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縣從去年年中開始,隨著新浦鋼鐵以及大量基建工程的建設,經濟開始井噴式的崛起,只不過面貌改觀需要有一個過程,去年底的時候還沒有什么模樣,連梅浦公路也是到年后才建成通車。

今年初,從債務疑云到選舉風波,再到超量征地被捅到農業部、省里多次點名批評,即使霞浦縣的建設未曾有絲毫的停頓,經濟繼續強勢的崛起,但對于東華很多地方官員來說,霞浦縣已然成了敏感的雷區,在形勢未明朗之前,都不愿跟這邊有什么密切的接觸。

而在市里,新浦這一年多來的建設成就,自然也就凍結起來不作宣傳。

霞浦縣從新浦鋼廠開工建設算起,經濟上如此強勁的崛起勢態持續已有將近一年半的時間,不要說市委書記陳寶齊、市長高天河,都沒有去過新浦看一眼,兩輛中巴車上,大多的市委委員,也都只有從報表及市財政報告里知道霞浦縣經濟發展勢態極好,而沒有親自去過新浦。

車隊出市區,從環城東路拐上梅浦大道,看著氣派非凡的六車道寬敞瀝青大道,有些委員就忍不住回頭跟沈淮開玩笑:

“沈縣長,霞浦縣真是大手筆啊,我們縣要建這么一條跟市里相接的大道,不知道有多少敗家子的帽子飛過來……”

梅浦大道由京投集團負責融資投建,就目前來說,完全是全市最高標準的城市公路,遠非普通的縣級公路能比,單位里程投資是縣級崳浦公路的四五倍。

京投集團的建設融資,跟梅鋼有直接關系,然而大多數人不會管這些。

作為國有獨資的市屬企業,在全市基建資金那么緊張的情況下,京投集團拿出這么多的資金,以此時全市最高的標準建設一條縣級公路,必要性及對其他區縣是否公平,必然會惹來一些爭議。

沈淮笑著說道:“王書記,我頭上已經給扣了無數頂敗家子的帽子了,你想要,我白送幾頂給你,不可惜的……”

“別的帽子怎么送都沒有關系,就怕當中還夾著兩頂綠帽子,那王書記就會不高興了。”坐在旁邊的拿沈淮跟江屏縣委書記打趣。

江屏縣的縣委王書記聽著也不惱,嘻嘻哈哈的再去揭那人的傷疤,以為還擊。

大家地位相當,說話沒有什么顧忌,即使有些話里夾些冷槍暗箭,場面上也不會翻臉鬧什么不愉快就是叫夾在這一群大老爺們里面的戚靖瑤,秀眉微蹙,后悔坐這輛車,還偏不能露出不悅的神色,不然只會叫人說她連玩笑話都聽不得。

梅浦公路屬于市區的路段,還好一些,進入霞浦縣境,又起了變化。

四月省委巡視組重點調查霞浦、梅溪的超量征地問題,其中最嚴重的一項指控,就是霞浦縣對縣內新建的交通干道兩側建筑進行大規模的拆除,進行綠化植林的名義進行土地儲備。

動作最早、最大,也是執行最堅決的,就是霞浦公路沿線的林地儲備,一年多時間幾乎拆掉兩側五百米范圍內的所有建筑。

從報告上看這些數據沒有什么震撼力,但坐車進入霞浦縣境,沿線兩側皆是密植、幾乎望不見盡頭的新林,深秋時節,大量的銀杏葉呈金黃、三角楓葉呈金紅,夾于蔥郁的新林之間,叫諸多習慣陳舊市區容貌的諸多人,都下意識的站起來往車窗外看,懷疑這還是在東華市里或者說是中國的人口密集的平原地區。

“梁振寶書記說要在崳山縣發展旅游業,看霞浦縣這氣勢,你們不會要搶在崳山縣前頭吧?”有人回過頭來問沈淮。

胡林他們向農業部舉報霞浦以綠化造林名義囤積土地,倒是沒有冤枉這邊,沈淮的本意也確實是考慮到當前的政策不支持,才植樹造林的名義推動土地儲備工作。

為了清除一些不利的影響,新浦開發集團從年初也確實拿出大量的資金出來,沿梅浦公路等主要干道進行新林種植,僅半年時間就使霞浦縣的綠化面積提高了近一倍,就有眼前大家看到的情形。

沈淮倒不會將其中的竅門說破,很多事是干得說不得,只是笑著說道:“每個縣都有自己的旅游資源可挖掘的,但說到自然景觀資源,能跟崳山縣比的真是不多。霞浦會搞好自己的旅游經濟,但不至于跟崳山縣搶什么……”

霞浦縣西境還處于待開發狀態,梅浦公路兩側皆是入秋后葉色燦爛的新林,進入城南開發區段,才有一些規劃整飭的廠區出現,規模也談不上特別的大。

這兩年,經濟發展較好的新津縣,受益沿江經濟帶開發、徐東鐵路、徐東高速過境的江屏縣,縣屬經濟開發區,發展規模跟霞浦縣城南開發區都差不多,不要說梅溪新區,跟西陂閘港產業規劃區都遠不好比。

不過大家都有耐心,都知道霞浦縣這兩年來發展的重點不是城南開發區,而是沿新浦港鋪開臨港產業園跟臨港新城。

要想見真貌,就需要有些耐心,不過也沒有要大家等多久,車隊從城南開發區過去,過東屏大橋后,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遠林邊緣的業信商務區。

業信商務區與青年公寓一起,以業信大廈為首,近二十棟高層組成的建筑群,從這么一片荒蕪之地拔地而起,對諸多委員來說,震撼力還是極強的。

這么一片高層建筑群,放在大城市根本算不了什么,但也許車里的大多數人,從心態跟心理準備上,還沒有適應東華這幾年來的高速增長。

他們也許都沒有怎么去設想過,未來的東華會是什么模樣,但就跟東華主城區當前陳舊落后的市容市貌相比,臨港新城東片區已建成的建筑群,將未來東華城市的面貌,提前十年甚至二十年真實的展現在眾人面前,就足以撼動人心了。

高揚打電話過來,說陳寶齊、張家濠就想在前面停下來參觀,不急著直接進港區。

沈淮抬頭張望,前面的小車已經在業信大廈樓前的路口停了下來,他就等這邊中巴車停下來,一邊打電話通知顧金章率隊趕過來,一邊與陳兵等人下車往前走,跟陳寶齊、張家濠等人匯合。

“紙上得來終覺淺,”張家濠叉腰站在樓前的廣場,抬頭看業信大廈,說道,“省里多次提及霞浦的建設成就,也有報告說霞浦縣去年一年,財稅就翻了兩倍,但地方財稅達三四億的縣,我也去過不少,在城建的投資,真是沒有霞浦這么大的氣魄。”

商業開發不計,今年縣里合并財政及新浦開發集團,在市政基建上的投入就將超過二十億,這樣的區縣建設規模,嚇張家濠一跳,實在沒有什么好意外的。

沈淮說道:“拿別人的話說,我就是傻大膽,搞這么大的城建規模,縣里實際也是欠了一屁股債,這段時間,我們全縣都在認真反省中,真不敢自稱什么氣魄大了……”

“不,不,”郭成澤站在一旁,說道,“田書記、趙省長,多次提到要求地方官員要改變發展思路,但很多地方官員做得不夠,至少都不如霞浦縣的官員做得好。霞浦縣工作存在問題,市里要批評,但有成績,市里也要站出來進行肯定。量入為出,是我們總的財政原則,但地方上未來的財政要是能預測到有大的增長,這時候我們制定財政預算,考慮量入為出這條原則時,是以嚴格謹守過去的財政收入為參考依據,還是適當的考慮一下未來快速增長的財政容量,這就是我們地方官員要面臨的一個發展思路改變問題陳書記,你覺得我這么說,有沒有道理?”

沈淮與陳兵對望一眼,暗感郭成澤真不是省油的燈啊。

郭成澤今天慫恿張家濠一起到新浦來參觀,這會兒又不遺余力的肯定新浦這一年多來的發展成就,說到底就是抽陳寶齊、虞成震他們的臉。

霞浦經濟發展啟動以來,雖然也有種種問題存在,但成績不容否定。

只是由于之前的明爭暗斗以及天益集團背后的胡林覬覦新浦港的利益,陳寶齊、虞成震等人沒有可能主動的肯定新浦的建設成就,甚至在新浦鋼廠建成投入運營之后,都沒有親自過來看一眼。

只要新浦的建設成就最終不給遮掩,作為市委主要領導、對新浦發展漠不關心的陳寶齊、虞成震就會陷入被動。

郭成澤旗幟鮮明的肯定新浦的建設成就,估計接下來他接替高天河的市長寶座,主持市政府工作之后,還會大張旗鼓的在全市推廣新浦的發展經驗,但沈淮心里談不上愉快。

說起來,沈淮也傾向贊同郭成澤相對開放的財政理念,但郭成澤下車伊始就拿梅鋼當槍使,去捅陳寶齊他們,他實在是沒有辦法能高興起來。

左右一干市委委員,察言觀色的本事個個一流,自然不難從郭成澤的話里聽出咄咄逼人的火藥味,一時間都收斂神色,不敢亂往前湊。

剛才在中巴車熱熱鬧鬧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壓抑起來。

顧金章過來后,參觀路線就改從業信商務區開始。

沈淮懶得湊到郭成澤、陳寶齊身邊難受,就讓顧金章代表縣委出面主持參觀活動,這算是他尊重老同志、不居功自傲。

落在后面,陳兵壓著聲音跟沈淮說道:“徐沛怕是沒有耐心等到趙秋華年齡到限退二線……”

沈淮點點頭,知道陳兵的猜測極有可能。

郭成澤下車伊始就如此的咄咄逼人,甚至都等不及他坐上市長的寶座就對陳寶齊展開攻勢,如果說郭成澤不是那么沖動的一個人,那說到底就是徐沛的意志在背后起作用。

明年國務院換屆,王源當總理,計經系掌起國內改革發展的大旗,徐沛想提前接趙秋華的位子,主持省政府工作,確實很有操作的空間,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將淮海省這幾年的發展成績,跟趙秋華趙系官員切割開。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