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文斌一家遷到沂城也有大半年的時間了。

熊黛妮平時留在東華工作,只有周末才坐車回沂城,陪女兒七七;熊黛玲在學校,回沂城的時間就更少了,市常委大院以及市政府的工作人員,大多數人都知道常務副市長熊文斌有兩個女兒,但兩個女兒長什么樣子,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見過。

聽沈淮點破熊黛妮、熊黛玲兩人的身份,穿夾克衫的司機當即臉就垮在那里,叫沈淮揪住頭發,肩膀卡在車窗里不敢再動彈,怕稍有動作更激起對方的怒力,挨打都是白挨的。

劉正瑞臉色也有些難看,心里只叫晦氣,還以為遇到一對美艷姐妹花能勾搭,沒想到是兩朵帶刺的玫瑰,再仔細看站在一旁看好戲的熊黛妮、熊黛玲姊妹倆,臉形間真的跟熊文斌他愛人白素梅有幾分相似。

劉正瑞暗感晦氣,不知道怎么就色迷心竅了,看到兩漂亮姑娘,腦子就轉不靈活了。

雖然他老子劉汗青是市委第三把手,但大家都說熊文斌到沂城是來搶位子,岳秋雄跟他老子劉汗青都免不了會有危機感,特別是這種事他畢竟理虧,捅大了也只能是他挨板子。

只是劉正瑞活這么大,除了他老子,沒有叫別人再這么當面怒斥過,不過沈淮張揚勃發的氣勢跟一語點破他的身份,也叫他不敢輕舉妄動。

只是一股邪火憋心里泄不去,叫劉正瑞好生不快,陰沉著臉,坐在車里,即使克制著不輕舉妄動,不激化矛盾,但也無意示弱,叫別人看輕了他,眼神陰戾的打量沈淮:

熊文斌調到沂城來,除了保姆外,就沒有其他工作人員隨行調動,但不意味著熊文斌這樣的人物,幾十年的宦海生涯,真的就沒有一點自己的班底、沒有三五個可以信任、可以隨時差遣的嫡系親信。

劉正瑞看眼前這小子,年紀可能比自己還要小一些,語氣比自己還要狂妄,猜測他是熊文斌在東華時的舊部屬可能性不大……

劉正瑞又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這小子剛走出來的車,只是掛徐城市地方車牌的桑塔那,沒有什么出奇之外,但這年頭能開上轎車,都不能輕視,他心想這小子是省里哪家子弟,正積極追求熊家這兩個漂亮女兒也說不定。

劉正瑞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既然摸不透對方的深淺,便將水攪渾,咧開嘴笑道:“我就是跟熊副市長的兩個女兒開個玩笑。也不知道兄弟你是熊副市長派過來接人的,司機小馬也是躁脾氣,聽到你按喇叭,情急之下說話是有些不當,也請你見諒;不過也就這么個小事,兄弟上來就動手揪人的頭發,還把話說得這么難聽,是不是也有些過分了?”

沈淮沒有見過劉正瑞,不過剛才跟熊文斌通過電話,略知眼前這位“劉公子”在沂城是什么德性,看他長相文質彬彬,張口說話卻滿是江湖氣,心知他不甘心就這樣給自己喝退、丟這個臉,但他也實在懶在跟這種角色打交道,松開手放開司機,冷笑一說:“熊副市長明天會找你談話。我是不是過分了,你明天可以找熊副市長,好好討論討論。”

聽沈淮口氣還是這么狂妄,劉正瑞還算英俊的臉氣得扭曲變形,卻也更不敢輕舉妄動,但看站在一旁的熊黛妮、熊黛玲看過來的眼神都有鄙夷之色,知道再留下來,也是自取其辱,只得訕訕的催促司機開車離開這里。

***********************

熊黛玲鄙視的看著劉正瑞他們開車離去,說道:“現在有些權勢、有點錢的人,怎么都這種德性?”但她看到沈淮開車過來接他們,更好奇怪沈淮怎么會在沂城,訝異的問道:“咦,你怎么在沂城啊?你可真是稀客啊!”

“怎么了,我經過沂城,就不能偶爾跑到你家蹭一頓吃的?”沈淮笑問道。

“我是說你從東華過來,怎么不給我姐打個電話啊?我姐也是今天從東華回來,你要是打電話給她,也省得她擠大巴車回沂城了。”熊黛玲還以為沈淮從東華過來的,心想沈淮要是到沂城來,專程來找她爸談話,順道接她姐一起回沂城,才是正常。

“下午我在徐城開會,從徐城過來的,就算知道你姐要從東華回來,也不能再繞回去接她——倒沒想到你要從徐城回沂城,不然就打你的電話,讓你搭順風車了。”沈淮說道。

“我開始也沒有打算回來,聽我姐說她要回來,七七又生病,不然真能坐你的順風車了……”聽沈淮這么說,熊黛玲倒也不疑其他,說起她坐的大巴車在半道拋錨、多折騰了近一個小時的事情,也是直喊后悔事前不知道沈淮從徐城離開。

熊黛妮怕說太多露了餡,換了話題問沈淮:“這個劉正瑞到底是什么來頭?”她剛才看到劉正瑞的名片,知道他是沂城市政府后勤管理處的主任,想著他要只是市政府的中低層干部,開著公務車在外,行事應該不會這么乖張才是。

“我也不清楚,聽你爸說他是市委副書記劉汗青的大兒子,也不是什么有好德性的人。你爸在電話里沒有跟你說?”沈淮說道。

“我媽就怕多說一句話會浪費電話費,話匆匆沒說幾句就掛了電話,我都沒能跟我爸說上話,”熊黛妮說道,“我也說呢,要僅僅是市政府里面的一個科級干部,開著公務車在外面招惹是非,也太囂張了一些?”

“沈淮以前的德性,可不見得比這人好?”熊黛玲在旁邊嘴不饒人的說道。

“嗨、嗨,咱們關系熟歸熟,你再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啊!”沈淮板起臉說道。

熊黛妮、熊黛玲哈哈而笑,根本就不怕他板起臉來的樣子。

**********************

路上再沒有耽擱,沈淮開車接熊黛妮、熊黛玲回到家。

跟她爸說起車站給糾纏的事情,熊黛玲還是一肚氣怨氣,說道:“現在有些干部子弟也太像話了,搞得污煙瘴氣的。我們同學提起這些個官二代來,甭提多少鄙視了,壓根就好像是在說害蟲……”

沈淮笑嘻嘻的說道:“你再說,就要把自己饒進去了。你現在也算是標準的高干子女啊。”

熊文斌與沈淮笑著說:“事態都是發展變化的,東華啊,四五年前情況,比沂城情況還要不堪,現在就要比以前的情況好許多……”

“東華能變好,那也是有狗咬狗……”熊黛玲不會放過損沈淮的機會。

白素梅走過來湊巧聽黛玲在胡說八道,拿起手里的東西,就敲得她嗷嗷直叫:“胡說八道什么,沒有一點斗爭技巧,東華的情況能改觀?”

熊黛玲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跑上去看七七睡醒了沒有。

熊黛妮看著一切,心里略有憂慮,她知道妹妹當然不可能會對沈淮再有什么成見,而說這樣的話,或許是下意識的想引進沈淮的注意也說不定——那樣可真就是糟糕了。

沈淮不知道黛妮心里在想什么,他與熊文斌說道:“現在啊,有些官員是教子無方,不過他們要繼續這么一味縱容下來,也就得做好給子女拖下水的心理準備……”

“戴毅是資華實業的董事長,資華實業給卷進東江證券案,戴毅怎么說,都要承擔一些責任——戴樂生那邊有什么反應?”熊文斌問道。

“徐沛近期在省常委會上的幾項人事動議,戴樂生都無比的配合,老熊,你說他是什么反應?”沈淮笑道,“不過,東江證券案也要結案了,一旦結案,余味就沒了,以后局面會怎么樣,還難說得很。”

熊文斌點點頭:

徐沛將東江證券案抓在手里,一天不結案,趙秋華、戴樂生甚至背后的胡家,都要防備著徐沛會不會繼續從中挖出點什么妖蛾子來,也就造成趙秋華、戴樂生此時在省里處于被動挨打、事事都被迫配合徐沛、李谷的局面。

而一旦東江證券案結案,這件事有了對外公開的結論之后,該背的罪責都讓人背了,徐沛也就沒辦法繼續在這上面做文章,省里就會再度恢復平衡,甚至趙秋華、戴樂生都可能會有一些反彈的動作,局面就會進一步變得復雜。

不過說起來,省委組織部長戴樂生這些年在省里一直沒有辦法活躍,說到底也是給他這個寶貝兒子拖累的——要不是他兒子戴毅那么多的把柄給對手抓在手里,他也不至于當了八年多的省常委,都沒有辦法往前挪一步。

這會兒睡了一下午的七七,給她小姨黛玲折騰醒,聽著院子里的說話聲,穿好衣服就從屋里沖出來,尖叫著撲到她媽的懷里,惹得大家又是歡聲笑語一片。

吃晚飯時,外面的門鈴響了起來,白素梅走到后,打開可視對講機,回頭跟熊文斌說道:“是劉書記在外面?”

沈淮笑著說道:“說不定是興師問罪來了?”他與熊文斌站起來,看對講機的視頻,劉正瑞果然站在一個中年人的身后,探頭往院子里看。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