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通內港和南灣的新馬路,每當華燈初上,是燈火輝煌,五花八門的霓虹燈,爭妍斗艷閃耀著,尤其是中央酒店門前,車水馬龍,人頭鉆擁,樓下是敞大的番攤賭場,賭客云集,熱鬧非凡,哄隆隆的笑聲,嗟吁的感嘆聲,與彌漫的煙霧充斥在每一個角落。

衣衫襤褸的漢子,黑綢衫褲的哥兒們……一堆一堆,一團一團,數十雙眼睛,一百,一千雙眼睛,都聚精會神波視著莊家揭攤……這將會決定了他們的命運,勝利或失敗……。

“四,四,得個四,剩二,二攤……”

一陣哄隆歡呼聲過去,看檔的伙計用棍子撥著籌碼銀鈔,贏的都笑了,希望繼續贏下去,輸的都喪氣頹唐,眼光是夠的,運氣太差,抹著汗點,再來翻本,抑或離開這里。二樓全是回廊欄桿,那高達不及十尺的樓階,劃出身分不同的賭客,高貴的紳士闊客,衣飾輝煌的太太,摩登的青年男女,擁摟著咸水妹的國際朋友。在……都一字排開倚靠在欄桿上,俯首下望,關心他們的賭注,賭場的伙計們以繩子吊著小籮筐,一上一下,替他們服務,運送籌碼錢鈔……。

左面是劃開一個小廳,是三十六門“骰寶”賭局,假如番攤輸了,可以到這一方來碰碰運氣。

“好!揭了,么五六,梅花點斧頭,十二點,大呀!”莊家揭碗開寶。

又是一陣哄堂笑聲,就在這種喧囂歡騰的笑聲里多少人歡樂,多少人懊喪,多少人毀滅。

今夜,仇奕森擠在人叢里,穿著一套黑色小晚服,頭發梳得烏亮,銜著一根象牙煙嘴,煙絲裊裊,手里一翻一翻玩弄著一雙白手套,儼如一個高貴紳士一樣。

十年前,他曾做過這里的主人,如今又回到這個地方,一切都并不感到陌生,雖然有許多改變,裝飾比以前更為富麗堂皇,賭客的臉孔全是陌生,然而一切老套依然存在。

仇奕森有一絲感嘆。輪回九轉的場所里,一批墮落,又一批補上,一批毀滅,又一批添進……如今,又換上一批新的,這不知道已經是幾個輪回,殺人不見血的場所。

仇奕森痛恨這個場所,同時也痛恨自己的過去,反背著兩手,靜觀賞那三十六門賭桌旁的每一個賭客的臉部表情,不時自象牙煙嘴里吐出裊裊煙絲。

一個煙容滿臉的黑瘦漢子趨近了他的身走,嘻皮笑臉,露出滿口黑黧煙牙,說:“先生,這次準開紅頭四六,大哩,不妨丟幾個錢玩玩,保險贏得!”

仇奕森斜眼打量來人一下,他知道這人是賭場老鼠。仇奕森便吃吃一笑,故意附到賭場老鼠的耳畔,狡猾地說:“我看這次是老寶,么五六,斧頭呢,信不信由你!”

賭臺上客人們的注子都下妥了,搖骰寶的女郎兩手在毛巾上擦了一把,大聲叫開。

“好,開了,么五六,斧頭……”

又是哄隆一陣笑聲,那賭場老鼠怔怔地上下打量了仇奕森一番,知道是老行家,忙伸伸舌頭,悄悄地走的老遠老遠。

仇奕森嘆了口氣,他向每一個賭興方濃的男女,或已頹敗的賭客都表示同情,在他想像中,這一批人又將在一個短時間內毀滅,犧牲。

倏然,一個臉色灰白的青年,自人叢中擠了出來,臉上的汗珠如雨掛下,襯衫已經濕透,正摸著衣袋里剩余的鈔票,急速地去籌柜購換籌碼。

“老仇,還認得我嗎?”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紳士在仇奕森肩頭上重重一拍。

“哦,我道是誰,原來是你。”他冷冷地回答,兩眼仍注視著那失意慘敗的青年。

“老仇,十多年沒見了,我們找個地方談談好嗎?”

“不,謝謝你,沒什么可談的!”仇奕森回答得很冷淡,只顧注視著那趕著去換購籌碼的青年,他揩抹著汗珠,又從人叢中擠回賭臺去。

“老仇,真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中年紳士很嚴肅而帶著懇求的語氣。

仇奕森可不耐煩了,回過身來扳著臉孔說:“李玉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知道你高升了,做了探長,但是別忘記了你只是替外國人做走狗的洋奴,我仇奕森這次回來,仍是奉公守法的公民,沒有什么事情值得你探長費神的,我們河井水不相犯,還是少來往好!”

李探長被仇奕森一頓搶白,弄得張皇瞪目,說不出話來,十多年前,李玉亭仍是仇奕森忠實干部,干過不少犯案,后來仇奕森失手入獄,他也就改邪歸正,在警署混了個探目,由黑道出身的行家,干起公事來當然易于著手,同時得到章寡婦的幫助,所以也就一帆風順,幾年工夫混下來,就混了個探長。

仇奕森一生干著違法的事情,對警探是痛心疾首的,況且又明知道他是來替章寡婦打交道的,所以更加憎恨,故意橫加凌辱。

“雙三六,灣九長牌開大呀……”莊家叫開,又是一陣哄隆笑聲,那青年再次從人叢中擠出來,臉色慘白鐵青,已是完全絕望的神氣,很顯明地,他的最后孤注一擲也輸去了,而且這個打擊于他非常的大,垂頭喪氣,像行尸般,慢慢行出回廊,向天階樓梯上去。

“仇老弟,我們是老弟兄,何必說出這種不動聽的話,我確實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談,而且是受人委托……”李探長含垢忍辱,現在十二分誠懇的樣子,繼續繞纏。

仇奕森沒理會他的話,跟著青年的背影跨出了落地長窗,那青年已上了一重樓梯,仇奕森忙跟了上去。

“老仇,我要說的是關于你和章寡婦……不,章曼莉的事情!”李探長也跟了出來,邊走邊說。

“哼!值得來麻煩你李探長么?”

“她想拜托我來和你談……”

“曼莉和我有的是交情,什么事情她可以直接和我談,何必教探長這樣費神!”

青年又上了一重樓梯,仇奕森一直跟在后面,李探長自然也牢盯著。

“老仇,曼莉的意思,只有你不再追究她和雷標的事情,她愿意將現有的財產分回一半給你……”

仇奕森赫赫一陣冷笑。“玉亭,我和曼莉的事情,你還是少管為妙!我雖然坐了十多年牢,但始終沒有離過婚,現在還算得是她的丈夫啊!關于她姘雷標的事情,過不過問在我,況且現在雷標已經死了,不過,大探長,我得請問你,章曼莉的財產是打那兒來的?可不是全是我姓仇的么?假如我高興,別說一半,全部送給她也沒有關系,假如我不高興,馬上請她滾開!”他大吼一聲,又匆匆追在青年后面,又上了一層樓。

“仇老弟,我來排解這樁事情仍是好意,看在大家都是老伙伴,別忘記了‘冤仇宜解不宜結’,免至大家弄至兩敗俱傷。”

仇奕森又是一聲冷笑。“大探長,我請問你,假如閣下的太太偷人養漢時,大探長將會怎樣處置?”

李探長頓時臉孔漲得通紅,啞口無言,仇奕森伸手按在他的肩頭上重重拍了兩拍。

“李探長,我和你才是無冤無仇,章寡婦的事情,最好還是請你少過問為妙,不過你假如樂意站到章寡婦一面找冤家,那就請便,姓仇的絕不會含糊!”

這時,青年已行出七樓的露臺,靜伏在欄桿上,月色明媚,一切都在灰黯里,環望夜都市,盡是大廈黑影,窗內透出燈光,砌成方格圖案,風聲里輕夾著舞廳傳出來陣陣悠揚樂曲,隱約地還可以聽見青年悲聲哭泣。

仇奕森也伏身欄桿,距離青年約丈余,聚精會神偷窺青年的每一個動作,一個飽歷賭場經驗的人,自然洞悉意志薄弱的賭客心情。李探長倒還是毫不見機,仍拖著仇奕森為章寡婦打交道。

“仇老弟,當時的情形,我是不大清楚,不過據一般人所說,出賣你的人是雷標,而不是張曼莉,當然她姘上雷標也是她的錯,不過一個女流之輩能做出什么呢?……”

“你和張曼莉倒像很有交情!”

“不過,仇老弟,你亦應自承錯誤,俗語說‘猛虎不過崗’,當時你雖然在賭城很混得開,幾個洋鬼子及黑社會的朋友都給你吃住了,但離開賭城,深入華界,出了毛病,又有誰能擔當得起呢?這也只怪你自己太露鋒芒,去了一趟,撈了一大筆,就應該歇手,‘得意不宜再往’,這是江湖人應有的戒條,但是你接二連三地出入,出毛病是預料的事……”

“但是,當時淪陷區的偽政府組織,天大的事情只要花錢就可以解決,統制了我的錢財,斷絕了我的接濟的主持人是誰?”仇奕森撩起舊恨狠聲發問。“哼,幸而天不絕我,由死刑的官司上訴改判為無期徒刑,等到抗戰勝利時又減赦為十五年有期徒刑……,但是沒到十五年,我居然活著回來了,這是蒼天有眼,從不讓人冤沉海底,我姓仇的得天庇佑,自然得把冤仇了結,青紅皂白,是非真假,只要天理未泯,自有水落石出之日,章寡婦的好歹,用不著你探長多費唇舌,我姓仇的自有分寸!”

“仇老弟,別那末意氣用事,請看在多年老朋友的面上……”李探長仍吞聲下氣說下去。

“李探長……”仇奕森正預備攔阻他多說。突然那青年人已站起來爬到欄桿上,還高舉雙手,向天而呼。“父親呀,恕孩兒不孝了……”就預備縱身跳樓自盡。

“用不著你費神!”仇奕森向探長大吼一聲,飛竄了過去。

幸而時間還來得及,他一把將青年抓了下來,因為用勁過猛,使青年踉蹌摔倒在地,青年的意志早已昏迷,懵懵懂懂地抬起頭來,看見一個神色嚴肅的紳士站在跟前,羞愧萬狀,禁不住竟嚎啕痛哭起來。

這時,李探長已經趕了過來,馬上官腔脫口而出:“哼!好好的,為什么要自殺?賭不起,別賭哇……”

仇奕森把李探長推開,阻止他說話,沉聲向青年發問:“輸了多少?”

青年沒回答,搖著頭,繼續痛哭。

“輸了多少?”仇奕森又問。

“光了……”顫抖的聲音自喉管里輕發出來。

仇奕森赫然一笑,將青年自地上攙起。“來!我替你翻本去!”他摸出銀色煙匣,取了一支煙卷塞在嘴里,又遞了一支給青年說:“抽一根香煙可以定定神!”

青年的神智未清,舉動已經完全接受了仇奕森的操縱,徐徐舉起瑟索的手,接過煙卷,仇奕森燃著打火機替他點上,毫不理會李探長,挽著青年,就由原來的道路慢慢下樓而去。

李探長這次可沒跟下來了,站在門旁向仇奕森高聲說:“仇老弟,不陪你了,假如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當盡力效勞,隨時來找我好了,可別忘記‘冤仇宜解不宜結’這句話……”

“謝謝你的好意,李大探長!”仇奕森頭也沒回,冷冷回答,和青年繼續下著樓梯。

這時候,賭場盛旺得擁擠,未跨入大廳,就聽得一陣哄隆隆,混亂嘈雜的人聲,仇奕森掏出兩張五百元的紙幣遞給青年說。

“去購換籌碼吧!”

青年如獲一線生機,抖索地接過紙幣,很快奔向購碼柜臺,這時候才回復知覺摸出手帕來擦去額上汗跡。

仇奕森斜咬著煙嘴,只是微微發笑,等青年換好籌碼回來時,就挽著他的手,擠向人叢,在三十六門賭桌旁坐下。

搖骰子女郎正雙手棒著骰盒,“咕碌,咕碌,咕碌”。仇奕森皺起眉宇,全副精神貫注到那個骰盒上,以前開過的是什么寶?原來的骰面是什么點數,女郎的手是如何搖法,力量是多少輕重?骰子的跳動聲響是如何……猛吸著香煙,目光炯炯,凝神研究,賭客們開始紛紛下注,良久,仇奕森才附耳向青年說:

“下五百元到人牌上面吧!”青年帶著懷疑的神色,向這奇異神秘的紳士呆看了一眼,才戰戰兢兢依照著仇奕森的命令下注。由他那不安的神色里,可以知道他的心跳蕩得非常厲害。

“買齊啦,揭寶!”看檔的向客人宣布,一千幾百只眼睛都開始集中在骰盒上。

“雙四六,十四點,人牌,紅頭十,大呀!”

一陣哄堂笑聲,青年由椅子上躍了起來,“人牌”押中了,這是一賠四的賭注,他再次移著驚詫的眼光向那神秘的紳士注視時,仇奕森只是微微作笑。

押錯注的客人們垂頭喪氣,于是說:“沒關系,有賭未為輸。”這是賭客們自我安慰的成語,擦乾汗點,再來翻本,相信總有一次是贏的。

第二次又開始,仇奕森銳利的兩眼又凝神注視在女郎的骰盒上。這個飽有經驗的賭徒,任憑女郎的手法是如何蕩動,也逃不了他的眼光。這一次,仇奕森暗示青年押五百元到“和牌”上面,又擲了一千元下小,青年像已對仇奕森起了信心,動作非常敏捷,但全身仍在抖索。

“先生,您的眼光真準,這次準開么三四呢!……”一個衣衫不整的賭場老鼠,擠到仇奕森身旁坐下,諂媚地說。

仇奕森冷然一笑回答:“我說是開么三五。”

“揭啦!么三五,九點,和牌,雜八,紅頭六,小呀!”女郎叫開,青年興奮得在桌上重重一捶,仇奕森又勝了,賭場老鼠不禁怔怔發呆。

“先生,您真行!我還得拜你做老師呢!”賭場老鼠聒不知恥,繼續諂媚。

仇奕森沒再理會他的搭訕,搖寶又開始,這一次女郎的手法有點狡獪,骰盒略微傾斜,骰子跳動的聲響是戰戰的,與原來的方式略有改變。仇奕森猶豫了半響,賭客們的賭注已經下齊了。他說:

“這次沒多大把握,下五百元大吧!”

“對呀,賭錢就是要賭得穩,穩扎穩打,保險贏得!”賭場老鼠揚起了大拇指恭維說。

“揭啦!雙五六,梅花,斧頭,十六點,大呀!”

“又贏了……”青年直樂得眉開眼笑擦著汗點,對這位紳士,真折服得五體投地,他真是一個神,而且比神更為靈驗。

“你叫什么名字?”仇奕森突然滿不在意地問。

“朱……朱士英……”青年早已失去慘喪頹唐的情緒,興奮的使他忘形一切,只顧數點著贏來的籌碼,仇奕森的突然發問,使他警覺自己失去交際上的禮貌。

“先生,你貴姓啊?我還沒有請教呢!”他問。

“噢。”仇奕森撅嘴一笑。“別問這些,莊家又在叫買了,這次可能出‘老寶’押梅花吧!”

“嚇,先生,您真行!這一寶誰都是押天牌的,只有您的眼光獨到。”

一連好幾寶下來,仇奕森從沒有失過風,朱士英的面前已堆滿了大堆花花綠綠的籌碼,漸漸地眼睛靈俐的賭客們都集中向仇奕森注意,他們不再冒昧下注,靜待著朱士英的注押下后才跟著押注,這一來,莊家吃進的錢寥寥無幾,完全在吃賠賬,執事搖骰寶的女郎急得滿額大汗,另換了一個女郎上來……仍是逃不了仇奕森狡獪老練的眼光……。

這時,從賬房內出來了兩個高大的打手,一個橫抱著胳膊站到仇奕森背后,另一個卻伸手在賭場老鼠的肩頭上重重一拍,偏頭示意請他避開,賭場老鼠對幾個打手的臉孔是熟悉的,知道情形不對慌忙遁去,打手便占據了這個坐位,擠在仇奕森身旁坐下。

“朋友,既然是行家,有什么過不去的?”打手附身貼近仇奕森輕聲發問。自然,他是顧忌著恐防賭客們聽見。

仇奕森知道是賭場派出來的打手來攀交情,頓時臉色一沉,將吃剩的半截香煙用食指一彈,擲得老遠老遠的。因為他知道,賭場正在最旺盛的時候,打手們絕不敢過份在賭客面前逞兇,所以毫不在意,不過也略為替賭場留下一點顏臉,低著嗓子說:

“沒什么過不去的,以錢搏錢,我們用現款買的籌碼,你們也賴不了賬!”

“既然是自家人,有什么難過的何不直說,耍這一套傷交情?”

“這位小老弟輸得不能活命,我替他翻本?”仇奕森揚起拇指向朱士英一指。

“這是小事情,何不早說,我們的經理請你到經理室去談談,容易解決!”

仇奕森點首微笑,即時停止下注,命朱士英收拾起贏來的籌碼,隨打手擠出人叢,離開了賭桌。朱士英還不知內里,楞楞地連聲叫嚷著。

“先生……還沒有夠本呢!”

在仇奕森的心目中,尚以為賭場發行家出頭為賭客翻本,自是有了關鍵,退還所輸賭本,互相息事(這種事件在賭場中常有發生)。豈料一離開賭場,即有打手五六人圍攏上來,擁著仇奕森、朱士英兩人,并不向經理室行去,只推擁著向樓梯出口處,仇奕森就知道情形不對,顯然這間賭場并不顧江湖道義,預備對他倆不利。

“你們預備干什么?”仇奕森危立不動,高聲喝問。

“我們到外面去談談……”打手的阿哥頭說。

這時,突由人叢中闖進一個身軀肥大的漢子,雙手將打手們分開,高聲吼叫說:“瞎了眼睛的狗東西,你們想干什么?你們看看他是誰?”他指著仇奕森說。“你們敢碰他一根汗毛,我姓熊的用腦袋和你們碰!”

熊振東的威名,在黑社會圈子里足有九分怕人,打手們見他那副兇狠的樣子就知道又碰錯了岔子,忙打恭作揖笑臉賠禮說:

“熊大哥,別怪小兄弟們有眼沒長珠,是賬房命令我們來的……”

“什么鳥賬房,待會兒叫他向老熊說話!”熊振東雙手一揮,打手們便一哄而散。

“哈,熊大哥,風度仍然不減當年!”仇奕森赫然大笑。

“多年不見!來,仇老弟,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不!”仇奕森說。“賭場已失去昔日的江湖風度,這位小老弟輸得不能活命,我還得替他翻本!”他指著朱士英表示要打抱不平。

“赫,你還是這個老脾氣!”熊振東赫赫大笑,接著就問朱士英說:“小老弟,你輸了多少?”

“兩萬二……”朱士英吶吶向這位陌生的江湖人回答。

“現在贏回了多少?”

“除去了這位先生的一千元,贏回了八千五。”

“好吧!交給我姓熊的好了,待我和賬房說話,總不致于為這樁小事,大家扯破了臉皮不認識人!”

熊振東接過朱士英的籌碼就怒氣沖沖向賬房行了進去。

“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朱士英諱莫如深,向仇奕森發問。

“別多問,等著瞧好了!”仇奕森遞了一支煙卷給朱士英,命他安靜坐下。

不一會,只見賭場經理搖著肥大的身軀,氣急敗壞跑了出來,熊振東跟在后面。

“啊,原來是仇大哥駕到,怎么也不關照一聲,恕我失迎了!那些吃閑飯的小兄弟,長了狗眼不認識人,仇大哥,你還得包涵一點!”經理打恭作揖向仇奕森道歉。“假如他們知道你是仇大哥,就算借天給他們做膽子也不敢這樣放肆!”

仇奕森哈哈大笑起來。“我道這間賭場,為什么會這樣聲勢奪人,原來竟是阿狗你在這里主持,哈,想不到你竟爬起了,唔……十多年了呢!……”

原來賭場經理楊大和,綽號阿狗,原是當年仇奕森主持賭場時收容下來的一個吃閑飯的打手,仇奕森落難后,他走雷標路線,憑章寡婦的裙帶關系,扶搖直上,而混到今日的地位。

現在,他知道仇奕森帶仇歸來,而且突然出現在賭場,那敢開罪,慌忙招人遞茶敬煙,并親到賬柜取了一萬四千元現款,交仇奕森作為退還朱士英輸去的款子。

仇奕森也就老實不客氣,將錢收下,抽出一千元是自己的本錢,其余的擲交在朱士英的手上。

“拿去吧!不要再賭了,好好的回家去,也許你的媽媽正在家中等你呢!”

朱士英的手又開始顫抖,僵立不動,他的兩眼滿含著哀怨懇求的欲望向仇奕森投視。

“我……我……”

“怎么樣?還想賭一下嗎?”仇奕森問。

“我還想再……拚一下……”他點頭回答。

“墮落的青年!”仇奕森忿怒地跺腳虎吼。

“這種人自甘墮落,別去理他就是了!”熊振東向仇奕森勸息。“生死兩條路由他自己去選擇吧,走,我還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談呢!”說著,挽著仇奕森的胳膊就要拖他離開。

仇奕森仍然氣忿未平,說:“我看你長得堂堂一表,絕不會是沒出息的人……”

“先生……請原諒我……我實在不是出于自愿的……我是為了父親……”朱士英的淚珠盈盈欲墜,他的心情非常慘痛,尤其是這位救回他性命,有恩于他的紳士,誤將他當作自甘墮落的青年敗類。

“為了父親?這是什么意思?”仇奕森正欲和熊振東離去,忽然又回頭發問。“你父親很喜歡你賭錢嗎?”

“不……”

“你靠在這里贏錢養活你的父親嗎?”

“不……”朱士英搖頭。

“那你為什么說賭錢是為了父親呢?”仇奕森感覺到詫異。

“先生,這話說來很長呢!”朱士英的眼睛左顧右盼,吞吞吐吐地。

仇奕森立刻領悟到朱士英也許是有顧忌,這里耳目眾多,不是談話的地方。

“好的,跟我來吧!”他毫不在意地揮手和經理道別,拉著朱士英就下樓而去。

熊振東忙追了下來:“唉,仇老弟,你的脾氣老改不了,老愛管閑事……”


在賭場隔鄰的金門餐室內。

時間已近深夜,生意蕭條冷淡,除了三五個賭完興罷的賭徒在喝著慶捷酒,及幾個兼營靈肉貿易的舞娘,在守候著她們的主顧。侍者們無精打采,呵欠連連,開始收拾臺布桌椅,沒有客人的坐位,椅子已是四腳朝天安靜地躺在桌子上,只等待著這最后的幾個客人離去后,就可以上門歇息了。

這時,在僻靜角落的一個卡座里,仇奕森、熊振東兩人正聚精會神傾聽朱士英訴說他父親的故事。

“我在沒有述說這事情之前,我得先告訴你,我的父親是梨園子弟出身,自幼就學唱武生,所以武功很有一點根底,就算是五六個漢子,也休想攏他的身,但他的性情卻不像一般武術家一般有涵養,暴躁異常,愛管閑事,常替人打抱不平,我們以往居住北平,為了逃避赤禍,遷居賭城已是三年了,就在我們居住的那條街的附近,有著幾間女子學校,每天在差不多上學或放學的時候,就有些無賴子及阿飛之流守候在那里,專事向這些女學生調戲,我父親看不進眼內,就為干涉這類事情,與人打鬧了很多次數。甚至有一次幾乎出了人命案呢!……”朱士英呷了一口咖啡,又繼續說:“在上星期三那一天,有三四個喝醉的洋漢子剛從酒吧里出來,正在馬路上東倒西歪,浪聲怪叫唱著歌,剛巧這時正是放學的時候,女學生一個個由學校里出來。看見這種情形,便都相繼避開,不料其中有個洋醉鬼突然向一個女學生狂奔追了過去,女學生驚惶失措,閃避不及,被他一把拖住,死命抱在懷里,任肆調戲侮辱,女學生急得放聲大哭,狂呼救命,其他的洋醉鬼非但不上前調解,反而團團圈圍起來,拍手唱歌,狂笑……先生,就算是您看見了,也會冒火吧!”朱士英說話的聲響也隨著他忿怒的情緒而漸漸增高。“街上的行人,都只有敢怒而不敢言,站得老遠老遠的觀望,沒有一個人敢出頭上前勸解,試想處居在這被外人統治的殖民地上,動不動就有被遞解出境的危機,況且大陸淪陷,投奔無處,誰人敢惹是生非?這時候,我父親正坐在門口閱讀報紙,他這種火性子的人,那里會忍耐得住,突然使勁扔下報紙,怒吼一聲,就發足向那羣洋醉鬼奔去。首先,他好言相勸,請他們不得這樣無禮對待我們中國的婦女,但那幾個洋酒鬼非但不聽勸告,反而要向我父親施以拳腳,這一來可就闖下殺身大禍了……”

仇亦森見朱士英的情感過于激昂,給他遞了一支煙卷。

“不要過分沖動,慢慢說下去!”

朱士英擦去額上汗點,燃著香煙,咽了一口氣,又繼續說:“……可是那幾個洋酒鬼,那里會是我父親的對手呢?一出手之間,幾個人就被我父親打得七翻八倒,滾在地上爬不起來,街上觀看熱鬧的人,頓時稱心大快,歡呼高叫,不一會,有人叫來了幾個警士,把我父親及幾個肇事的洋醉鬼全帶到警察署去……”

仇亦森盡情注意著朱士英不安的情緒,熊振東倒是絲毫不感興趣,漠不關心地呵欠連連。

“幸而有幾個有正義感的路人,跟著隨同到了警署,仗義替我父親作證,這樣我父親才很僥幸地無事,交了一個鋪保釋放……但是事情過了幾天,警署里又突然派人來傳訊我父親,說是有公事要問話,我父親就這樣一去不返了……”朱士英咽了口氣,淚珠又幾乎奪眶而出。“我知道事情多半是兇多吉少,曾經到警署去探望過數次,但是他們說案情重大,不許我父親接見外人……,于是我只有四出托人情買面子,探聽消息,后來有一位律師替我介紹了一個叫龍坤山的便衣警探……”

“你說誰?”仇亦森突然按著他的手發問。

“姓龍的,叫做龍坤山,一個年紀很大,只有一只獨眼的便衣警探!”

“哦,這只老鬼還在!”仇亦森打了個呵呵。

“你認識他嗎?”朱士英問。

“怎么會不認識呢?這個卑鄙齷齪只知道要錢的老妖怪!”熊振東漫不經心地插嘴說。

“嗯!”仇亦森點了點頭,“你繼續說下去吧!”

“他告訴我說,我父親被捕的原因,是因為有人告密說:河邊新街九華金號劫案的主犯是我的父親——先生!這個事情你會相信嗎?這分明是含血噴人的誣告!”朱士英激忿地在桌上重重捶了一拳。

“簡直是豈有此理,河邊新街的劫案早就破獲了,主犯是黑單幫阿哥頭陳六記的把弟方子璜做的,這件事情誰都清楚……”熊振東也開始沉不住氣。

“后來,我完全明白了,原來在那一天,挨我父親打的那一羣洋醉鬼里,有一個叫羅拔臣的,是警署偵緝隊主任葡斯幫辦的兒子,他們懷恨尋仇,所以含血噴人,硬生生地胡亂替我父親加了一個罪名,想置我父親于死地,以消除他們心頭之恨,先生,試想在賭城這個地方,在他們勢力淫威之下,我們能夠做些什么呢?我沒有辦法,只有苦苦地哀求龍坤山替我去疏通說人情……,起初他回報說,葡斯幫辦只要我肯賠出十萬元醫藥費,我父親就可以平安無事出來,但天呀,我們是逃難的難民,那來這么多的錢呢?……”朱士英的嗓子開始顫抖:“所以我迫得向龍坤山哀求,請他盡情設法替我講情把數目減少……后來他肯減至七萬,但七萬也是一個嚇人的數目呀……,直到前天,龍坤山告訴我,五萬元,這是最低的價錢了,同時還限定三天之內交款,否則我父親的性命就完了……,我父親是伶人出身,家中本來就不是富有,將所有的積蓄傾盤取出,一切值錢的東西完全典賣,再向朋友七湊八湊,總共湊攏來也不過兩萬余元……我又去哀求龍坤山。希望他能說情以兩萬元的代價交換我父親的生命……但他翻臉無情,非旦不接受我的請求,還說我不識抬舉,將我驅出門外……,先生,我是個歷世不深的青年,面臨這種難題之下,再也想不出一點辦法可以再多籌出一點錢來……我真想自殺來解脫自己……后來,我想到最后一條絕路,就是憑著我的命運去賭……”

“你希望贏足五萬元的數目來救你父親的性命!”仇奕森點著頭對朱士英的遭遇深表同情。

“要不然我還有什么辦法呢?……三天的期限……”朱士英已是淚痕斑斑。

仇奕森仰靠在皮椅上,望著手中縷縷向天花板飛舞的煙絲,他在想應該怎樣為這可憐的青年應付這危難的環境,應該怎樣才可以救他父親的性命。

“五萬元!”熊振東伸了伸舌頭,表示愛莫能助,無法可施。

餐廳里已再沒有其他的客人,侍者們全伏在柜臺上打盹。

“先生,我不幸的遭遇已經講完了,你會容許我再去……”朱士英帶著期待的眼光向仇奕森懇求,在這年青人幼稚的心里,以為這神秘紳士有著一種特殊的賭錢本領,只要他肯答應再去賭一次,就可將數目贏足,這是唯一的方法,可以救他父親。

“你的母親呢?”仇奕森突然問。

“她老人家身故三年了。”

“嗯,”仇奕森眉宇皺得很深,又怔怔凝望著天花板,像在苦苦尋求一個完善的方法,“你父親叫什么名字?”

“他……他叫朱劍雄……”

“嗯,”仇奕森取出記事簿子,將名字記起,“五萬元,不是個小數目,平白送給這些無恥之徒,未免太不值得,好吧,這件事情交給我辦!你父親的安全問題,當由我負責,時間不早了,你安心回去吧,只三兩天時間,你父親就可恢復自由了!”

“哦……”朱士英兩眼瞪得大大的,又是驚詫,又是疑惑。

“你得永遠記著我的話,不要再去賭錢了,假如你贏了,你要知道,你所贏的錢是誰的?也許這個輸給你的人,他的錢比你的錢來得更痛苦、更凄慘,你懂嗎?”

“哦……”朱士英呆若木雞。

“好吧!有仇大哥為你出頭,保險你父親無事啦,快回去吧!”熊振東向仇奕森冷冷地投了一眼。

仇奕森豪不介意,輕攙著朱士英離開座位,付過茶帳,三人同出了餐室,街上已是鴉雀無聲,幽黑一片,仇奕森再三叮囑朱士英安心,揮手道別。

突然,朱士英又急促地跑了回來,向仇奕森低聲發問:

“先生,你貴姓啊?我還沒有請教呢!”

仇奕森微微一笑,又剪出記事簿打開,翻出一頁,遞到朱士英眼前,藉著路燈微光,上面貼有一幅剪報,斗大個黑體標題字“十年前毒販巨子,仇奕森脫獄……”

朱士英兩眼霎霎地,閃露著驚奇、疑惑及惶恐之光,仇奕森只是靜寂地微笑。

“先生,你住在什么地方?我可以來找你嗎?”

沒有回答,回報的仍是恬寂的笑意。這頗費思索,陰森、沉肅而富有神秘的紳士,使朱士英感到懦懦不安,呆了片刻,倏然轉身,闊步離去,橐橐皮鞋之聲響在水門汀的行人路上漸漸消失遠去。

夜靜如死,只有幾只昏蛾與寂寞朦朧的路燈打情罵俏,海風自遠而來,拖掃著落在街心的落葉。

仇奕森和熊振東并肩而行,熊振東有一絲咳嗽,透過稀薄的夜霧。

“仇老弟,外面的謠傳對你我的感情故意中傷,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根本沒擺在心上,反正我相信你就是啦!不過從來空穴不來風,你知道這些謠言的出發點嗎?”

“天曉得,”熊振東唾了一口痰沫,“不過我姓熊的,也未必栽筋斗在這上頭。假如是非真假黑白不弄個水落石出,我姓熊的也算枉然賭城混了幾十年!”

“好哇,你是干包打聽出身的,我倒有一樁事情拜托你了!”

“仇老弟的事情,我姓熊的從沒有不賣命的!”

正在他倆談話當兒,街口轉角處闖出一個醉漢,腳步蹣跚,冒冒失失和仇奕森撞個滿懷,熊振東無名火起三丈,要抓醉漢饗以老拳,仇奕森忙將他按著。任醉漢遠去,原來仇奕森的手中已多了一粒紙團,借著路旁房中透出微光,解開紙團,只見紙上只有“小心”兩字,熊振東勃然大怒。

“哼!當著我姓熊的還來耍這一套。”

熊振東說著,還要轉身去追趕那個醉漢時,仇奕森一把將他拖著。

“人家是好意投帖警告,你還要追什么,來,我們還是來談我們自己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和章曼莉戀愛時候離婚的妻子葉綺云……”

“當然清楚,還有一個孩子,你為了章曼莉硬著心腸把她母子倆人擯棄!”

“我就想拜托你打聽他們母子的下落。從前對她們不住,現在當要設法贖還我的罪孽!……”

仇奕森話未說完,街口黑暗處躍出一條黑衣大漢,揚手一把飛刀向仇奕森擲去。

經過醉漢的投字警告,仇奕森早就有了戒備,雖和熊振東談著話,兩眼是不住地向前后左右注意,早就發覺一個黑影在路口黑暗中蠕動,這時突然撲了出來,自然是對己有所不利,慌忙躬身伏地,一柄飛刀剛好從頭上擦過,“劈”的一聲落地,斜插在柏油路上。

刺客見沒有達到目的,也不再下毒手,轉身就向黑暗處之橫街岔巷飛奔逃竄。

“他媽的,狗賊子,膽敢行刺仇老弟……”熊振東霍然拔出手槍,在后銜尾窮追。

“熊大哥,不必追了!”仇奕森態度鎮靜如常,將熊振東叫住,“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個亡命客,與我根本無仇,他不過是受人出錢購買罷了,我們何苦多尋冤家!”

“他和你過不去,就等于出我的挺,和我過不去嘛!”熊振東仍然氣忿未平,但他身驅肥大龍鐘,刺客身手矯健,任憑他放開腳步去追,也根本追不到。

仇奕森將刺刀在柏油路上拔起,細細端詳一番,點首微笑說:“刺客已經留下交情啦!憑這把鋒利特制的擲刀,及刺客出手的腕勁,就可以斷定他是個行家,他的刀不擲向胸部,而擲向腹部以下,這分明是不打算取我的性命,只希望使我受傷見血,就可以回去向他的主使人交差了事。”

“我也覺得奇怪,為什么他出手失靈,就肯罷手逃走?”熊振東說,“仇老弟,這就是你平日善待一般江湖朋友的好處啦!要不然,誰肯留下這份交情?我看這個主使人,除了章寡婦以外不會再有別人!”

“不過,事情又有了蹊蹺,投字警告刺客出現相隔不過幾分鐘,時間怎么樣湊的這樣準?難道說他們會是相通的么?那么警告的,又是誰在主使?”

“別又再疑神疑鬼!”熊振東說,“投字警告的人,自然是想救你的性命,擲刀行刺的刺客,自然是想取你的性命,假如是同伙,何必做完好人充壞人?”

仇奕森臉色不改,燃著煙卷,沉思不答。

“不過,事實證明,已經有人暗算你,隨時隨地都可能有刺客出現,自己的行蹤宜謹慎為妙!”

“投字警告的人,既不署名,又不肯露臉,這人到底和我有什么關鍵呢?”仇奕森仍在反覆思索。

“虧你的,現在危機四伏,還在操這個心事!好啦!差不多要天亮了,還是早點回旅館休息吧!”

“不,我拜托你的事情還沒有講完呢!”

“那末到旅館里去談吧!”

熊振東不再征求仇奕森的同意,小心翼翼,左顧右盼,提防再有刺客出現,張臂擁著他向南環而去,晨霧漸濃,掩去他倆的背影。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浙江6+1体彩开奖号码 白小姐玩法 股票怎么开户支付宝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三技巧 江苏11选五奖金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60 体彩网首页 成都期货配资 新疆体彩11选5d助手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信捷策略 实盘配资正规平台有哪些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和双大码是什么数字 福彩3d杀号定胆金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