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沈淮有意在清河投資建一座鋼材物流園,成文光頗有興趣的說道:“你詳細說說……”

沈淮知道成文光對地方產業發展上的敏感度,要比他二伯強一些,撓了撓腦袋,便跟成文光解釋他這次決定在清河投資建設鋼材物流園的初衷跟具體的運作模式:

“國內鋼鐵產業經歷了十多年的高成長期,未來的成長潛力依舊巨大,但就市場流通體系,在剛剛經歷雙軌制后的劇變,還遠遠談不上成熟,各地的鋼材市場建設也都有些混亂。就鋼鐵企業而言,未來怎么去經營、挖掘市場,大家的看法都還有些分歧。目前的主流,除了特定的大客戶,相對分散的鋼鐵市場都主張交給鋼材貿易商負責維護、建設,但這種模式對特大型的鋼鐵企業,就顯得不夠積極主動。我跟梅鋼的管理層討論了許久,此前也有一些經驗,梅鋼作為新生的鋼企,有必要積極的參與下游產業鏈的建設,就決定摸索著跟鋼貿企業合作。除了新浦、梅溪的鋼鐵物流貿易基地建設外,我們還打算再選擇兩三個地建設鋼鐵物流園。我們是希望以此為樞紐,以促進梅鋼的鋼材產品對區域市場能有更好的滲透。當然了,現在還是有一些不確定的因素,比如鋼鐵物流園建成后,盈利模式還比較模糊,目前看來主要是租金收入,不是特別的理想。不過就對建設物流園的地方而言,除了倉儲、物流、貿易等環節能得到加強之外,依托物流園還可以引進一些鋼鐵精加工企業,此外在餐飲、住宿、商業等領域也應該可以有配套的發展。此前一直都跟紀成熙說,彼此要加強地方上的合作,所以才決定拿這個項目出來到清河試一試水……”

成文光笑道:“也難怪譚石偉他們都對你有好感,你考慮問題的角度,是討人喜歡啊。這么看來,梅鋼不能接手輸煤碼頭的建設,倒是有些可惜了?”

沈淮一笑,說道:“冀河港輸煤碼頭跟鋼鐵物流基地以及配套的鋼材加工區、服務區,確實可以整合起來做一個更大的項目,對梅鋼、對清河市的地方發展,都有較大的好處。不過,最終由長青集團接手輸煤碼頭的后續建設,也沒有什么不好,彼此還是可以進行合作。畢竟長青集團建成碼頭,難道就不希望外圍能形成大的物流體系,以保證港口吞吐量?我覺得啊,物流園的建設,反而還能從長青集團拉到部分投資……”

成文光搖頭而笑,說道:“大家都能有你這樣的開放態度,很多事情都會簡單許多。”

“開放也是被逼出來的,”沈淮說道,“我拿別人沒有辦法,那就選擇合作,說得好聽一些就是識時務者為俊杰……”

成文光哈哈一笑,又說道:“石門是晉冀地區的交通樞紐,梅鋼既然能到清河投資建鋼材物流園,也完全可以到石門再建一個嘛……”

沈淮說道:“冀南地區,有幾家鋼鐵企業,但規模都較小,而晉省目前也就太鋼集團成氣候,市場空間較大。要能大規模進入晉冀鋼鐵市場,進而能往燕京、津海兩直轄市的鋼鐵市場滲透,梅鋼是愿意的,這也是我們決定在清河先建中等規模的物流園主要因素之一。不過我們的動作也不敢太大,晉冀京津四地的鋼鐵市場,目前主要是由燕京鋼鐵跟冀北的幾家鋼鐵企業所主導,雖然也不排斥外地鋼鐵產品進入,但要是梅鋼現在拿四五億甚至更多的資金,直接在石門這個晉冀樞紐、京津門戶之地建造北方最大規模的鋼鐵物流貿易園,怕是對成叔叔你不利……”

梅鋼進入清河投資鋼鐵物流園,影響都不會特別大的,有利梅鋼緩慢的往晉冀市場滲透,每年輸入三五十萬噸甚至一百萬噸的鋼鐵產品,對晉冀京津鋼鐵市場每年近兩千萬噸的需求,不會產生什么驚擾。

石門不僅是冀省的省會,更是晉冀京津四地的陸路物流樞紐,梅鋼若在石門投入巨資建造大型的鋼鐵物流貿易基地,引起冀省本地的大型鋼鐵企業反對是必然的,而燕京鋼鐵這個北方鋼企的龍頭老大,也極有可能會跳出來說三道四。

畢竟梅鋼這么搞,對燕京鋼鐵等企業來說,這完全是近身進逼戰術。

成文光的心思,也是想促成地方經濟發展,但在燕京鋼鐵以及冀省本地將承受更大競爭壓力的鋼企心里,則將是完全另一種想法;而且這些企業對政局的影響力不容忽視。

而對梅鋼來說,煉鋼業務未來兩三年內沒有大規模的擴張計劃,會根據現有的現金流,會再建設一些小規模的精品鋼生產線或者收購一些地方中小型的鋼企,以豐富產品線,增強對市場的滲透力,產能會逐步擴大到七八百萬噸規模的樣子。

在市場建設、技術消化等方面沒有進一步的成熟之前,沈淮還不會考慮啟動更大規模的新浦鋼廠二期建設。

就梅鋼目前的產能來說,也沒有必要對燕鋼以及冀省幾家鋼鐵企業做出氣勢洶洶的樹敵姿態,華東高增長的市場,已經能完全容納梅鋼當前的發展了。

成文光點點頭,知道沈淮的考慮是成熟的、全面的,不過他還是有不同的看法,說道:“你的考慮不錯,不過啊,競爭有競爭的好處。從人的惰性來說,厭憎競爭,因為競爭帶來壓力,但我們也要看到競爭同時帶來增長的動力。現在搞國企改制,根本性的原因不就是因為大多數國企競爭力不足嘛,要是國企能在開放的市場競爭站穩腳,就沒有必要改什么?市場是試金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就像現在東華市的情況,我看也未必就對梅鋼不利,對東華地方發展的好處就更不用說了……”

“要是成叔叔希望我過來當鯰魚,我自然是責無旁貸……”沈淮說道。

“不要說得這么可憐兮兮,”成文光哈哈一笑,側過頭,對一直參與他們談話,但很少說話的陳勇軍,吩咐道,“我覺得省里可以出面推動一個大型的鋼鐵物流及加工園區的招商項目,讓石門鋼鐵集團參與進來,然而對梅鋼、對燕鋼、對唐鋼、江寧鋼鐵等企業發招商函。省里不設什么有偏頗性的門檻,讓幾家公開競爭,要是燕鋼等其他企業都選擇放棄,最終建設權落到梅鋼的手里,他們也不能怨我將好處留給自家人……”

陳勇軍點點頭,說道:“成省長跟沈淮的說話,我都記著呢,我上午就抽時間整理出來……”

這時候成怡推門進來,催他們出去吃早飯,而外面的朝陽,將金色的陽光透過窗臺上擺放的花草葉叢灑進來,照得書房通透明亮。

陳勇軍起早就吃過東西,就不去餐廳陪同用餐。

他們剛到冀省,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成文光上午的活動安排,他也要聯系確認一遍,還要抽時間將剛才書房談話的幾處要點記下來,免得有遺忘。

陳勇軍將本子合起來,裝進口袋里,也暗感在石門籌建一座更大規模的鋼鐵物流園的主意甚妙。

成文光到冀省任職,不僅宋紀兩家,地方上也寄以希望的,肩負的,除了調整冀北地區的產業結構、還有振興冀南經濟,推動晉南線、冀河港建設等重任。

下車伊始,總是一團亂麻,在經濟及產業發展上,除了冀省自身固有的一些滯后弊端外,亞太金融危機對冀省的沖擊,沒有南方省市那么強,但多少也有些波及——工作要怎么展開才能有效迅速,要怎么才能冀省站穩腳,下聚攏人心,上加強紀宋及其他中央領導的信任,不僅成文光要思考,陳勇軍這些隨行赴任的下屬也需要思考,向成文光提供有分量的建議,才算合格,才算不辜負信任。

石門鋼鐵物流及精加工園區項目,規模不會太大,但注一注水,總投資大概能拉到十億左右。這對經濟發展一直滯后的石門市,是一個強的促進劑,但也許更主要的是對燕鋼及冀北幾家大型鋼鐵企業的刺激作用。

他們若不想梅鋼氣勢洶洶的進軍晉冀京津的鋼鐵市場,石門市是他們最后的阻擊主陣地,可能還會進入清河對梅鋼進行阻擊——這么一來,冀南地區的經濟發展,就陡然多了許多的活力。

雖然沈淮跟成文光的談話,沒有特別提及石門鋼鐵集團,但陳勇軍相信沈淮跟成文光都有關注石門鋼鐵。

石門鋼鐵集團規模不大,此時年產鐵三十五萬噸、產鋼四十萬噸,在石門市要算大企業,但放之國內鋼鐵產業,又是微不足道的小廠。

石門鋼鐵集團九四年就改制了,除了石門市政府占有一定的股份外,真正的大股東不是別家,恰恰是胡家控制的國資央企金石國際集團。

這時候好戲就來了,石門鋼鐵作為地方參股的鋼企,成文光點名由石門鋼鐵參與物流園的項目,算是保護地方利益,但是石門鋼鐵無論是資金實力還是現實的產能,既沒有必要,也沒有實力,將整個物流園的項目都承包下來。

這時候就要看石門鋼鐵背后大股東金石國際集團的反應了。

如果金石國際背后的胡家想親自阻擊梅鋼進入晉冀京津的鋼鐵市場,除了大規模的參與鋼鐵物流園的建設,同時為了匹配鋼鐵物流園的實際物流貿易規模,必然也要更大規模的擴大石門鋼鐵的產能。

想到這里,陳勇軍也能明確成文光為何對這個準女婿這么器重了,梅鋼不管掌握誰的手里,完全是一張強力牌,甚至都未必要將這張牌打出來,只要勢態足了,就能產生足夠的驚憂效果——就會有他們所需要的變化。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