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曉天剛給人攙扶著下樓,在樓梯里就吐了出來。雖然有工作人員很快的過來清理,沈淮他們在二樓也是能隱隱約約的聞到一些刺鼻的腥臭味。

一直都談笑風生的沂城市委書記江華,這時候臉色也是禁不住有了變化,皺起眉頭,將站在樓梯口看羅曉天下樓的秘書喊過來,低頭吩咐了幾句,又跟鐘立岷檢討道:

“曉天同志平時工作都很認真的,喝酒的事,我會嚴厲批評他。”

鐘立岷說道:“批評就算了;下回讓他注意一下。陪同客人,要有熱情,但熱情也不是光喝酒。投堊資商過來談投堊資,更關心的是投堊資環境建設得好不好。這個投堊資環境,包括基礎及配套設施建設得好不好;包括地方上配套的招商引堊資政策到不到位,行政申批程序簡不簡化,又包括社會治安,包括能不能給投堊資商派遣的管理及技術人員,提高穩定安適的生活、工作條件;當然,熱情接待也是需要的;沂城市委市政堊府,要好好的,全面的學習一下,做工作不要狹隘了。”

鐘立岷說著不批評,只是這一番話叫江華聽了心里絕不輕松,甚至可以說鐘立岷只是在客人面前,給他們留了一些面子沒有厲聲呵斥而已。

高揚雖然熬住沒有出丑,但聽省委書記這番話,背脊也是冷汗直冒,轉念又想他是給沈淮拉到省委秘書長身邊而坐,沒有辦法脫身,只能苦苦熬撐,然而羅曉天坐在外圍卻沒能離開去廁所吐一下,那多半是有其他人貼身纏住他,要他在省委鐘書記面前出丑。

高揚也不想去看沂城到底是誰想把羅曉天往死里坑,他又不是第一天混官場,怎么可能不知道官場的兇險?像羅曉天這樣稍不謹慎就給坑得連骨頭渣都不剩的人,他半輩子也不知道見過多少,只是輪到自己遇上,才額外兔死狐悲。

但看胡林漠不關心的坐在那里,也沒有要替羅曉天說句話的意思,高揚心里更是不好受。

沈淮明知道坑在那里,還冷眼看著他跟羅曉天往里跳,絕對談不上地道,但高揚從來都沒有想過沈淮會對他們地道,而且事情總歸是胡林斗氣引起的。

要是胡林這時候能站起來說一兩句話,說羅曉天是在他的強勸之下、推辭不過才喝這么多的,整件事說不定就說說笑笑的過去了。

鐘立岷就算這時候以長輩的身份數落胡林幾句,還能叫他傷筋斷骨不成?

胡林不吭聲,那羅曉天留給省委鐘書記的惡劣印象就不可能扭轉,他們跟胡林不同,一旦給上級領堊導落下惡劣的印象不能逆轉,就意味著后半輩子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有機會往上提拔。

而且,鐘立岷雖然沒有嚴厲斥責,但明確要沂城市委重新學習招商引堊資的精神,這個叫江華臉色微變的批評,分量絕不算輕,羅曉天不要說以后難得提拔重用,高揚都懷疑他沂城市常堊委的位子有沒有可能保住。

********************

叫羅曉天這事一鬧騰,搞得大家也是興趣闌珊;蘇唯君看鐘立岷眼睛似有乏意,稍傾過身子,看向鐘立岷,征詢的問道:“鐘書記今天辛苦了一天,今天是不是該早些休息?”

鐘立岷雖然對蘇唯君不信任,但蘇唯君作為省委秘書長,鐘立岷為表示他在淮海不拉幫結派的立場,很多重要工作都是讓蘇唯君協助。

鐘立岷看了看枯瘦手腕上戴的老式腕表,說道:“今天與余女士談話,時間不長,但我所獲良多。今天我就不再繼續占用余女士你時間了,有機會我再當面跟你請教。”

余薇自然知道鐘立岷這么說只是客氣話,剛要客氣的回應兩句,就見鐘立岷的視線往沈淮那邊看過去,聽他朝沈淮開口說道:“沈淮,你跟文斌再留一下,淮電東送以及淮海灣經濟區發展規劃,我還有事情要問你們……”

余薇整晚上都在想著怎么才有可能叫省委書記鐘立岷能對她有好的印象,然后又叫羅曉天的事情打岔,差點把這事給忘了,眼下看來,鐘立岷在沂城的日程安排里,就有跟沈淮、熊文斌談話這一項。

雖然余薇還猜不到鐘立岷找沈淮、熊文斌會談什么事情,但看在座眾人的反應,也絕對知道鐘立岷找沈淮的這次談話,絕不簡單,她心里情不自禁的暗自感慨,幸虧剛才沒有給胡林的施壓打垮。

戚靖瑤也難掩愕然的看了胡林一眼,看得出胡林眼里同樣有著難抑的震驚。

雖然此前有猜測,但有猜測是一回事,猜測得到證實又是一回事。

沒有人會輕視沈淮的地位,即使鐘立岷在他的省委書記辦公室里,甚至在視察東華時單獨找沈淮談話,都不會引起太大的驚訝。

鐘立岷偏偏選擇在沂城視察期間,將沈淮喊到沂城來談話,又讓熊文斌參與談話,這背后所蘊藏的故事或者說是想象,那就太耐人尋味了。

鐘立岷約沈淮到沂城來見面談話、又讓熊文斌參與,到底是為什么事情?

戚靖瑤瞬間想到一個可能,但同時也給她的這個猜測嚇住:難道省委書記鐘立岷在趙秋華、徐沛之間的搞平衡從來都是偽裝出來的?

這么想,也絕對不是什么空穴來風。

田家庚在淮海時,將熊文斌、吳海峰從東華調離,打散梅鋼系在東華市一級的權力構架,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氣,心想總算有人叫這么蠻橫的家伙得了些教訓。

然而梅鋼系在東華的根基到底有多深厚,戚靖瑤她到東華工作多年,更有深刻體會;梅鋼這次聯合淮煤、省供電總公司、江東省電力集團,意圖推動淮電東送這么大規堊模的項目上馬,亦是明證。

更關鍵的,沈淮這人太會借勢,搞到現在,無論是趙秋華還是徐沛,在省里都沒有理由不大力支持淮電東送項目。

鐘立岷調任淮海省委書記,他空有省委書記的頭銜,到淮海后手下無可用之人。

省常堊委班子、省直機關以及地市都叫趙秋華、徐沛所代表的趙系、計經系所滲透把持,淮海地方上的中間派勢力是不少,但都看到鐘立岷即將到站,沒有什么大的前途,即使不會去隨意忤逆省委書記的權威,但也不可能一條道走到黑的跟著鐘立岷走。在這種情況下,鐘立岷也就不得不在趙秋華、徐沛之間搞平衡的關鍵原因,即使他想做什么事情,有什么決策,下面沒有人幫著推動,搞個三五次半途而廢,他即使作為省委書記,權威也會嚴重受損。

現在要是鐘立岷的什么決策,梅鋼系在下面幫著推動、執行,那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比如說,鐘立岷要是這次能將淮電東送項目完全抓到自己的名下,也能順著這根藤,手就能伸到淮西市、東華市、省電力、水利、交通、航運等體系的深處去,將他的權威豎立起來。

要是下面能梅鋼系這么強的執行力量支持,鐘立岷又怎么可能甘原意繼續在趙秋華、徐沛之間搞平衡?

而對梅鋼系而言,要是在省里有鐘立岷的支持,陳兵在東華能進常堊委,而熊文斌在沂城就可能直接提拔黨委副書記、市長,就能確保梅鋼在淮海灣經濟區的話語權能與趙系、計經系分庭抗禮,而不再僅僅是局限于東華一地;更進一步,宋文慧都有可能再回淮海。

想到這里,戚靖瑤也是駭然色變,胡林為余薇及寶和船業投堊資新浦港的事情,急沖沖的趕過來施壓,卻未曾想沈淮的視野早就遠遠超過新浦港,再想想剛才酒桌上的斗氣,心想叫別人看在眼底大概是越發的可氣吧?

既然熊文斌都有可能提拔為沂城市委副書記、市委,如果說這筆投堊資注定是沂城的,沈淮、熊文斌他們怎么可能會一心將投堊資從沂城撬走呢?

戚靖瑤往沈淮看去,沈淮正在點頭回應鐘立岷單獨留他與熊文斌談話的事情,似無意的看了她一眼。從沈淮從容淡靜似斂笑意的眼睛里,戚靖瑤才陡然間明白過來:所謂親自趕到沂城賠禮道歉、挽留余薇回新浦投堊資,從頭到尾不過都是沈淮設的騙局而已。

戚靖瑤莫名的一陣心虛,近乎慌亂的避開沈淮的眼神,但想到自己這幾天跳前跳后的表演在沈淮卻是一個小丑,她那張粉白的美臉也禁不住紅燙起來。

這時候,鐘立岷站起身來,客氣的要親自再送余薇等人下樓,大家自然也是忙不迭的跟著站起身來——也許是為鐘立岷單獨留沈淮、熊文斌二人說話,太叫大家感到突兀了,戚靖瑤都能注意到江華、岳秋雄、蘇唯君等人,起身之間都顯得有些惘然跟錯亂。

戚靖瑤心知蘇唯君等人一直都陪在鐘立岷的身邊,可以這時候都認為是鐘立岷純粹是心血來潮,才將胡林、沈淮他們喊過來談話,故而他們再老奸巨滑,這時候也更顯驚詫。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