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中徐盛案攪得霞浦縣教育系統人心惶惶之際,沈淮趕到南園給熊斌餞別。

熊斌的調令已經正式下發到市委,過兩天就要去沂城上任,餞別宴是市委書記陳寶齊代表市委所設,請熊斌一家人吃飯。除了高天河、虞成震等在家的班子成員都帶著家屬參加外,已經到省政協任職的吳海峰也特意從徐城趕回來。

熊斌躋身常委班子,身兼常務副市長、唐閘區委書記兩職,滿當滿算也是就一年半的時間,在東華市權力金字塔的頂層,資歷是最淺的。

不過,東華市鋼鐵產業能在短短四五年內,形成八百萬噸的年產規模,成為國內排名進前五的鋼鐵強市,這里面有梅鋼的功勞,有省鋼、富士制鐵等內外資企業參與建設跟競爭的功勞,相當大的則是熊斌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在市鋼廠打下雄厚基礎的功勞。

故而在譚啟平調離東華之后,熊斌從普普通通的處級干部,越過諸多資歷比他更深的官員,直接進入常委班子,很多人詫異之余,又覺得理應如此。

熊斌擔任常務副市長兼唐閘區委書記期間,成績同樣卓越不凡。要不是熊斌的資歷實在是淺了一些,多半人不會懷疑高天河退二線之后,東華有什么官員誰能跟他爭市長的位子?

省里將吳海峰、熊斌調離東華,很多人都是詫異萬分的,然而有太多的迷霧叫地方上看不透。

即使是陳寶齊從趙秋華那里,也沒有太多明確的消息,助他看透迷霧背后的一切。

至少在表面上,曾經在東華能跟以陳寶齊為首的趙系分庭抗禮的梅鋼系,這次是受重創的。

除了吳海峰、熊斌的調離之外,更明顯的一個信號就是接替熊斌擔任唐閘區委書記、常務副市長的兩名人選,分別是徐城市委副秘書長孟建聲跟徐城市副市長、擔任過渚南工業園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的郭成澤……

這么一來,在外人看來,所有的邏輯就都講得通了。

省委書記田家庚近半年來頻繁動作,對梅鋼是敲打帶拉扯,無非就是要擠壓梅鋼系在東華的權力空間,為計經系干將調入挪出更多、更好的位子來。

這么一來,省國投參股新浦煉化,甚至年初淮煤集團與新浦合資建設煤炭交易市場,參與徐東鐵路東延線的投資建設,也都可以講得通了,都可以視為計經系對梅鋼的滲透……

大家也理所當然的認為沈淮對此會不滿,會憤怒。

虞成震瞇起眼睛,看著坐在鄰桌的沈淮,沈淮坐在座位上在接電話,看他嘴角的笑容似乎天生就有,整通電話接下來,嘴角彎起的弧度幾乎都沒有變過,故而也看不過這小子是真笑還是習慣性的假笑。

沈淮掛電話時,注意虞成震在打量自己,笑問身邊的高揚:“高秘書長,要不我們一起過去敬一下陳書記、高市長他們?”

看到沈淮都拿起酒杯站起身來,高揚不能響應,只是他的心情談不上愉快。

高揚的心情自然談不上愉快了。

熊斌、吳海峰要調離的風聲,最初從省里吹下來時,高揚是滿心期待的。

熊斌調離之后,唐閘區委書記跟常務副市長兩職,就不可能再由一人兼任,加上高天河將退,這意味著東華官場將空出三個至關重要的職務出來。

高揚不奢望市長、常務副市長的職務,心想著哪怕是水漲船高,市委秘書長跟唐閘區委書記兩個職務里,能叫他得一個,也不枉他一年多來在陳寶齊身邊鞍前馬后的賣命。

誰曾想省委書記田家庚一下子就調派計經系,也可以說是省委常委、徐城市委書記徐沛的兩員嫡系到東華來占坑,將他的美夢一下子打得粉碎,熊斌的調離,也真是叫他難生愉快之心。

陳寶齊心情也談不上愉快。

田家庚調離后,徐沛將成為計經系在淮海省的掌旗人物。

梅鋼系受到敲打,在市一級的權力架構給打散,但根基還在,而身為徐沛嫡系的郭成澤與孟建聲的調入,不會叫東華的官場變得更簡單,他陳寶齊依舊沒有只手遮天的可能。

此外,中海油、省國投參與新浦煉化的投資建設,淮海艦隊推進新浦基地的選址工作,更是叫胡林謀算許久的計劃徹底破產,陳寶齊能感覺到胡林對這邊多少有些埋怨跟不滿。

而吳海峰調離之后,省里最終決定由副書記虞成震兼任市人大主任,而非他陳寶齊兼任市人大主任,即使他知道、趙秋華也告訴他這很可能是田家庚使的離間計,他里的不快卻難以消除,甚至懷疑虞成震是不是跟沈淮或者跟省里誰暗中有聯系?

虞成震心里也談不上愉快。

他起初的目標是想接替高天河主持政府工作,省里安排他兼任市人大主任,他也就知道沒有擔任市長的可能,而將來直接頂替陳寶齊擔任市委書記的可能性同樣甚微,這叫他如何能愉快起來?

餞行宴到八點半就結束,大家陸續從南園賓館告辭離開,陳寶齊也額外語重心長的跟熊斌聊了幾句話,好像只要人走,之前的恩怨分歧都能減弱幾分,臨了又似作無意的跟沈淮說了一句:“聽說省委蘇秘書長的兒子蘇愷聞調到渚南工業園擔任黨工委副書記去了,沈淮你跟蘇愷聞應該走得比較近,聽說過這事?”

“……”沈淮倒是真不知道蘇愷聞調到渚南工業園區擔任黨工委副書記的事,乍聽陳寶齊跟他遞這個風聲,也是一愣,轉臉一笑,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機會我打電話找蘇愷聞問問。從東華走出去的官員,能有發展,也是陳書記您培養有功……”

陳寶齊瞅著沈淮的臉,見他臉的驚疑不像作假,心想沈淮也無需對這個消息掩飾什么,就不再多說,看著他的車開過來,就朝熊斌、吳海峰揮了揮手:“老吳、老熊,那我就回去了……”

沈淮與熊斌、吳海峰目送陳寶齊的專車離開,熊斌笑著小聲問沈淮:“你有沒有注意,高副秘書長沒有親自送陳書記回家啊……”

沈淮點點頭,表示注意到這情形。

高揚還是陳寶齊的副秘書長,以往夜里高揚都會跟司機先送陳寶齊回住處,然而才回家——眼前這情形,要么說明陳寶齊離開南園還有什么秘密活動不叫高揚參與,要么就是高揚已經不再像以往那么得陳寶齊信任。

而當初田家庚在省里提議由虞成震兼任市人大主任,也就是考慮到東華市未來權力格局的制衡,不能叫虞成震事事都唯陳寶齊馬首是瞻——就說明省委書記田家庚這步棋還是走得極妙。

只是蘇愷聞擔任渚南工業園黨工委副書記這事,聽了還是叫人頭痛,沈淮忍不住輕嘆:“蘇唯君還真是個有耐心的老狐貍啊,算計一流,防不勝防……”

蘇愷聞擔任徐城市渚南工業園黨工委副書記,只能說明省委秘書長蘇唯君在省常委班子內跟徐沛正式結盟。

田家庚走后,接替他的新省委書記人選還是一團迷霧,淮海省未來五年會形成怎樣的權力格局,現在還沒有定論,但在省委里,趙秋華聯手組織部長戴毅,徐沛聯手秘書長蘇唯君已成定局,折射到東華來,郭成澤與孟建聲到任后,很可能會拉攏周岐寶等譚啟平遺留在東華的“殘余勢力”。

譚啟平給逼走東華之后,蘇唯君跟宋系疏離,另投別家是應有之義。

田家庚走后,徐沛就是計經系在淮海的中流砥柱,蘇唯君主動向徐沛靠攏,沒有什么奇怪的,說不定此舉叫他在省委的排名還會有上升的可能。

更叫沈淮頭痛的,一旦郭成澤、孟建聲到東華來,收攏殘存下來的譚系官員,將向外界釋放他們跟梅鋼系隔閡進一步深化的強烈信號——也許這正是徐沛的意。

看著車過來,沈淮將外套上的煙灰拍掉,說道:“得,這一輪洗牌下來,我們就真的要夾著尾巴做一陣子人了……”

“斌到沂城,只怕是工作更難做吧?”吳海峰感慨道。

田家庚提名熊斌擔任省委候補委員,但熊斌在沂城最終能發展到哪一步,離不開省里的直接支持——趙秋華、徐沛這兩條線都走不通,就很難指望初來乍到的新省委書記能有魄力,直接讓熊斌主持沂城政府工作。

在官場沉浮的半輩子,熊斌不會連這個都看不開,笑道:“能多做工作自然是好,不能多做工作,就把手里頭的事情做做細,也沒有什么不好……”

“吳主任也難得有機會回東華,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再喝些酒去?”沈淮提議道,“趙東、楊海鵬那邊,我也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沒有機會單獨給老熊餞行,今天就多喝兩攤。”

吳海峰第一個點頭答應;離別情烈,熊斌也是不會拒絕。

白素梅要帶著七七先回去睡覺,熊黛玲聽到趙東、楊海鵬他們也會過來,就拉著她姐跟過去湊熱鬧。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