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謝芷還是跟鴻奇趕到徐城,與她哥及葉選峰他們見面。

陳偉立也確認會調到東華擔任副市長,倘若等陳偉立到東華后,大家再趕過去給他慶祝,也要考慮沈淮會有什么想法,就索『性』趕在省委組織部調令還沒有出之前,大家就到徐城相聚一下。

陳偉立調到東華任職、淮能參與淮海融投、淮能與海豐、金鼎合資組建旅游及地產公司進行多元化發展,都是在此前之就確定好的事情,不會因為沈淮搞淮電東送、強勢壓制淮能而中斷。

不然的話,一是跟徐沛、郭成澤那邊沒辦法交待,二是這邊過度的惶然失措,也只能更顯得愚蠢而無能。

老爺子發話,要大家做好份內事,淮能集團后期依舊有機會參與到淮電東送項目里去,但到底能不能參與,怎么參與,能參與到什么程度,以及淮能集團未來的發展方向調整怎么與之契合,這個都是要看沈淮的臉『色』[競技]重生之冰上榮光。[] 官場之風流人生871

雖然鄭剛此前說過,葉選峰要跟沈淮坐下來談一次,但到底怎么談,便是葉選峰現在心里都沒有底。

今天的飯局,宋炳生跟譚啟平都是不會參加的;吃過晚飯、劉偉立、謝海誠等人不好熱鬧,手里頭的事情也多,就先回去。

劉建國、宋鴻義過慣花天酒地的夜生活,不到凌晨也睡不著覺,就拉著難得到徐城的宋鴻奇、謝芷去俱樂部玩,又硬把葉選峰、蘇愷聞、譚晶晶他們一起拉上。

到俱樂部的包廂里,除了唱歌、聊天外,也是不停的喝酒,時間也是匆匆而過,不知不覺的就是深夜;旋轉燈帶『射』出五彩的燈光,宋鴻義在徐城新找的一個舞蹈演員,穿著『露』半截雪白大腿的短裙,站在屏幕前的小舞臺上賣弄歌喉。

這女人臉蛋漂亮是漂亮,身段也好,穿著短裙,亭亭玉立,小腿纖細、大腿雪白,胸部豐挺,叫人能知道宋鴻義挑女人的本事一流,但這女人時時處處掩飾不住的賣弄之意,流『露』出來的小家子氣太重,叫人心頭不喜。

看譚晶晶的意態闌珊,謝芷心想她大概對鴻義的這個女人也是疏淡,再想鴻義對這女人多半也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卻把這個女人拉到這種場合來,心里琢磨著,該不該讓鴻奇說說鴻義。

謝芷這次本來不打算跟鴻奇回徐城,回徐城就想知道葉選峰到底決定什么時候跟沈淮見面,確定淮能集團未來新的調整方向;雖然知道這件事讓人極其難堪,但這件事沒有進展,什么事都拖在那里。

謝芷負責參與崳山旅游資源開發的業務,但整件事沒有結論,往后變數太多太大,人心都懸在那里,還談什么工作推動?

然而到包廂里坐下來,葉選峰雖然一直都在跟鴻奇以及他哥坐在角落里談事情,但偏偏就繞過跟沈淮見面這個話題不提。誰都知道提這個話題會很掃興,但總不能一直繞過去不提吧?

謝芷也猜測葉選峰拖延著,可能是期待有沒有什么變數,有沒有什么轉機。她當然不會主動說破這事,但心態憊懶,看時間已是深夜,就想催鴻奇早些回賓館休息去,不愿意在這邊死耗下去,卻什么結論都沒有,甚至都后悔這次到徐城來。

雖然次日是周末,譚晶晶也覺困乏,不想拖太晚回去;蘇愷聞是渚南工業園管委會副主任,沒有休息天不休息天的概念,想著明天早上還有一個會議,就站起來跟這邊告辭。

蘇愷聞、譚晶晶提出要走,謝芷也松了一口氣,就拉著鴻奇一起走。

還沒有等他們走出包廂門,蘇愷聞似乎感覺到手機震動,從公文包里掏出手機,面對譚晶晶眼睛的疑問,說道:“我爸的電話,”他同時又自問自語的說道,“我爸他跟鐘書記在沂城呢,這時候打電話過來做什么?”

謝芷這時候也停下腳步。

因為沈淮那邊的怠慢,寶和船業余薇一行人放棄對新浦的投資視察轉道去沂城這事,由于陳寶齊那邊刻意的傳播,謝芷也知道沈淮這兩天應該在市委的施壓下,親自趕到沂城去請余薇回霞浦談港口投資的事情。

蘇唯君陪同省委書記鐘立岷在沂城視察,沈淮又在沂城,蘇唯君這么晚打電話給蘇愷聞,不要說謝芷了,宋鴻奇他們都有些好奇,不知道沂城又發生了什么事情;宋鴻義也跑到臺前,要他新交的女人將音量關掉,不要妨礙蘇愷聞接他老子的電話。

現在為了拉攏這邊的關系,蘇愷聞有什么事也不會瞞著這邊,聽他父親在電話說了幾句,就捂住通話孔,告訴這邊:“鐘書記跟沈淮他們是住同一家賓館,胡林下午也趕到沂城;鐘書記晚上,把他們喊過去談話……”

“哦,我還以為什么事情呢。”宋鴻義心里對沈淮始終帶有不忿,見大家神經緊張兮兮的等蘇唯君通風報信,等來的卻是鐘立岷晚上將沈淮、胡林喊過去談話的事情,他自己都覺得這邊對沈淮有些緊張過頭了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謝芷不知道胡林為什么會趕去沂城,或許是找戚靖瑤,要胡林、沈淮都在沂城,省委書記鐘立岷知道了話,找他們過去談談話也都很正常,畢竟淮電東送正處于前期籌備階段,省委書記關心些也很正常。[] 官場之風流人生871

謝芷也是覺得有些困乏了,但見葉選峰眉頭緊皺,她心里才是一驚,意識到真要是普通消息,蘇唯君有必要給蘇愷聞打這通電話?

但見著繼續跟他父親通話的蘇愷聞臉『色』也是漸變,謝芷才意識到問題要比想象中嚴重得多,當下是摒住呼吸,等蘇愷聞跟他父親講完電話。

蘇愷聞掛了電話,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又吐出去,才將這個驚駭的最新消息告訴大家:“鐘書記要推薦熊文斌擔任徐城常務副市長。”

“什么,怎么可能!”乍聽這個消息,劉建國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

謝芷看了宋鴻奇一眼,雖然這消息叫人震驚,但消息是從省委秘書長那邊傳過來的,自然不會是假;而且蘇唯君打電話過來,應該是他們這邊有一個心理準備。

只是要有怎樣的心理,才能消化這個消息?

謝芷扶著門框,看著包廂里眾人消化這個消息的神『色』,也都知道這個消息在大家的心湖砸出怎樣的波瀾;她一時間都要忘了走回來,將包廂的門關上。

鐘立岷意圖借助梅鋼系在實業層面運作、實施大型資本、工業及基礎建設項目的能力,并借梅鋼系因此而凝聚起來的人及事權,樹立他作為省委書記的權威,從而達到使地方派勢力俯首聽命、在省里壓制趙秋華、徐沛的目的;而沈淮及梅鋼系則可以借助鐘立岷來自省委最頂層的支持,將勢力往徐城、淮西乃至整個淮海省全面滲透,雙方以此達到互利雙贏。

謝芷聽到這個消息,腦子里閃過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看鴻奇、葉選峰以及她哥的臉『色』,相信他們腦子里想到的也應該是這個可能。

她知道葉選峰拖延著不跟沈淮見面,就是巴望著能什么轉機,要是說葉選峰等來的轉機是這個,那也太叫人心苦澀了吧?

“鐘書記想用熊文斌擔任徐城常務副市長,徐書記那邊只怕沒那么容易通過吧?”謝成江不那么確定的看向葉選峰后,又看向蘇愷聞,徐沛那邊有什么動向,蘇愷聞他老子蘇唯君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

宋鴻義剛開始也是給這個消息打蒙,聽謝成江這么說,似乎頓時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說道:“徐書記肯定不會同意這事;再說了,趙秋華那邊也不可能袖手旁觀啊。真要再叫沈淮小人得志了,趙秋華那邊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宋鴻義這么說,與其說是想讓別人放寬心,還不如說他想讓自己心里好受一些——謝芷見鴻義如此,心想,一個他從來都看不起的人、卻叫他生出今生都不可能超越的挫折感,這大概是叫他最不好受的吧?

“田家庚在離開淮海的時候,曾跟鐘立岷推薦過熊文斌。”蘇愷聞說道,將宋鴻義心里最后一根稻草打碎掉。

聽蘇愷聞這么說,謝成江、宋鴻軍也都默然,都往葉選峰看去;葉選峰摘下黑『色』玳瑁框的眼鏡,從桌上抽出一張餐巾紙擦了擦,說道:“我這兩天就去東華走一趟;鴻奇,你到時候也到東華跟我見面吧……”

宋鴻奇沉默的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看著包廂里沉默的氣氛,謝芷也感覺這空氣似乎少了許多氧氣,叫人透不過氣來。

沈淮決意要淮能從淮電東送項目踢出局時,他們不是沒有想過讓賀部長出面阻撓這事,但賀部長給他們的回應,是讓他們做好“份內事”,當時就懷疑淮電東送項目的背后有田家庚的意志在,現在不過是進一步的得到證實而已。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