里最后那點對秦丙奎的同情也丟棄掉,竭力保持語調平靜,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說道:

    “秦廠長,你指責我生活腐化,不管有無,我都應該虛心接受監督跟批評。黨的干部必須接到黨員的監督跟批評,也是黨最重要的明煮原則。我接下來要去參加一個商務活動,對方選的地點就是聲色之地。秦廠長方便的話,我想請秦廠長監督一下我的意志能不能經受住腐化的考驗……”

    王衛成也完全不知道沈淮要帶秦丙奎去哪里,但聽沈淮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些話,也知道沈淮接下來要處置秦丙奎,絕對不會再有一點手軟。

    “好,沈縣長能夠虛心接受批評、監督,我斷沒有退縮的道理。”秦丙奎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沈淮能把他吃了。

    孫興同欲言又止。

    沈淮盯著孫興同,說道:“人大選擇的工作,一直都是陶書記分管,輪不到我跟你談話。不過,我作為人大代表的一員,我了解到孫書記你對后天的選擇有自己的看法跟主張。如果,孫書記你堅持自己的主張,我作為人大代表的一員,支持孫書記你參加副縣長的競選。你能把戴泉選下去,也說明我們黨的明煮工作,又往前進了一步……”

    給孫興同丟下這些話,沈淮就拉開車門,坐進低頭,跟王衛成、司機小馬,說道:“走,送我跟秦廠長去王朝俱樂部談工作……”

    王衛成跟司機小馬都不知道沈淮帶秦丙奎去王朝俱樂部做什么,但看沈淮的臉繃得難看,也不多嘴問什么,掉轉車頭,就直接奔市里而去。

    十一二公里的夜路也用不了多少時間,車子在燈火輝煌的王朝俱樂部停下來。

    沈淮的專車雖然只是普通的桑塔那,懸掛的卻是霞浦縣二號車牌——王朝俱樂部大門內的門童對車牌是門清,看到有重量級的客人上門,立馬有兩人迎出來幫著開車門。

    沈淮走進大廳才回頭看向沉默跟塊石頭似的秦丙奎,說道:“秦廠長大概從來都沒有涉足這種風化場所吧?”

    “但凡有一點黨姓的,都不會走進來。”秦丙奎硬綁綁的說道。

    沈淮冷笑一下,看著媽咪模樣的一個美艷女人迎過來,直接問道:“瑩瑩小姐在不在?”

    “瑩瑩在包廂里陪客人,今天不方便……”

    “你喊她出來,我就想見一見她……”沈淮說道。

    媽咪打量沈淮他們兩眼,哪怕是底下區縣的大佬,也不是她們能得罪的,只得進包廂去喊人。

    片刻之后,左手過道的有個女孩子頭探出包廂,滴溜溜的眼睛在沈淮、王衛成等臉掃過,待看到秦丙奎,頓時間花容失色,轉頭就鉆進包廂里去……

    王衛成疑惑的看秦丙奎一眼,但見秦丙奎眼睛瞪得要爆出來,大喝一聲:“秦瑩,你怎么在這里?”將擋路的媽咪一把推了個狗吃屎,朝那邊包廂踹門就沖了進去抓人……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山东11选5走势图2 股票k线趋势图 江西11选5玩法规则 精选二四六天天资料 在线股票配资规模大融创配资靠谱 河南11选5开奖图案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急速赛车高清 浙江省11选5历史号码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组选 上证指数交易时间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现场 pk10稳赢公式 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11月森马服饰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