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烏嶺煤礦就在前面,可寶馬卻慢下來。

    志誠看到,前面的路口停著一溜滿載原煤的卡車,兩個警察和幾個臂纏袖標的漢子正逐車盤查駕駛室內乘坐的人員,甚至車內人員攜帶的包裹也要翻檢。寶馬駛近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人被從駕駛室里拖下來,連踢帶打的往一輛三菱吉普車里塞。

    這是怎么回事?

    車駛到跟前停下,志誠疑問地看著齊麗萍,齊麗萍搖下車窗大聲道:“哎,你們在干什么?”

    聽到喊聲,幾個檢查者都轉過臉來,志誠一下認出,其中一人在火車上見過,就是那個黑胖的年輕警察,對了,他叫喬猛。此時,他穿著警裝,見到“寶馬”,露出笑容,快步小跑過來,對車內的齊麗萍謙卑地笑著回答:“報告大嫂,我們正在搞統一行動,檢查過往車輛,清查外來人員,看有沒有逃犯或者攜帶炸藥的。大嫂,你有何指示……哎,你……”

    他看到了志誠并認了出來。齊麗萍皺了一下眉頭:“他是我同學,怎么,想檢查?”

    “哪里哪里,”喬猛對志誠搖了搖手笑道:“老兄,咱們又見面了,歡迎歡迎,我們所長正等您呢!”

    志誠不喜歡這個人,盡管他穿著警服,可他無法把他當成自己人,只是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齊麗萍大聲道:“你們注意點,要文明執法,注意形象!”

    齊麗萍的話很好使,喬猛急忙點頭答應,另幾個漢子也走過來,同樣不停地稱是,還都尊敬地稱她為“大嫂”。

    齊麗萍卻理也不理地搖上了車窗,“寶馬”順著讓開的一條通道迅速駛過關卡,駛向烏嶺煤礦。

    喬猛說得沒錯,車還沒有駛進煤礦,蔣福榮就駕著一臺桑塔納2000迎出來,見到志誠后如久別重逢老友一般,急步上前緊緊握手,嘴里還不停地說著:“歡迎歡迎,這咋說的,要不是當時出了事,咱們就一起走了,何必您費這么大的事……”

    此時,他穿著一身警服,態度也和火車上時完全不同,顯得非常熱情。握手時,志誠順口問起那個逃犯的情況,抓到沒有。蔣福榮稍一遲疑,然后搖頭說:“別提了,我們追下車后,連影子也沒看著,不知跑哪兒去了……走,有話咱等會兒再嘮,先吃飽肚子……對了,找人的事我已經布置下去了,派出所和礦里的保安大隊全都動了,各個井點都去了,你一點心都不用操,大嫂的同學,我們敢不盡力嗎?保證給你查個清清楚楚……走,咱們先吃飯!”

    “寶馬”在“桑塔納”的引導下駛進烏嶺。志誠想看一看這個幾天來縈繞于心的地方什么面貌,可是,隔著車窗只看見幾幢高高低低的樓房,沒等看清楚全貌,車已經停在一個飯店門口。蔣福榮跳下車又跑過來打開志誠的車門:“兄弟,請吧!”

    志誠下了車,見這飯店是幢四層樓,雖然不是很大,但在這個偏遠的煤礦,也很夠規模了,樓頂鑲著幾個金色大字:“烏嶺大飯店”,字是手寫體,蒼勁有力,很有氣派。走進樓內,首先看到寬闊的門廳,如鏡子一般的大理石地面,還有噴泉假山。樓梯和甬道都鋪著高檔地毯。連服務員也是訓練有素,臉蛋身條都挺象樣,見了客人還連連鞠躬問好歡迎。這和大城市的豪華飯店相比也許稍有差距,可對這樣一個小地方來說,絕對是超值的。蔣福榮引導著志誠邊往二樓走邊炫耀地說:“看見了吧,這就是我們烏嶺大飯店,地區和省里領導來都夸獎夠檔次。你吃住全在這兒,房間我都安排好了,單人高檔客房……”

    志誠聽得心里發慌,急忙搶過話頭:“這可不行,我住不起這樣的房間。你應該知道,咱們外出住宿的標準是每天三十元,我住不起……”

    “哎,這話說哪兒去了!”蔣福榮一拍志誠肩膀樂了:“你這老弟,咋這么實誠啊。你是大嫂的同學,到了烏嶺,能讓你掏錢嗎?你放心吧,吃住全由我們報銷!”

    “這……”志誠略略安定了點,可心仍然不舒服:“咱們警察,什么地方不能住,搞這么排場干什么?”

    說話間已經上了二樓,志誠隨著蔣福榮,在齊麗萍的陪伴下,腳踏繡著鮮花地毯順著甬道向里邊走去。甬道的兩邊全是一個個高級包房,志誠被引到一個包房門外停住腳步,蔣福榮伸手推門:“請進--”

    2

    包房十分寬敞,墻壁全是實木包裝,還掛著精致的木雕畫,高級音響彩電自然也應有盡有,天棚也裝出了造型,美麗的在吊燈在閃爍著奪目的光彩,墻角還有一處小小的水池和噴泉,水池內,紅色的金魚怡然地擺尾游曳……志誠來不及仔細觀察,屋內兩個男子已經迎上來親熱的握手。年長些的四十來歲,身材健壯,動作敏捷,唇上留著一抹小黑胡,眼睛閃閃發亮,顯得彪悍而精干;年紀稍輕的三十七八,五官端正,文質彬彬,看上去還有些面熟……對,他很象一個人,象張大明,身高、臉型、五官都有點象,只是氣質上有所不同。

    蔣福榮把二人做了介紹。小黑胡是烏嶺煤碳總公司的保衛處長兼保安大隊長,姓喬,叫喬勇;長得象張大明的則是辦公室主任,姓尤,叫尤子華。介紹后,兩人再次與志誠緊緊握手,親熱異常。

    志誠對這種場面缺乏思想準備。齊麗萍是老同學,招待你是應該的,蔣福榮是派出所長,作陪也可以,可怎么弄來這么多人,搞這么大排場。再說,自己好不容易到達目的,證人沒見,老婆不找,卻先大吃大喝起來,也實在不象樣子。然而身不由己,他已經被推到主賓位置上,齊麗萍緊挨著他坐下來。他只能趁著上菜的功夫趕緊聲明:“對諸位的盛情我十分感謝,可是,我是不喝酒的……麗萍,你能給我證明吧。再說我還有正事沒辦,會喝也喝不下去。所以,咱們別拖時間太長了,吃飽肚子就行……各位兄長見諒了!”

    可是,他的話沒有得到響應。齊麗萍不但不作證,反而笑著說:“當初你是不喝酒,可人是在變的,八年過去了,誰知現在什么樣兒。我見過很多男人,原來滴酒不沾,兩年不見就成了酒仙。再說了,蔣所長這么熱情的款待你,你要不喝點,我這老同學都掛不住臉!”

    聽起來,還是蔣福榮招待自己。齊麗萍這么一說,別人更不讓了。蔣福榮說:“那是那是,你說不喝酒,唬外人可以,唬我可不行。這年頭不喝酒簡直不是男人,何況咱們警察?不行,你就是真不喝,今天也得意思意思!”

    留著小黑胡的保衛處喬處長說:“兄弟,對你的事,我們可真是上心了,大嫂電話一打回來,蔣所長馬上布置人下去調查,人手不夠,又把我們保安大隊的人發動起來了,現在,好幾十人正為你忙著呢!說實在的,你初來乍到,兩眼一抹黑,要是讓你自己去找人,你找得著嗎?還不得靠我們。跟你這么說吧,我們烏嶺人毛病不少,可有一個優點,就是實在,干啥都講個夠意思。你要瞧得起三位哥哥,就放開量喝,找人的事我們包了。你要裝假,不喝,那對不起,我們也不說不幫忙,可咋幫就我們說了算了。樹要澆根,人要交心嗎,你得以心換心啊……這么說吧,今天晚上是派出所招待,明天早晨是我們保衛處,中午是辦公室,晚上,我們大哥親自招待……對了,他今天晚上有事實在來不了,可再三囑咐我們三個兄弟一定要招待好你,不然拿我們是問!”

    聽了這些話,志誠暗暗叫苦。他不是裝假,是真的不喝酒。是的,由于職業的特殊性,刑警們大多數都喝酒。忙上案子,幾天幾夜吃不好睡不好是常事,一旦案子破了,喜不自禁,聚到一起,再不喝酒的人也不忍不住會開懷豪飲一通。這種暴飲暴食的生活方式,幾年后都落下了胃病。然而,志誠卻一直沒學會喝酒,可看現在這架式,要不喝點,還真是不行。而且,還不止今晚這一頓,都排上號了,明天早晨、中午、晚上……天哪,這么下去,自己還怎么辦事,弄不好就交代到這兒了!

    志誠逐一看看幾人,沒一個能幫助自己。這時,他又注意到,蔣福榮和齊麗萍還都穿著警服,著裝上飯店飲酒,這可是公安紀律不允許的呀!可此時要是指出這點,實在是太不識時務了。他有一種掉入陷井的感覺。

    這時,菜已經上得差不多,酒也擺了上來,真是嚇人,全是白酒,五糧液,整整五瓶。蔣福榮拿過一瓶邊擰瓶蓋邊說:“今天咱們不多喝,每人一瓶……來,滿上……”

    志誠哪能受得了這個,急忙用手壓住酒杯:“這實在不行,我真不喝酒,實在要喝也喝不了這么多呀!”

    “哎,喝了喝不了先滿上,也不是非要你喝了,來,滿上,滿上……”蔣福榮拿開志誠的手,邊倒酒邊說:“你喝不了還有老同學呢,讓大嫂替你喝!”

    志誠轉向齊麗萍:“你……你喝白酒?!”

    齊麗萍微笑地看著他:“喝不多少,也就這一瓶吧。你一個大男人怎么也比我強吧!”

    “這……”志誠瞠目結舌地看著她,心底生出深重的悲哀,他更加清楚地知道,她確實不是從前的她了,再次感到她的遙遠和陌生。

    人有時必須要做一些自己不喜歡做的事,志誠現在就遇到這種情況。他討厭喝酒,可又必須喝。沒辦法,只能妥協了,雖然四兩的大酒杯里已經倒滿了酒,他卻仍然用手壓著杯口,對在座的幾人道:“那好,盛情難卻,我就喝一點,不過咱們有言在先,就這一杯,再不能多喝了,其實,恐怕這一杯沒等喝完我就先完了。你們要是同意,我就喝,要是不同意,我就一口都不喝了!”

    “好,好,同意,就這一杯……這一杯喝下再說……對,喝完了看情況,一定要喝好……”

    在含混應答聲中,酒杯舉了起來。第一杯是蔣福榮以東道主名義提議的:“今天我非常高興,因為大嫂的老同學光臨我們烏嶺煤礦。說起來,我和志誠兄弟有緣分,在省城我們就見過面,在火車上又碰到了,現在坐到一張桌上了,你們說這緣分咋樣……好,志誠兄弟,我代表全所民警敬你一杯……來,干!”

    干?!

    志誠當然干不了,可情面難卻,喝不了一杯也得一大口啊。因為平時很少喝酒,分不出個好壞來,什么酒下肚都是熱辣辣的。然而,第一口下去,第二口就擋不住了。保衛處喬處長又端著酒杯站起來,說起什么公安保衛是一家之類的話,說志誠如果不喝,就是瞧不起他們保衛處,瞧不起保安大隊。志誠擔不起這個罪名,只好又喝了一大口。第三口輪到辦公室尤主任,他和喬勇不同,文質彬彬地站起來,恭敬的用雙手給志誠倒滿杯,又雙手捧到胸前:“其實,我跟你一樣,平時也不喝酒,甚至也討厭酒,可咱們是中國人,不能脫離中國的實際,喝酒是咱中國人表達感情的方式。我覺得,人跟人是講緣份的,我跟老弟就有點特殊的緣份。不知你還記不記得,咱們倆通過話,今天又見了面,緣份自然又增加了一層。不知咋回事,跟老弟一接觸我這心里就有特別的好感,覺得特別親近。我聽大嫂說過你的為人,十分敬仰,常言說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這樣吧,我把這杯酒喝下去,您能喝多少喝多少!”

    志誠這才想起,自己給烏嶺打電話時,那個文雅的嗓子就是他。只見他說完之后,也是一飲而盡,臉上還現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在這種情況下,志誠只好又喝一大口,這樣一來,一杯酒就見底兒了。他看不到自己的臉色,只感到非常熱,頭也有點發暈,就把臉轉問齊麗萍:“你看我的臉是不是紅了,我真不能喝酒,不能再喝了,不能喝了……”

    齊麗萍沒有一點同情和照顧的意思,趁這機會又給他把酒杯倒滿,同時把自己的酒杯端起,與他碰了一下:“紅了好,大家都說,喝酒臉紅的人實在,好交……志誠,我這杯酒你怎么也也得喝吧。話還用我說嗎?雖然警校一別已經八年,我們也沒有聯系,可我一直沒有忘懷,你來了我既高興又激動……”眼睛里有了水光,垂了一下又抬起來說:“行了,什么也不說了,我先喝,你怎么喝自己照量辦!”

    齊麗萍說著把大半杯酒一飲而盡,然后把空杯子往桌上一墩,頭掉向一邊,好象真動了感情。這情景加上酒精的作用,志誠也覺得身心發熱,自控力也降低了:“好,我也喝一大口!”然而一大口怎么能過關,蔣福榮在旁邊大聲道:“我們大嫂做為女同學都這么豪爽,你一個男同學怎么假假咕咕的,怎么也得半杯呀!”

    志誠沒再推辭,只好喝掉大半杯。

    頭越來越暈,志誠告誡自己:不能再喝了。可就在這時,蔣福榮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急忙打開放到耳邊:“是我……什么,找到了……”關了手機,又倒滿一杯酒,看著志誠說:“看來,你還得喝一杯,有好消息!”

    志誠聽到這話,一下酒醒了:莫非是肖云找到了?有些口吃地:“什么……好消息,難道,找到了……”

    “也可以這么說,”蔣福榮得意地說:“那個大林子是誰還是沒打聽清楚,不過,你愛人倒找到一點影子。她真來過我們礦,不過,她是直接去的礦井,所以礦里沒人知道……”

    志誠急不可耐:“她現在在哪兒?”

    蔣福榮:“你別急,既然已經找到她的影了,還能找不到人嗎?她是來過,可已經在前天走了!”

    前天?志誠急速地在心里算了一下:你正是前天夜里上的火車,莫非她回家了,與自己擦肩而過?他急忙拿出手機撥打家中的號碼,可是沒人接,再重撥她的手機,仍然是:“你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或不在服務區內”。

    這……

    志誠怔怔地看著蔣福榮。蔣福榮哈哈一笑:“看來,老弟的夫妻感情是真深啊,剛聽到信兒就打電話。兄弟,弟妹雖然離開了這里,可也不一定就是回家了,她是記者,沒準又發現了什么新聞去采訪了!”

    志誠:“可……她的手機還是不通!”

    “那可能是在火車上,沒準關機了,也許沒電了……”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解釋著。可志誠仍不放心,對蔣福榮說:“蔣所長,是誰打聽到這個消息的,我能親自問一問他嗎?”

    蔣福榮愣了一下:“啊,可以,我馬上讓他過來!”說完撥通手機:“是我……哎,你是從誰那兒打聽到的消息呀……就是記者那件事……對,你領他一起來,我們要當面問一問!”關上手機,對志誠道:“一會兒就到,好,祝賀你,來一大口吧!”

    志誠沒有推辭,實實在在地喝了一大口,然后是焦急的等待。好象過了一個世紀,門被敲響,三個漢子闖進來,前面二人是白臉的齊安和黑臉的喬猛。二人進屋后,都和志誠緊緊握手,親熱異常,和火車上判若兩人,接著拉過身后另一個男子:“潘老六,你仔細說說,那位女記者到底怎么回事?”

    叫潘老六的男人四十多歲五十來歲的樣子,委委縮縮的,一身破舊的衣服滿是煤灰,骯臟不堪,臉上也是灰土土的,和包房的環境氣氛非常不協調。他聽到發問,眼睛看著蔣福榮,磕磕巴巴地說:“這……蔣所長,你們要知道啥呀,那女記者是到我們井去了,找大伙嘮這嘮那,還帶個照像機……可前天就走了……”

    蔣福榮揮手打斷潘老六的話:“你別沖我說,跟這位同志說,他是那位女記者的丈夫,專門來找她的。對,他也是警察!”轉向志誠:“你聽清了吧,你愛人確實來過,可現在已經走了。沒準兒,等你回家的時候,她已經在家等你了!”

    志誠很希望是這樣,卻又放心不下,努力清醒著被酒精麻痹的大腦,問潘老六道:“你說的都是真話?你真看見她了?”

    志誠知道這樣問不禮貌,不止是對這個人,還包括蔣福榮,包括在座的幾位主人。人家費心辛苦幫你的忙,你卻懷疑人家沒說實話。還好,幾人沒挑理,反而象他一樣逼問著潘老六:“對,你說的是實話嗎?你真看見那位女記者了嗎?”

    “這……我……”潘老六求援似地看著蔣福榮:“蔣所長,你看,我撒這個謊干啥呀?那女記者來好多人看到了,不信你們去問別人,在我們六號井呆了好長時間,找這個嘮找那個嘮的……這,蔣所長……”

    蔣福榮沒說話,而是把眼睛看向志誠。志誠還是有些不放心,又追問潘老六道:“她既然跟那么多人嘮,都跟誰嘮了,都嘮什么了?”

    “這……跟誰嘮了?那可老鼻子了……我看見的就有華老三,臭球子,還有小白臉……不信你去問他們……都嘮啥了……就問我們掙多少錢,家里有幾口人,平時都吃什么,住什么房……都是些家常喀,沒啥特殊的!”

    聽起來象是真的。張大明說過,他和肖云要寫一篇關于礦工生存狀況的調研文章,肖云是應該了解這些內容。志誠的心情有些放松下來,歉意地對來人說:“謝謝,麻煩您了。不過,您要是還想起什么事來,一定要隨時告訴我,我的手機號是……”

    潘老六嗯啊地答應著,可等志誠說完話后,卻謙恭地對蔣榮道:“蔣所長,沒事兒我走了!”

    蔣福榮一揮手:“走吧走吧……哎,等一下,”轉向志誠:“我說兄弟,人家給你帶來了好消息,你總不能沒有表示吧,陪人家喝一杯吧。咱們警察和群眾可是一家呀,你不會瞧不起我們這些煤黑子吧!”

    志誠沒法推辭,只好給潘老六倒了半杯酒,與其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可是,這口剛下肚,齊安和喬猛又端起了酒杯,說趕上了不能不敬一杯。尤其齊安,端著酒杯說啥也不放下,還一口一個“哥哥”叫著,不時瞄一眼齊麗萍。這時志誠忽然看出,他長得很象齊麗萍。不等發問,齊麗萍已經做了介紹:“志誠,他是我弟弟,知道咱倆的關系,這杯酒你喝下去吧!”

    原來如此。志誠明白了在火車上見到他時那種似曾相識感覺的原因。

    他只好喝一大口。可是,齊安的喝了,喬猛的不喝能行嗎?喬勇在旁介紹了:“他是我弟弟,我叫喬勇,他叫喬猛。都是有勇無謀的角色。同學弟弟的酒你喝了,總不能瞧不起我這個新朋友的弟弟吧!”

    沒辦法,也得喝。

    好歹把齊安和喬猛及潘老六打發走了。四位主人又開始向志誠進攻,說他現在就等于找到肖云了,是件喜事,每個人敬一杯表示祝賀,志誠怎么推辭也不行,只好每人喝了一大口,又大半杯酒下去了。也許是酒的作用,也許是得到肖云信息激動所致,他很快有些天旋地轉起來。

    志誠知道自己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可這幾位主人實在難搪,必須想個辦法擺脫。他先看齊麗萍一眼,見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睛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知道不能再指望她,必須靠自己。他畢竟是刑警,誠實中也不乏機智,在這種情況下知道該怎么辦,可是,他正要采取行動時,齊麗萍的手機卻響起來,她急忙放到耳邊:“對,正喝著呢……還行,不過好象還沒喝太好……好,你跟他說吧!”把手機遞給志誠:“你接吧,是我的那位,他要跟你說話……他比你大多了,叫他大哥吧!”

    這……志誠有些尷尬,可無法推辭,只能接過手機,放到耳邊,沒等開口,對方的熱情就通過耳機傳過來:“老弟,歡迎歡迎,麗萍常說起你,可惜一直沒見過面,太歡迎了……實在對不起,大哥有點事,不能陪你了,不過你一定要喝好……沒事,喝多了就睡,不是外人,你和麗萍是老同學,也就是我的兄弟,有什么事就跟他們說,由他們給你辦……好了,等我抽出身來一定跟你好好喝一場,一醉方休……你把電話給尤主任……”

    志誠聽著對方的話,心里十分不舒服。盡管他的語氣十分熱情,可他聽來卻有一種居高臨下的腔調,什么“麗萍常說起你”,是真的嗎?她真的能常跟他提起你嗎?顯然是謊言。他的話只能翻譯成另外的語言:“怎么樣,你追求的女人落到我的手里了,你小子服不服?”

    志誠把手機給了尤子華。他放到耳邊,叫了聲“大哥”,然后用謙和的口氣“嗯啊”了幾聲,然后連著說了幾句“是,是”,關了手機交還齊麗萍。又把臉轉向志誠:“老弟,聽你的口氣,確實不能喝酒,其實咱倆差不多,我也沒酒量,可剛才大哥說了,讓我們代表他再陪你喝一杯。大哥的話我不能不聽,您賞臉吧……來,滿上,最后一杯!”

    那邊,喬勇也湊了上來:“那是,在烏嶺這塊地盤,大哥的話誰敢不聽?我也跟上,來,干!”

    這……志誠既為難又有些生氣:這是干什么,非得把誰喝趴下嗎?還一口一個“大哥”,聽起來怎么不順耳?既然李子根是董事長兼總經理,為什么不稱職務,他們之間是一種什么關系?他按著酒杯,故意帶出點醉態說:“看來,李總對你們……是……一言九鼎啊,可我是外來人,總……有點特殊吧。不行,我實在……喝不下去了!”

    不想,這話勾起了喬勇的話頭,他自豪地一笑:“哎,老弟,你以為誰都能跟我們李總叫大哥嗎?那你可錯了,也就是我們這幾個多年來跟著他打天下的兄弟這么叫,別人能行嗎?告訴你吧,別說在烏嶺,就是在平巒,能跟我們大哥兄弟相稱的,都不是凡人。兄弟你如果是平巒人,有這層關系,保你順風順水,升官發財。我們大哥最講義氣,有人說了,平巒五百年只出我們這一個大哥,這實在是平巒人民的福氣呀!”

    天,這簡直成神仙了,比毛澤東還要偉大。志誠雖然不信,可喬勇說得情真意切,激動得眼淚都要出來了,不由你不信。

    志誠對這個沒見面的“大哥”產生一種神秘的感覺:這是個什么人呢,會使人這么評價他,對他這么崇拜?

    喬勇說完還覺表達得不夠,又沖尤子華道:“哎,老四,你有文化,比我說得明白,你說說咱大哥是個咋樣的人,說說!”

    尤子華雖然不象喬勇那么激動,可慢聲細語更有說服力:“其實吧,我大哥也是個平常人,可是為人特別好,特別關心人,誰有什么困難找到他,只要他能幫上忙,保證全力以赴。他雖然有錢,可也會花錢,不象那種守財奴。給他干事,只要你出了力,用到了心,他絕對看在眼里,絕不會虧待你,而且有言必行,有諾必遵,為了朋友,更是豁得出去。所以大家對他都特別佩服!”

    “那是那是,”喬勇接過來道:“就拿我們來說吧,當年,我們都是窮光蛋一個,沒有大哥,能有今天嗎?所以,只要大哥發話,我們是刀山敢上,火海敢跳,更別說喝酒了……老弟你聽明白了吧,這杯酒你不喝行嗎?”

    說來說去又繞了回來。志誠清醒地意識到,這么下去自己非醉倒不可,那就耽擱大事了。一瞬間,他拿定主意,果斷地把酒杯端起,用醉意更濃的口吻說:“好,聽……你們這么一說,我對這沒見面的大哥也……增加了幾分敬意,喝……就喝!”轉向齊麗萍:“來,你……也喝,大哥……沒在,我跟你這……大嫂碰一杯!”說著把酒杯往嘴上一送,使勁一仰脖頸,就倒了下去,其實,有一多半拋到肩后。齊麗萍似笑非笑地看志誠一眼,也操起酒杯干了。

    志誠繼續表演下去,把酒杯又往桌子上一敦:“再……再滿上……滿上……喝……”

    嘴里這么說著,椅子卻坐不住了,身子直往下出溜,并向齊麗萍的身上栽過去。齊麗萍急忙扶住,叫著志誠的名字,可志誠含糊地應著,就是起不來,眼睛也要閉上。朦朧中,他看到三個男人放下酒杯湊過來,輪番叫著自己的名字,可他只是哼著:“喝……喝……”

    3

    志誠真的有些醉了,閉上眼睛更感到天旋地轉。反正這么回事了,干脆把戲做足,他就這么閉著眼睛被人攙扶著離開包房,又半攙半架地走了一段路,上了樓梯,拐了兩個彎,終于被人架進一個房間,放到一張舒適的大床上。只聽齊麗萍說聲:“你們先走吧!”其他人的腳步聲就走出去,房間的門也輕輕關上了。接著,齊麗萍替自己脫下鞋子,把一個柔軟的枕頭塞在脖頸下,然后又拉了毛毯蓋在身上,接著……

    接著就沒有聲音了。可是,志誠知道她沒有走,就坐在身邊觀察自己,因此繼續裝出喝醉了的樣子,閉著眼睛。然而,這沒有騙過她。她坐了片刻,先是輕輕呼喚幾聲:“志誠,志誠……”然后就變了聲調,卟哧一笑道:“志誠,別裝了,我知道,你是沒少喝,可還不至于醉到這個程度,這么多年沒見面,就不想和我嘮一嘮嗎?”見志誠仍然閉著眼睛,把手伸到他的腋窩下:“你還裝啊,我咯嘰你了……”

    這個動作一下又使志誠想起當年。他一向怕癢,這一點她還沒忘。那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她發現的,他和她不知開個什么玩笑,她就跟他動了手,碰到了他的癢處,使他當時就投降了。現在她故伎重施,過去的鏡頭一下從心頭閃過,同時,也一股酸楚涌上心頭,他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可他還是閉著眼睛,一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表情,二是還想回味一下當年的感覺。直到她的手真的抓了腋窩一下,才忍不住笑出聲,睜開眼睛坐起來,假做揉眼睛擦去溢出的淚水。

    齊麗萍沒理解志誠的心情,更沒看到他的淚水。見志誠坐起來就住了手,緊挨著他坐到床邊,身體和他的身體若即若離。這又使志誠想起當年和她在白楊林里并肩而坐的情景……然而,腦袋里馬上有一根神經提醒了他:“現在已經不是從前了,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她了”。為此,他迅速鎮靜下來,借著倒水的機會離開床,坐到旁邊的單人沙發里,笑著對她說:“你太過份了,人家喝多了也不讓休息一下。真的,我從沒喝過這么多酒,真有點多了……好吧,你既然要嘮,就嘮吧!”

    然而,當真想嘮一嘮的時候,二人卻忽然都覺得無話可說了,一時都沉默下來,就那么靜靜地坐著,志誠只能用大聲喝水來掩飾尷尬。好一會兒,她才嘆了口氣,幽幽地說:“能跟你這么坐一會兒就行了,嘮不嘮能怎么樣……這些年,你好象沒什么變化!”

    志誠喝了一口水:“是嗎?我怎么覺得變化很大呢。都八年過去了,哪能沒變化呢!”

    她搖搖頭,又嘆口氣:“我說的不是外表,是你的性格,你的內心……你還那么認真,那么執著……為了她,居然一個人跑到這里來,什么也擋不住你,我真有點嫉妒……對了,你真的一直不喝酒嗎?現在,有幾個男人不喝酒啊,特別是你們刑警,酒可是我們這個社會的潤滑劑呀,你一個大男人不喝酒,怎么處理人際關系呀,我真替你擔心!”

    志誠淡淡一笑:“謝謝你的關心。不過,你想得太多了,我是不喝酒,所以朋友也少一些。可我聽過,君子之交淡如水。酒桌上的朋友能靠得住嗎……如果你說我沒變指的這一點,我承認。還有一點沒變不知你發現沒有,那就是我一直沒學會撒謊。現在我就再說一句實話……嗯……我覺著,你的變化可太大了!”

    “是嗎?”她感興趣地抬起眼睛,盯著志誠問:“我哪兒變了,變好還是變壞了?”

    志誠動了點感情,迎著她的目光說:“變化實在太大了,除了面容和說話的聲音,我幾乎不認識你了。當初,你是多么……多么純樸啊,一說話還臉紅。想不到,現在居然能一杯一杯和男人喝酒,而且威風八面,說一不二,就象港臺電影里那些大姐大似的。”嘆了口氣:“人,真是沒處看去呀,變得太快了!”

    她聽完,不置可否地依然盯著你問:“那你說,這種變化是好還是不好呢?”

    志誠苦笑一聲:“我還是不會說假話。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還是喜歡你從前的樣子,那時,你……”

    “那時我太傻!”她的口氣突然變得又冷又硬:“我是為自己活,不是為別人活,你喜歡的那個齊麗萍已經死了,我喜歡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我不想一說話就臉紅……你知道那時我為什么會那樣嗎?是因為我自卑,因為我沒見過世面,因為我家窮,因為我覺得自己低人一等!我不喜歡那樣,我永遠也不會那樣了,實在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志誠一愣,一時猜不透她為什么會這樣,只能用眼睛愣愣地盯著她,不知說什么才好。

    她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馬上又笑了,把身子挪了挪,雖然還坐在床沿上,但,身子與志誠的距離又接近了,修長的大腿和誘人的膝蓋就在他的眼前。她笑著,用眼睛盯著他的眼睛說:“志誠,怎么說呢?你真的叫我又恨又……你難道能用這種人生態度在現今的社會中生存嗎?你別怪我,我是變了,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這八年來,我經過了很多事,見過很多人,我覺得,我對社會和人生的理解要比你深得多。你也許不信,這些年我經常和上層人物打交道了,是他們讓我認識了社會是什么樣子。我還出過國,東南亞、歐洲、美國、日本我全去過,原來,世界上還有那樣一種生活……我也跟你說實話,要不是為了錢,我早出國了……當然,現在沒有走也是為了將來的走……志誠,人活在世上是為了幸福,不是為了受罪,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她用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盯著他,質問著他,等著他回答。志誠不想和她辯論,可聽了她的話,實在有些痛心。如果不表明態度,她會以為自己贊同她的觀點。就迎著她的目光反問:“那么,你想過沒有,什么是幸福?就是有錢嗎?錢越多就越幸福嗎?”

    她眼睛動也不動地與你對視著:“也可以這么說,雖然不能說錢就是幸福,可幸福離不開錢……譬如,你現在身無分文,整日為了溫飽而奔波,能有幸福可言嗎?舉個例子吧,你說,你是住在這間客房里幸福,還是象那些挖煤的礦工似的住在工棚里幸福?沒有錢,你能住在這里嗎?”

    好象還真有點說服力,可是,能夠反駁的理由還是很多。然而,志誠不想和她辯論下去,只是用一句話反問道:“那么,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為了追求你的幸福,為了錢,你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這……”她遲疑著微笑了一下,把眼睛掉開了:“這要看情況了。總之,人追求幸福沒錯,這是人類的天性!”又回過頭來:“志誠,我知道你的為人,可我做不到你這樣。不過,你也要理解我,假如你現在生活非常困難,在貧窮中掙扎,有人把大筆的錢送給你,能使你擺脫困境,你總不會拒絕吧!”

    “這……”志誠笑了:“我還真沒想過。你說得對,我也不傻,也知道錢好花,錢能辦很多事,我也喜歡錢,我青少年時代家庭生活也確實很困難,現在雖然好了一點,也不是不需要錢。可你舉這個例子不恰當,因為我既沒窮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也沒人給我一大筆錢。我想,天上不會無緣無故的掉陷餅,不會有人無緣無故地給我一大筆錢。如果真發生這種事,我一定要想一想,這錢拿了燙手不燙手,這個人是誰,為什么要給我錢,要買我的什么……譬如說你吧,你現在很有錢,能無緣無故給我一大筆嗎?行,別人給錢我不要,你要給的話我真敢拿,拿來吧,給多少,十萬,一百萬……”

    志誠開玩笑地把手伸向她,做出要錢的樣子。想不到她認真起來,真的把手伸向攜帶的皮包:“你說的是真話嗎?你要我就給,現在我這包里就有一些,全給你,你還要多少,明天我給你拿!”

    她說著真的打開包,里邊露出一沓錢,那么厚的一沓,看上去怎么也有個兩萬三萬的,她怎么把這么多錢隨身帶著……也許,這只是她平日的零花錢吧。她真的把錢全拿出來,塞過來:“給你,拿著吧!”

    志誠這下害怕了,急忙搖手:“不不,我是開玩笑,我怎么能要你的錢呢……不,不只你的錢,誰的錢我也不會要,我是開玩笑,你別當真……”

    她卻固執地伸著手:“拿著,我不是開玩笑,你拿去吧,這樣我心里能好受一點,當初……當初我對不起你,這就算是一點補償吧!”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眼睛也濕濕的,顯然是動了真情。可志誠的心情卻暗下來。他又想起當年,想起和她訣別的那個夜晚,她也提出用錢來補償的事。可現在他已經不是當年了,盡管心里很惱怒,可表現得還平靜。他用力把她的手推回,強制她把錢放回包里:“你應該了解我。你說得對,我最起碼在這方面還沒變,我是絕不會拿這筆錢的,那會讓我永遠不安!”

    她想了想,沒再強讓,把錢放回皮包。

    室內一時靜下來,二人又陷入尷尬的沉默之中。片刻后,她又幽幽的笑了:“志誠,你確實沒變,一直沒變,真想不到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你知道嗎,錢能改變人的命運啊。這些錢不算多,可是足夠那些打工的流血流汗干幾年了,有的人,為了幾千塊、幾百塊甚至幾十塊錢犯罪呀,你怎么就不要呢?”

    志誠:“第一,我還沒有缺錢到那種程度。第二,我只能花自己用勞動換來的錢。”看看她:“麗萍,我沒有錢,也實在無法想象你們有錢人過的是怎樣的生活。我覺得,人僅有錢是不行的,還必須做點事,否則,你有一天會后悔的,生命對于我們只有一次啊,哪能就這么度過呢,人還得腳踏實地的生活,靠自己的勞動生活……”

    志誠沒有往下說。他覺得,自己的話有些空泛,會引起她的譏笑。然而,事實并沒有這樣,她還是那樣幽幽地笑著,眼睛看著前面,好象看著什么自己看不到的東西。片刻后,象是對志誠,又象是自語地說著:“你可真是個好人……將來如何,將來再說吧,我看到和想的都是現在。現在,象你這樣的人太稀有了:腳踏實地的生活,靠勞動生活……你知道嗎,有多少這樣的人最終貧困一生,甚至早早死掉,死得無聲無息。死后,頂多賠償個三五萬元,少的甚至五千一萬,這就是他們一條命的價值。還有多少這樣的人正在受苦受罪,絲毫沒有改善的希望……不,這樣的生活我無論如何也不想過,我一想就害怕,我不想過那種生活,我要保衛自己現在的生活……”

    志誠睜大了眼睛望著她,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轉向志誠,眼睛閃著復雜的光亮:“可是,不知為什么,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人,你是我……志誠,我現在已經有了不少錢,一直在等一個機會,遠遠地離開這里,到國外去生活,只是,我需要一個人……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嗎?我們……”

    這……她是怎么了?志誠急忙打斷她:“麗萍,你都說些什么呀,你喝多了吧!”

    齊麗萍盯著他:“你不要轉移話題,我問你,如果我是認真的,你會跟我走嗎?”

    “不,”志誠說:“你不要開這種開玩笑,叫別人聽見……麗萍,你一定要我回答,那我就告訴你,我不會跟你走的,我有自己的生活,如果我樣做,我的心一生都不會安寧。麗萍,你在開玩笑,別胡鬧了,咱嘮點正經的吧!”

    她不再說話,沉默片刻,終于清醒過來,露出羞澀的表情,看他一眼笑了:“行了,算我開玩笑。咱們嘮正經的,什么是正經的?理想,事業,以法治國,三個代表,與時俱進……”

    志誠無奈地笑了:“麗萍,咱們……咱們還是嘮嘮自己的生活吧。”用半開玩笑的語氣:“你既然這么有錢了,還當警察干什么。咱們紀律約束這么嚴,多不自由啊,換了別人,也許早辭職了!”

    齊麗萍恢復了正常的口氣:“這……我也這么想過,可……怎么說呢,還是舍不得這身警服吧……咳,我的事就別說了,還是說你吧,你現在怎么樣,一切都好吧!”

    志誠:“你不是看見了嗎?就這個樣子,畢業后就到了刑警隊,很快搞上了追捕,去年當上了追捕隊長。咋說呢,說不上好,也不壞,不過心情挺平靜。只是現在不太好,老婆丟了!”

    “不是已經找到了嗎?”齊麗萍搶過話頭:“你是不相信我還是怎么著?我可以向你保證,她確實來過這里又離開了,當然,也許她半路上去了別處,可她肯定會回到你身邊,你就別為這事操心了……對了,你來烏嶺一趟不容易,咱們難得見面,就多呆幾天吧!”

    志誠搖搖頭:“不行,你知道我們刑警的工作性質,家里太忙,不允許多呆。”看了她一眼,又用開玩笑的口氣說:“也許,在別的地方多呆幾天可以,在你這兒不行……你這么漂亮,又有錢,真要在你身邊呆時間長了,沒準會勾起舊情,我得抓緊逃!”

    “去你的,”她臉色發紅,打了你一巴掌,可馬上又笑了,也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跟你說點真話吧,雖然我們當年不得不分手,可我……我對你還是很有感情的,這么多年過去了,還真沒遇見過讓我動情的男人,如果你想重溫舊夢,我完全同意。當年,我曾經給你提供過機會,被你拒絕了,今天……”向門口看了一眼:“要不,我今晚就不走了……”

    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眼睛用那樣一種目光看著他,還把上衣領口的扣解開了,白皙的胸脯和豐滿的Rx房都隱隱地現出來……真有些誘人。志誠已經多日沒和肖云親熱了,對異性真有一種饑渴的感覺,此時,他又想到幾天前那個夢,夢中和她……不由自主地,他感到生理上也有了反應,渾身也發起熱來。可是,心中那根弦及時彈響,使他很快清醒過來,急忙往后閃著身子:“別別,麗萍,你別開玩笑,現在不是當年了……”

    當年,就在他們感情最熱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校園后的白楊林里,他曾經親吻過她,當時,她激動得不得了,主動表現出那種意思,他也產生了那種欲望,如果當時真的那么做了,可能后來的一切都很難說了。然而,他及時控制住自己,他對她說,要把最美好的東西留到最后……然而,沒想到,那個最后卻永遠沒有來到。現在,機會又來了,在這異地它鄉,真的干了也不會有人知道,自己很快就走人,也不用負責任……她多么漂亮啊,真的比一些電影明星都漂亮,在床上她會什么樣子呢……

    志誠有些意馬心猿,可肖云的面容卻忽然在眼前閃過,使他一下克制住自己,站起來開玩笑地說:“這恐怕不行,你是知道我的,記得當年我就跟你說過,我追求的是靈與肉的結合……再說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何況這么寶貴的禮物,能白送我嗎?我有點害怕……麗萍,我知道你在開玩笑,你就別考驗我了……說實在的,現在我也沒有這個心情,自己的老婆下落不明,我怎么能做出這種事呢……實在對不起,你的好意我領了,真的很感謝你!”

    他注意到,她的臉色一下暗下來。片刻后冷笑一聲,掩了一下衣襟說:“你以為我真的要跟你……我是考驗考驗你,如果你真的……”停了停嘆口氣:“看來,你在這方面也沒變……還是那句話,女人嫁給你就是命好,我都有點嫉妒你那位了。跟你說吧,男人這些年我見多了……哼,我要是對他們能象現在這樣,他們都得樂暈過去!”

    志誠相信這一點,因為她真的很漂亮,對成年男人來說,她現在比當年更具誘惑力,這一點自己已經清晰地感受到了。不行,不能這樣下去了。他站起來,把門打開,仍然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對不起,雖然你是主人,可在這個房間里,還得我說了算,現在我得下逐客令了,不然非犯錯誤不可……麗萍,天不早了,我太累了,咱們明天再嘮,行不行?”

    她沒有馬上回答,但臉上是明顯失落的表情,慢慢站起來,走過他身邊時,嘴唇向他的臉腮湊近一下,發出親吻的聲音說:“真是個優秀的男人!”改換成認真的口吻:“好吧,我就不討你厭了,咱們明天早上見吧……哎,對了,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我看,多住兩天吧……”

    志誠聽出,她的口氣并不那么真誠。他笑著回答:“不,我明天就走。不過,走之前我想到礦井去一趟,實地了解一下情況,看肖云到底去哪兒了!”

    她又站住:“怎么,你還是不相信我,非要親自調查……礦井這么多,你半月也走不完!”

    志誠:“不,我只是去六號井,問問肖云接觸過的人,別的礦井就算了,明天我必須往回返!”

    她好象松了口氣:“那好,明天早飯后我陪你去!”

    她擦著他的身體向門外走去,他又嗅到她那熟悉的香氣,就在她擦身而過的時候,他突然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了一句:“麗萍,謝謝你!”

    齊麗萍愣了一下,看看志誠又垂下眼睛,神情暗淡地向外走去。志誠遲疑了一下,急忙穿上衣服,跟在后邊。

    他陪著她慢慢走下樓,把她送出飯店。

    天已經很黑了,但飯店外面和道路兩旁都有燈光在閃爍。他沉默著陪她走向停在一邊的“寶馬”。她打開車門,回頭看他一眼說:“行了,今天晚上就到這兒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親自陪你去六號井……晚安!”

    她的身影和轎車一起,很快消失在遠方,消失在黑暗中。

    5

    志誠回到飯店內,轉了半天,發現自己找不到的房間了。他是閉著眼睛被人從包房架到客房的,當時腦袋還迷迷糊糊,對路線沒有什么印象,送齊麗萍出去時,光顧應付她,也沒注意房間在哪層,多少號。

    他想,吃飯的時候肯定是二樓,被攙架去房間的時候肯定上過樓梯,那么,房間不是三樓就應該是四樓。他試探著上了三樓,憑大概印象順著走廊拐向右邊,過了幾個門,覺得好象差不多了,就輕輕敲門,有人答應就說句道歉的話離開,沒人答應就擰門鎖。因為離開時沒鎖門,能擰開鎖,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房間。

    可是,一直走到走廊盡頭也沒找到。不是方向錯了就是樓層錯了。

    可是,他換了個方向和樓層找了一遍,仍然沒找到。他有些著急了,又不好意思向人打聽,就想重新回到二樓吃飯的包房,從那里出發,憑印象摸索。

    沒想到,他又找錯了地方。當他憑記憶來到那個包房外面時,卻從門縫中發現里邊坐了滿滿一桌客人,酒興正酣。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里邊傳出來:

    “……這杯酒有三層意思,一是感謝酒。各位領導來我們烏嶺雖然是調查了解情況,可無形中對我們煤礦的安全生產起到了巨大推動作用,所以我們表示非常感謝。二是道歉酒。我哥哥這幾天沒有陪各位領導吃過一次飯,我在這里代他向各位領導道歉,希望你們理解。同時也對我們飯店招待不周表示歉意。三是希望酒。希望調查組在臨走之前,能實事求是地指出我們存在的問題,而且不要客氣,不要留情面,說得越尖銳越好,以便我們改進。最后,祝各位領導明日返程一路順風。來,干--”

    這個女人是誰?看來,這烏嶺煤礦不只一個齊麗萍,還有更厲害的角色。她一口一個代表哥哥,代表全礦職工,難道她是李子根的妹妹不成……

    包房里響起呼應、碰杯、喝酒的聲音,但聲音不是很大,顯得很克制。

    志誠意識到找錯了,這不是自己吃飯的包房,正要轉身離開,里邊又響起一個男人的說話聲:“好了,我們地縣兩級調查組明天就要離開了,既然李二妹同志已經代表李子根董事長表示了態度,提出了要求,我也就代表全組同志說幾句。經過兩天的調查走訪,我們得出一個基本結論,那就是,烏嶺煤礦對安全生產是重視的,整個生產經營的運行情況是良好的,關于那些風傳,都是無稽之談。當然,也有些問題需要引起重視,比如礦井的通風問題啊,炸藥管理問題呀,還有改進的余地,在這里我就不多說了,回去后我們要寫出整改意見反饋給你們。至于李總沒有陪我們,那不怪他,是我們調查組提出來的,原因大家都能理解,是為了避嫌。現在我這杯酒……怎么說呢,既是告別酒,也是祝愿酒,祝烏嶺煤礦發達興旺,為地方經濟做出更大的貢獻。干--”

    原來里邊是個調查組,他們調查什么呢……不行,這有竊聽嫌疑,得離開了。志誠正要挪步,卻又聽里邊有人大聲大氣地說:“剛才王主任說得非常好,我代表我大哥表示感謝,現在我再提一杯……”

    是喬勇的聲音。志誠又停住腳步,拿不定主意是不是找他幫忙。正在猶豫間,手臂被人在后邊猛然抓住,一個壓低了的嚴厲聲音問道:“干什么的,站在這里干什么?”

    志誠回過頭,看到一雙嚴厲的眼神,接著看到了一身保安服,急忙解釋:“啊,我找人……找喬處長!”

    保安眼睛閃了一下,口氣雖然稍緩,可懷疑不減:“找他……找喬處長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

    志誠知道自己站在這里不太妥當,就耐心解釋著:“我……我是旅客,和喬處長是朋友,找他有點事!”保安聽了,眼里懷疑稍減,看了看他說:“沒見他正在陪上級領導喝酒嗎?你貴姓?先回房間等著,等他吃完飯,我告訴他,讓他去找你!”

    這……我就是因為找不到房間才來這兒的!可是,志誠不好意思說出來,心想,只好找服務員問一下了,就對保安說:“那就算了,不麻煩他了!”然后心有不甘地掉頭離開。不想,這又引起了保安的懷疑,一把拉住你:“哎,先別走,你到底怎么回事,說有急事找喬處長,問你姓什么又不說,也不留下房間號碼,你到底是干什么?說清楚再走!”

    志誠這下有點火了,怎么,走還走不成了?他真的站住不走了,回過身,聲音也大了:“怎么回事?你們就這么對待旅客嗎?我是誰,問你們喬處長就知道了,你把他找出來吧!”

    “這……你……我……”

    志誠強硬起來的口氣,使保安有些發懵,他一時不知如何才好,可手仍然抓著不放。這時,包房的門開了,一個人走出來:“怎么回事,你們在干什么?”

    正是剛才發表祝酒辭的那個女聲。志誠掉過臉看清其人,三十多歲,體態豐滿,渾圓面龐,淺棕膚色,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兩頰緋紅,目光明亮而多變,對保安時是嚴厲的,回頭看自己的時候,又變成溫和而含笑的了。志誠已經猜到,她極有可能是李子根的妹妹,在烏嶺煤礦肯定也是個非同一般的角色。保安的表現更加證明了這一點,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下躬說:“總經理,是這么回事,他不知從哪兒來的,站在門口不走,問他叫什么名字、住哪個房間又不說……”

    她聽完保安的話,眼眼也生出懷疑之色:“你……”

    志誠知道,再不聲明身份,誤會就大了。于是,不等保安說完就急忙解釋說自己是齊麗萍的同學。沒等他說完,女人就熱情地握住他的雙手:“啊,原來是老弟呀,您好您好,我知道這件事,歡迎歡迎。對不起了老弟,我就是這飯店的總經理,招待不周還請原諒。您有什么事……要不,進來喝兩杯!”

    志誠急忙拒絕:“不不,我……”情急之間說出實話:“我剛才已經喝多了,出來都找不到房間了,剛才聽到喬處長的聲音,想打聽一下……”

    “啊,這么回事啊!”女人開朗地笑了,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志誠這才看出她長得也很漂亮,但,是和齊麗萍不一樣的漂亮,顯得既精明豪爽,又不失質樸真誠,還給人一種很親近的感覺。她對志誠道:“給您道歉了,馬上讓他送您回去休息,我們明天見!”轉向保安:“你還看什么,這是咱礦里的貴客,快送到房間去吧,409!”

    她居然知道自己的房間!

    保安一下變得恭敬起來,轉過臉來先是連連道歉,然后客客氣氣地在前面引路,一直把志誠送上四樓,送入房內,又再三道歉后才離去。

    志誠終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保安離去后,他舒了口氣,打量一下房間,看上去檔次不低。除了寬大的單人床外,還擺放著真皮沙發,茶幾、彩電也一應俱全,房間裝璜得也很講究,連窗簾都是厚厚的金絲絨,還有室內衛生間。從警八年經常出差,還真很少住這樣的房間呢!時間已經不早,該睡了。

    雖然這么想,可是,洗漱完畢,回到床上又睡不著了,腦海里老是浮現出剛才那一幕,那個包房,里邊喝酒的那些人,他們說的話……聽他們的口氣,是個什么地縣兩級調查組,調查什么,難道這里發生什么事了?

    可是,志誠想了半天也沒有想明白,就對自己說:“這和你有什么關系,別想了,快點休息吧,養好精神,明天還得辦正事呢!”

    于是,他慢慢睡著了。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大唐棋牌软件开发 吉利平肖平码论坛网址 赛车比赛视频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东京快乐8是真的吗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昨天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娱乐mg电子游戏 天津11选五一定牛遗漏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新浪上证指数 吉林快3选号技巧 刘伯温三肖选一肖 福建体彩36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