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也許,是上天注定,注定我和她相遇、相識、相愛,而后,又痛苦的分離……不,還不能說是分離,而是這樣一種既離未離的狀態。

    “我們的相遇既偶然又必然。說偶然,是我們原來素不相識,說必然,又和我的性情職業有關。肖云了解一些我的性格,我往往愛關心一些和自己無關的事,寫文章,也往往關注社會底層那些無權無勢的百姓,發現不公正的事情,往往就訴諸筆端。這往往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可我怎么也改不了。

    “我和她相遇,也是基于這樣的原因。

    “不知你們看過那篇文章沒有,是七年前發表的,好多報紙都轉載過,當時社會反響很大。標題是《冰清玉潔少女不幸受辱,橫行霸道公子逍遙法外》,那篇文章的主人公就是她,當時,我還在都市報工作……”

    志誠心里一動,猛然想起,自己當年看過這篇文章,看完還很氣憤,和弟兄們議論了好幾天。可那時還不認識他,平時看報也只是看內容,不注意記者的名字,原來是他寫的……什么,主人公是誰?是她……

    “她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女孩兒,家里很窮,可是長得很漂亮,學習也很好。出事那年,她正在鄉里的中學讀高一。就因為長得漂亮,被鄉里開小車的司機看到眼里。一天晚上,這位司機喝醉后,帶著兩個酒肉朋友,開車闖進校園,硬把正在上晚自習的她課堂里拽出來,塞進車里,拉到野地里糟蹋了……”

    可能是往事不堪回首吧,他停下來。志誠卻被提醒,一下想起那篇文章的細節,是的,是這么回事……雖然已經事隔多年,可現在一聽仍然非常氣憤,呼吸也急促了。

    “這是一起非常明顯的重大強xx案,而且性質特別惡劣,證據也可以說確鑿,因為好幾個同學目睹女孩兒被劫持,并迅速報告了老師,還有人聽到了女孩兒的呼救聲。可是,受害的女孩兒卻無處伸冤。因為那個司機是當地一位縣領導的公子,加上他事后做了很多工作,最后,居然變成了女孩兒作風有問題,是她主動勾引司機和他那兩個同伙的,因此構不成強xx罪。三個惡棍拘了幾天就逍遙法外了,而女孩卻被潑了一身污水,不但受到污辱,心靈也受到巨大傷害。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幾次自殺,都因為家人及時發現未遂。”

    “這……她父母為什么……他們沒控告嗎?還有那些證人,那些目睹的同學!”

    “他們……”張大明嘆口氣,又苦笑一聲,邊解釋邊往下講:“他們當然告了,哪個父母能容忍這種事啊?可他們只是普通農村老百姓,不識幾個字,能搬得動一個縣領導嗎?你是警察,對中國的司法現實應該比我了解吧,特別在一些山高皇帝遠的基層,情況就更嚴重。那些證人……怎么說呢,也不能怪他們,他們都是普通學生,都是普通農村孩子,他們即使能頂住,背后的父母也頂不住……總之,后來他們都改口了,或者說沒看見,或者跟行為人說的一樣!”

    “這……”

    志誠剛要問就把話收回去了。張大明說的不錯,自己當警察八年多,這種事經過的也多了,同樣一件事情,一起案件,因為當事人的身份不同,最后的處理結果往往有天壤之別。為此,自己和弟兄們也總是牢騷滿腹,怨氣重重,可又一點辦法沒有。而老百姓不理解,還往往把罪責歸于公安機關,歸罪于警察,其實,很多時候,公安機關也無能為力呀,警察也是人,也在人的制約下呀!

    “應該說,她的父親還是有骨氣的。”張大明繼續講下去。當地告不贏,他就到處上訪告狀,可一個普通百姓,能力實在有限,告了很長時間也沒有任何結果,還把家告得更窮了。有一次外出告狀歸來,連吃飯錢都沒有了,不得不向人乞討……也是命里注定吧,正好碰上了外出采訪的我。當時,他向我要錢,只要五塊錢,說買點吃的。我隨便問了一下他為什么乞討,他就說了女兒的事兒,說著說著流淚了。開始我還以為他說假話,這年頭騙子太多,有不少乞丐都是騙子,讓人什么都不敢相信……后來我越聽越象真的,心就被牽動了,決定和他一起回家,去當地做一番調查。就這樣,我第一次見到了她。

    他又停下來,好象又回到與她相見之時。志誠和肖云都沒有催促。片刻后,他又開口講了起來。

    “我永遠忘不了初次看到她的情景。當時,她正是豆蔻年華,可卻是那樣的蒼白,那樣的憔悴,雙目幽幽,猶如枯井,一副對生活絕望的神情。我一看到她就知道這事是真的,要知道,她才十七歲呀,如果不是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是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她父親把我介紹給她時,她用幽幽的眼神瞥了我一下,蒼白如雪的臉頰現出了一絲紅暈,然后把頭掉向旁邊,淚水就滴落下來。

    “就這樣,我開始了詢問,她開始什么也不說,只是哭,后來在我耐心啟發下,終于放聲大哭起來。哭完后,開始慢慢講述整個過程,果然和他父親說的一樣。我努力控制著感情,又開始調查別人,村里人都夸她是個好姑娘,學習好,作風正派,根本不可能去勾引那些流氓。后來,我又到學校調查,老師和同學們對她評價也很好。開始,那些證人也不敢說實話,我就采取秘密調查方式,反復做他們的工作,漸漸弄清了真相。果然,他們都是在威脅利誘下做的偽證,有的還說明,辦案的警察和檢察官都逼他們說假話。當然,在調查中也經歷了一些風險,可終究被我查清了真相。后來,我們報社又派了其他記者介入此案,在掌握確鑿證據后,在報紙上發表了長篇報導,引起很大社會反響,也引起上級領導的重視,接著,上級公安政法機關介入,這起案件終于查清了,罪犯受到了懲處。雖然處得還偏輕,可終究判了幾年徒刑,而辦錯案的警察和檢察官也受到了行政處分。這些事,當時不少新聞媒體都報導過,你們可能看見了。”

    他長出一口氣停下來,志誠和肖云也不約而同地長出一口氣。片刻后,肖云迫不及待地問:“后來呢,后來,你是怎么跟她結合的?”

    “后來……”張大明苦笑一聲:“案子雖然翻了過來,冤也算伸了,可她受到傷害是無法平復的。”停了停,“從那件事情上我才知道,一個女孩兒受到這樣的傷害,往往就毀了她的一生。經過這樣的事,她再無法回學校上學了,再加上罪犯家人親屬的威脅,使她在當地無法生活下去……當她再次要尋短見之后,她父親哭著給我打來了電話,我就再次來到她的身旁。她父母說,我在身邊的時候,她就安定了很多,我一離開,她就失去了安全感。這使我產生了一種道義上的責任感。我想,她是在當地受害的,心理上對這個地方已經失去了安全感,最好讓她到外地去生活一段時間。可是,她家沒有這樣的地方可去。也許是一時沖動,也許是責任感所使,我把她帶到了省城。”

    他又停下來,好象在思索下邊怎么講。靜了片刻,才繼續說下去。

    2

    “把她帶來后我才知道自己做事欠考慮,一個人要對另一個人的命運負責,談何容易呀。首先,我必須給她找個工作,讓她能夠生活下去。一開始,我通過熟人,在一家飯店給她找了個服務員的工作。雖然工資低,可供吃供住,對她這樣從鄉下來的女孩兒應該說比較合適。一開始她干得還不錯,老板反映,她特別勤快,服務態度也好,為人也本分,可不久就對她有了意見。原來,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不敢接近那些酒喝多了的男顧客。你們都知道,飯店里男顧客遠遠多于女顧客,而且,有幾個顧客不喝酒的?喝多的也屢見不鮮。可她一看到這種情景就躲得遠遠的,連菜都不敢上。另外,有些品行不端的顧客酒后往往愛占女服務員的便宜,動手動腳的,她更受不了這個,有一次,一個男人的手剛挨到她,她就驚叫起來,還把手里的菜盤摔了……就這樣,她干了不久就不得不離開了。

    “后來,我又給她聯系了一個單位,是在一家私人開的時裝商店的當售貨員,供住,還負責一頓午飯,可同樣干的時間不長。因為有些男顧客對她過份親熱……對了,我還沒說過,她長得確實很漂亮,屬于小家碧玉形,有些靦腆,也很清純。初看可能不覺得什么,可非常耐看,越看越覺得出色。而凡銷售服裝的商店,都要求女售貨員穿銷售的商品,以此吸引顧客。她穿上高檔時裝后,一下就把美襯托出來,再加上她那不茍言笑的憂郁神情,更有一種特別的魅力,所以,她那個柜臺銷售情況特別好,老板也非常滿意。可是,由于一些男顧客常借故接近她,她又突然辭職不干了。老板非常惋惜。

    “我沒有怪罪她。不過,接受了這兩次教訓,我決心給她找一個有安全感的單位。為這個我下了很大功夫,先買了臺二手電腦,讓她學打字。她挺聰明,一個多月打字速度就比我快了。后來,我托朋友給她找了個打字員工作。雖然仍然是雇傭性質,可那是個挺象樣的機關,接觸的人相對也層次較高。我又在比較偏僻的地方租了個平房讓她住,每月房租二百多元,我也沒讓她花,還買了幾件餐具和煤氣灶讓她起火。房東是一對老夫婦,人也挺好。我也時常去看她,對那老夫婦說是她的哥哥。因為我也是單身,住宿舍,吃食堂,所以,有時就和她一起吃頓飯。每次我在她那兒吃飯時,她就特別高興,臉上少見地露出笑容,蒼白的兩頰也生出了紅暈。想起那段日子,真是挺有意思的……可是,這樣的日子也沒有長久。有一個星期天,我去看她,發現她眼睛紅紅的,好象是剛哭過不久,問她怎么回事她不說。過了幾天,幫助介紹工作的朋友找到了我。”

    “怎么回事?”

    張大明剛停下,肖云就迫不及待地問。

    張大明苦笑一聲,停了片刻說:“原來,她打工的單位有一個青年看上了她,對方的條件非常優越,父親是局級干部,小伙子長得也挺帥,是正式干部。可是,她總是躲避人家,通過別人介紹,又被她一口回絕了,也不說什么理由。可那個青年不死心,就通過我的朋友來跟我談。”

    “我知道,這對她是件好事,如果那個青年真的愛她,條件又那么好,她也就有了一個歸宿,我的責任也就到頭了。可不知為什么,聽了這些話之后,我心里卻泛起一種怪怪的滋味,好象一個屬于自己的東西,平時沒有注意到它多么珍貴,現在,當別人要把它拿走時,才發現它原來在你的心里很重要……當時,我還沒有完全意識到這是怎么回事,而是克制住這種感覺,把這事跟她談了,她聽完后眼里又有了淚水,對我說:‘張大哥,我知道你為我操了很多心,花了很多錢,讓我下輩子報答你吧……明天我就回家。’

    “我當然不能讓她走,如果真讓她回家,那她這一生可能就完了。我又哄又勸。可是,她說什么也不再去那個單位上班了。這時,我所在的都市報領導知道了這件事,就雇她當了勤雜工。這回,她終于穩定下來,因為我就在她的身邊。報社對她不錯,讓她在一個樓梯間里搭了張床,吃飯在報社食堂。她的工作不是很累,也就是搞一搞公共衛生,給社長、主編打個水什么的。很快,同志們都了解了她的情況,對她都挺照顧的。她工作也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經常主動做些本職以外的事,領導和同志們對她也挺滿意。當然,我那個辦公室的衛生都由她包了。每當忙過之后,她就躲到樓梯間里看書看報。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安全感漸漸增強,臉上也有了一些紅潤。不過,除了我,她還是盡量避免跟別人打交道。”

    “可是,這終究不是長遠之計,她不可能這樣度過一生,經過認真的考慮,我動員她重新上學,先上高中補習,然后考大學。我說這話的時候,距她受害已經過去一年多了。我還記得,她聽了我這話,先是臉上一亮,接著又暗淡下來,我告訴她,一切不用她擔心,上學由我來供,只要她努力學習,能夠考上就行。她聽完后流著眼淚答應了。于是,她又辭去了報社的工作,又在我租的一間民房里住下來,一下又變成了女學生。那些日子,她學得很刻苦,起早貪黑的。可是,盡管她很聰明,農村的教學質量終究沒法和省城比,基礎上就差距很大,再加上她已經一年多沒上學了,所以,最后只差兩分沒夠大本,但是,被省內一家大專錄取了,學校就在省城。”

    “接著,我為她準備了上學所需的一切。就在開學前一天的晚上,我把她領到一家咔啡廳,跟她進行了一次認真的談話。我對她說,現在,她已經長大了,也堅強了,命運也在自己的手中了。而我的工作太忙,今后雖然還要照顧她,包括三年的學雜費都由我負責,可今后接觸少了,她要自信自強,努力學習,改變自己的命運。最后,我猶猶豫豫地說,如果在學校里遇到中意的男同學,可以處一處……”

    3

    張大明的講述突然中斷了。肖云立刻催促起來:“講啊,后來怎么了,你這么說,她說什么?”

    張大明嘆口氣:“開始,她什么也沒說,只是沉默地坐著。因為咔啡廳燈光較暗,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過了一會兒,她就提出要離開。當我們快走到她的住處時,她站住腳,黑黑的眸子在黑夜中定定地瞅著我,用顫抖的聲音問:‘張大哥,今后,你是不是……就不再管我了,我們再也不能象現在這樣了……’說著抽泣起來,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對她解釋說:不是這樣,今后,我們仍然是好朋友,我仍然是她的大哥,我知道她家里生活困難,因此她上學的費用有我負責。可我沒說完她就哭了。她說:‘我說的不是這個……張大哥,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對我的恩情,我不會和任何男人結婚,他們知道我的過去,都會瞧不起我的,我離不開你……我今天的生命是你給的,我不知怎么報答你,只要你需要,我可以做一切事情,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說話,讓我馬上死都行。’說得我心也顫抖起來,天哪,她心里都想了些什么呀。一時之間,我忘情地把她摟在懷里,輕輕地拍著她的背說,不要這樣想,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如果有人因此而瞧不起她,那他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也不值得愛,我也不需要她報答,只要她生活幸福,我就高興了……當然,我意識到她有些話還沒有說出來,也意識到她要說什么,可當時我的心里也很亂,也不知說什么才好。現在已經不必隱瞞,那時,我已對她有了感情,可我無法說出口。我知道,如果我說出來,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接受。可是,我心里很矛盾,因為,我年紀比她大很多,這樣做有乘人之危之嫌。何況,她現在已經不是當年的她了,她已經成了大學生,三年的大學生涯會使她改變的,等她畢業時,她也許完全成為另外一個人,她會有更多的選擇。因此,我最后只說,一切,等她畢業之后再說吧!”

    “她就這樣上了大學,我也履行了自己的諾言,承擔起供她上大學的經濟責任。這筆負擔很重,在那三年里,我更加賣力地到處采訪寫稿,還破天荒地寫起了平時不屑一顧的那種可讀性很強的紀實稿件,因為它們稿費很高。好在我還有兩個哥哥,父母不需我支出太多。她也懂事,在學習之余還找了份家教,每月收入一些,基本解決了生活費用,也減輕了我的負擔。就這樣過了三年。那三年,我很忙,很累,不過我一想到這是為了改變一個人的命運,也覺得值得。

    “她的大學就在本市,可我很少去看她,一則是忙,沒有那么多時間,二是想把感情逐漸淡漠下來。當然,也不是從來不去,因為我很惦念她,害怕她萬一遇到什么挫折情緒受到影響,另外,有時也要看她生活怎樣,是否缺錢。她在雙休日有時也來看我。自從上大學后,她發生了迅速而明顯的變化,蒼白的臉頰變得紅潤趕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有一回我去學校看她,她正參加健美隊訓練,而且擔任領操。她穿著緊身的健美服,站在隊伍前面,身段婀娜,面映朝暉,顯得美麗而又明朗。周圍,有不少同學和老師圍著看,目光多聚在她身上。當時,她沒有看到我,只是全神貫注地表演著,臉上洋溢著自信的微笑,我悄悄看著,完全被她吸引住了……當時,我的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我知道,她已經從過去的噩夢走出來,今后,完全可以獨自走路了。我為此而驕傲自豪,同時也產生一種深深的失落,好象一個珍貴物品即將從手中滑落,漸漸遠去。那天,我沒有和她見面,在表演結束前就悄然離去。

    “從那以后,我再也沒有到學校去看她,想起她時,也是通過電話聯系。而隨著一個學年,一個學年的過去,她出落得越發美麗動人,如果說從前是小家碧玉的話,后來就變成大家閨秀了。我雖然不去看她,可她總是盡可能抽時間來見我,然而,每次見面我都努力克制著自己,用一種雖然親近卻絕不過格的態度來對待她。有一次,她說我變了,對她不象從前那么好了。我敷衍說,她已經大了,不需要我象從前那么關懷了。她聽完怔了好久。

    “轉眼間,大三就到了。她的學習自然更緊了,來看我的時候也少了,我們更多的是通電話。我已經在心理上做好與她變成平常朋友的準備。果然,有一天她給我打來電話,說有重要事情跟我說。那天晚上,我們又在她入學前那個咔啡廳見面了。坐下來好一會兒,她才用一種憂怨的語調吞吞吐吐地對我說,在學校,有一些男同學對她很好,其中一個特別熱烈,已經向她表白了感情,她不知該怎么辦……我雖然有思想準備,可仍然感到心猛然向深淵里沉去。但是,我沒有流露出來,而是向她表示祝福,并勸她考慮接受這份感情。想不到,她怔怔地看看我,突然冷笑一聲說:‘你真這么想的嗎,那好吧,我就回答他!’然后就站起來離開了。”

    “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她跟一個英俊的小伙子在一起,在快樂地說笑著,心被刺得一陣陣發痛。這本該是我所希望的,我要達到的,可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呢?我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她,不去想這件事,可是怎么也做不到……對了,那時,我剛剛經人介紹處了一個朋友,無論工作和家庭都可以,人也說得過去,我也準備認真跟她相處,所以,我不應該這樣。可我做不到,那一夜,我完全失眠了。”

    “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下午,我正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想寫篇稿子怎么也寫不下去,門衛忽然打來電話,說有人在門外找我。我匆匆下樓來到報社大門外,一眼看到一個年輕、英俊又有幾分書卷氣的小伙子。我本能地猜到了他是誰,只是鬧不清他為什么來找我。走到他跟前,才聞到他身上有一股酒味,并發現他用一種敵視的目光看著我。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后,開口就問:‘你是小玉的男朋友嗎?’--對了,我還沒說過她的名字,她叫小玉。還沒等我回答,他又講下去說:‘我也不隱瞞,我很愛小玉,可她說已經有了男朋友,就是你,還說畢業就跟你結婚,有這事嗎?’我一下懵了,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小伙子卻不容我回避,再三追問到底有沒有這事,情急之下,我轉守為攻,反過來問他:‘你真的愛她嗎,能一生永遠愛她嗎?能在什么情況下都愛她嗎,就象西方新人婚禮儀式時神父說的那樣,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富有還是貧窮,都能愛她嗎?’他愣住了,問這話是什么意思。我沒有解釋,只是告訴他,我雖然跟小玉有一定的感情,但是還遠未到締結婚約的地步,因此,他完全可以競爭。如果他能對小玉說,在什么情況下都愛她,無論她什么樣子都愛她,那么,她可能就會答應他!小伙子聽完愣了愣就回去了。”

    “那天一下午,我什么也沒干下去,更談不上寫稿。我的心完全被攪亂了。我沒想到小玉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她真想畢業就和我結婚……我渾身發熱,幸福之潮一陣陣在心頭翻騰--這是我與別的女子相處時從來沒有過的--但是,我又懷疑她說的是不是真話。或許,她為了應付這個追求者,才這么說的……這時候,我已經知道欺騙不了自己,我真的愛上了她,也許,早就愛上了她。可現在的她與從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我不希望她為了報恩才這樣做……就這樣,我度過了一個混亂的下午,等下晚班走出辦公樓時,我一眼發現她正在門外等著我……”

    張大明又停下來,好象陷入到當時的情境中,可是,肖云不容他多想,稍等片刻就再次催促起來:“往下講啊,后來怎么了?”

    張大明慢慢地說:“當時我發現,她的臉頰又象當初那樣蒼白如雪,眼神也又象當初那樣幽幽的,人也憔悴了很多。我嚇了一跳,急忙走過去,盡量若無其事地問她有什么事。她不回答,拉著我的手臂就走,走到一個僻靜處時,她站下來,眼睛定定地瞅著我半晌,終于用一種硬梆梆的語調開口道:‘張……大哥,你……你要我嗎?’我萬沒想到她會在這時候、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的詞匯提出這個問題,頭腦轟的一聲,一時不知咋回答才好。她卻眼睛動也不動地盯著我,使我無法回避。我支吾著問她這是什么意思,她堅定地說:‘你明白,今后,我想和你在一起生活,我離不開你……你要我嗎?’我的心一下顫抖起來,但仍然克制著自己說,她還年輕,可以有更好的選擇,還提到了那個來找我的小伙子。她眼睛里終于出現了淚花,說:‘不要提他。就在一個小時前,他找到我,說在什么情況下都愛我,無論我什么樣子都愛我,真的有點把我打動了。我就把過去的遭遇告訴了他,結果,他馬上變了,象不認識似地盯著我,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最后說了句要問問他父母,就逃跑了……大明哥,現在我更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唯有你一個人真正不嫌棄我,當初,我那個樣子你都不嫌棄……我也明白了,他說那些話是你教的,其實,你才是在什么情況下都不嫌棄我,無論我什么樣子都不嫌棄。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的身體在你們男人看來是不干凈的,可是,我要把心里話告訴你,當我第一次看到你時,就好象在什么地方見過你,當時,我就想投到你懷里放聲大哭……是的,我想報答你,可這不是主要原因。你不知道,我一想到將來我和你成為不相干的人,一想到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就非常痛苦……我已經說了實話,你現在也對我說實話,你要不要我,如果不要也沒關系,我也就死了心,雖然痛苦,可我能挺過去,如果你心里有我……喜歡我,就告訴我。我雖然沒有什么家庭背景,只是一個窮學生,還靠你資助,可我一定會讓你幸福……’她說著說著淚水終于流下來:‘如果說我還對婚姻抱有希望的話,那唯有你,哪怕讓我跟你生活一天、度過一夜就死掉我也滿足了……’”

    “我捂住了她的口,沒讓她再說下去。我也沒再說什么,只是把她緊緊地摟在懷中,真切地感受到她的身心在顫抖……我擁抱著她,對著她的耳朵輕輕地告訴她,我也愛她,非常愛她。可這時她反而不相信了,邊哽咽邊說:‘不,你不是愛我,你是可憐我,是同情我,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我越發摟緊她,對她說:‘不,傻姑娘,你想錯了。你在我的心中,永遠是最珍貴,最純潔的。而且,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從前的你,不是你能不能配上我的問題,而是我能不能配上你了。’她聽了這話終于嗚咽出聲,抽泣著問:‘你真是這么想的嗎?真的嗎……你不知道,雖然我現在和從前不同了,可我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一個陰影,總覺得低人一頭。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跟別的男人結婚,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如果因為我現在是大學生了,你覺得配不上我,那我可以退學,仍然當一個普通的女人,哪怕到去打工,做苦活也成,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我不讓她再說下去。那天晚上,我們在一起呆了很久。直到晚十點多,我才把她送回校園……對了,臨別前,我告訴她,很快就大學畢業了,千萬不要因為我們的事影響學習,不必過多和我見面。還明確地告訴她,等她畢業我們就結婚。”

    “后來,她順利地大學畢業了。不過,我們沒有馬上結婚,因為還要給她找工作。這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時,大學畢業生想找個工作已經比較難了,一個大專生在省城找工作更難,何況,她的家還在農村。費了很大勁兒,托了很多人,最后才在一家私企找了份工作,工資還可以,每月六百多元,她非常滿足。說到這兒我還真感謝小平同志實行了改革開放的政策,要不,恐怕真沒處給她找工作去。找到工作一個月后,我履行了諾言,與她舉行了簡樸的婚禮。對了,報社挺照顧我的,分給我一個舊的單元樓,雖然很小,一室一廚,二十多平方,可我們非常滿足,她更是樂得和不上口。看到她高興,我更高興,可是……”

    4

    張大明突然停下來,再也不往下說了。等了一會兒,肖云忍不住催促起來:“哎,說呀,怎么不說了,可是什么,發生什么事了?”

    “這……”張大明身子往旁邊挪了挪,遲疑了一下終于開口:“反正,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咱們都是過來人,就給你們講講吧。是這樣,我們……我們在新婚之夜遇到了問題。到這時,我才知道她當初受到的傷害有多深。新婚夜里,當我接近她的時候,她突然又渾身發抖起來,而且,嘴里下意識地叫著:‘不……不……不要……求你了……’叫聲凄慘而痛苦。我一下被擊懵了,只好離開她,坐起來輕輕呼喚她的名字,好久她才清醒過來,眼淚象泉水一樣流淌,好久才平靜下來,向我表示歉意。可是,當我試圖再次接近她時,她又叫起來。如此反復三次……我明白,多年前的悲慘遭遇已經在她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傷痕,對她來說,這種事非但不是幸福,而是一種痛苦,一種最大的痛苦,我必須用極大的耐心和毅力醫治她的創傷。于是,在新婚之夜,我們沒有象別的夫妻那樣……我只能與她并排躺在一起,輕輕呼喚她的名字,在她的耳畔輕聲絮語,告訴她我如何的愛她。慢慢地,她放松下來,允許我摟抱她了,后來,她就在我的懷里睡著了……第二天夜里,情況稍好一些,可還是不行……她再三說對不起我,也做過幾次努力,可總是一到關鍵時候就不行了……我沒有著急,用更大的溫柔和耐心來撫慰她,這樣直到第三天晚上,她才不再驚叫,但身體仍然緊繃繃的,臉色慘白,緊閉雙眼,一副忍受極大痛苦的神情。我仍然不著急,耐心地勸慰她,并從親吻開始,一點一點地解除她的恐懼,告訴她,相愛的人之間發生這種事不是痛苦,而是幸福,我要讓她品嘗到幸福的滋味……就這樣,她的身體漸漸放松了,面上也有了紅潮,最終,我幫助她戰勝了心中的陰影……當高xdx潮過去之后,她又伏在我的懷里嗚嗚地哭起來,嘴里說著對我感謝的話:‘有了這樣一次,我就是馬上死去也無憾了。真的,大明,現在你就是殺了我,我也高興,一點怨言也沒有。’我也非常激動和高興,緊緊地擁抱著她說:‘別說傻話,我為什么要殺你呢,你是我永遠的愛,我們要一起幸福的生活,直到生命的最后’她好象還不相信,反復問我:‘真的嗎,這一切都是真的嗎,我們真的能永遠這樣生活嗎,我不是夢嗎?’我就一遍遍告訴她,這都是真的,今后,我們就這樣生活下去,直到永遠……她最后相信了,可是,仍然有些不放心,反復問我能象現在這樣永遠愛她嗎,我也反復說能。最后,她再次淚如滂沱,擁著我說:‘大明,我真不敢想象,我會和你這樣的好人生活在一起,會有這樣的生活,大明,我會永遠愛你的,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無論你對我怎樣,我都愛你,可是……大明,我心里總有些放不下,總覺得不安全,總覺得有一天你會離我而去……你千萬不要離開我,永遠也不要離開我。’我又是再三保證。后來,她就在我懷里睡著了,再后來,我們做愛時,她再也沒有發作過,完全跟正常人一樣了。”停了停,有些歉意地說:“對不起,我過份了,不應該對講這些!”

    肖云沒有出聲,卻悄悄抓緊了志誠的手。志誠的心情也非常不平靜,盡管張大明講到了和妻子新婚之夜的情景,講到了做愛,可是,卻沒有引起他一點反感。他為張大明的精神而感動,為他的愛心和耐心而感動。他甚至想,如果肖云有同樣的情況,自己能不能做到這樣。他打破沉默對他說:“沒什么,你……你真的很不容易……看來,你們那時生活得很幸福……”

    張大明用一種發自內心的語調說:“非常幸福,非同一般的幸福。婚后,她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變得快樂了。也略略胖了一些,人也更漂亮了,而且,性情中也顯露出孩子氣的一面,有時也跟我撒撒嬌。”嘆口氣,變成了苦澀的口吻:“可惜,那段時間太短暫了……其實,就在我們幸福的時候,已經有了不祥的預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著,忽然被她的抽泣聲驚醒,發現她正緊緊地擁抱我,淚水沾得我前胸濕漉漉的。我驚問怎么回事。她哭了好久才告訴我是做了一個夢,在夢中,她看見我和她分別了,到底為什么分別不清楚,反正就要離開她了,還說仍然愛她,卻不得不和她分手,然后就走了,往遠處走了,把她一個人扔在荒野中,她怎么喊我也不回頭,就象沒聽到一樣,她只能看著我的背影遠去……”

    張大明語調顫抖了一下,停下來。志誠的心也跟著顫抖了一下,他好象也進入了那個不祥的夢境,看到一個女性孤獨的身影,站在荒野中望著愛人的身影消失在遠方,永遠不再回來……這雖然是個夢,可聽來真的叫人有點不祥的感覺,難道,冥冥中,那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真的預感到了什么……

    “這個夢很不吉利,”張大明停了片刻又說起來:“可我當時沒有意識到,只認為是個夢罷了,開玩笑地勸了她好一會兒,她才漸漸平靜下來睡去。可是,每隔一段時間,她都要做一個類似的夢,總是夢到我離開她。有一次夢得更為奇特,居然是我站在云端中,用深情的目光望著她,就是不走近她的身邊,不和她說話……她被這些夢攪得心緒不寧。我經過思考分析,認為是我的職業帶來的,因為我經常冒險去采訪,寫一些得罪人的文章,也真的有人揚言要報復我。她知道后就開始勸我不要再寫那種文章,不要再去冒險。可是,我無法改變自己。我對她說,如果還有你這樣的女孩子受壞人欺負,我能不管嗎?她聽了這話沉默下來,只能緊緊地擁著我,低低的抽泣,讓我一定小心……后來,事情終于發生了。”

    張大明又停下來,志誠和肖云卻誰也沒再催促,因為他們知道即將發生不幸的事情,不忍心聽下去,好象他講得晚一點,不幸也會發生得晚一點。可是,沉默片刻,他還是說起來。

    5

    “那是一天晚上,我外出采訪回來,她專門跑到火車站去接我,然后,我們就乘公共汽車離開車站。當時,一切都很正常。在公共汽車里,我們的手在下邊緊緊地握著,傳達著互相的愛戀和思念。到了離家不遠的一個路口,我們下了車,并肩向家中走去。對,當時天并不是很晚,后來警方查明,事發時剛剛九時四十分,大街上還行人不斷,我們家附近雖然僻靜些,也仍然有行人走過,因此我一點也沒想到會發生什么事。就在走到離家不遠的地方時,我忽然聽到身后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沒等回頭,她已經脫口叫出:‘大明,快……’就在這時候,一根沉重的大棒向我頭上砸來,我想躲已經來不及了。然而,奇怪的是,我覺得身上挨了沉重一擊,甚至被這強大的力量擊倒在地,卻沒有感到疼痛。原來,是她撲到我身上,用自己的身軀替我接受了這一擊。還不容我反應過來,又是接連幾棒砸下來,邊砸還邊低聲惡狠狠地罵著‘讓你寫,讓你寫,看你還寫不寫……’可多數都砸到她的身上,她叫過一聲后再也不叫了,身軀和四肢卻伸展開護在我身上、頭上。因此,我只是裸露在外的腿部和肩頭挨了幾下子,后來,有人聽到動靜奔過來,大棒才停止掄動,幾個腳步聲匆匆向遠處奔去。這時,她柔弱的軀體伏在我的身上已經一動不動了。我爬起來,忍著渾身的疼痛叫她的名字,她卻一聲不吭。我頓時感到天地一片漆黑,知道人間最大的災難降臨了,身心的巨大創痛使我也昏迷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里了。我醒來了,她卻永遠的沉睡了。她履行了諾言:為了我,她寧可去死,就是死了也高興。是的,我是幫助過她,可是,我幫助她的一切,她都回報給我了,不,已經遠遠超出地回報給我。如果說是我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的話,她卻救了我的命,用我給她的命救了我的命。莫非,當初我救她的時候,就是在救自己?我忍著渾身的疼痛,在醫護人員和報社同仁的攙扶下來到她的身邊,看到她靜靜地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臉上、身上的血早已擦凈,顯得很安祥,大概,正象她說的那樣,為了我,死了也高興吧!她的身體好象變小了一些,好象又回到了從前……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已經從過去的生命中體會到了,一個人在一生中遇到自己的真愛很不容易,而眼前這個女人就是我的真愛。我愛他,她也同樣愛我,我們度過那樣曲折、酸楚而又幸福的時光,可轉眼間她變成了這個樣子。從前,這種事只在文學作品見到過,認為是煽情之作,想不到,現在,真的發生了,就發生在我的身上,而且,生活中的真實往往比藝術作品要強烈百倍。我一聲聲呼喚著她的名字,可是,她卻一聲也不響應,只是安祥地躺著。是的,她的表情很安祥,好象做了一件應該做、想做的事……我叫著她的名字,輕輕地問她:難道,你是為履行了回報我的諾言而欣慰嗎?親愛的,不要這樣,沒有你,我怎么辦,你怎么能把我一個人扔在這世界上……”

    張大明突然發出一聲猛烈的抽泣停下來。志誠嗓子也緊緊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只是輕輕握了握他的手。而肖云卻在另一邊握著志誠的手,身子發出輕微的抽搐,顯然,她已經流淚了。

    張大明又抽泣一聲,但很快控制住自己,把話題引向另外的方向:“警方很快把案件查明了。原來,不久前,我根據群眾反映,深入到一伙黑惡勢力中,進行了一次秘密調查,掌握了他們不少罪證,寫出報導發表在報紙上,并給省領導寫了份內參。這個黑惡勢力集團因此遭到了沉重打擊,這次行動,是他們對我的報復。行動前,幾個打手得到的命令是把我打死,最起碼讓我今后再也不能寫文章,可沒有想到她替我承受了災難……案件破獲后,因為這個黑惡集團參與商業活動,很有錢,我得到了經濟賠償,她躺在醫院里也能得到應有的護理和照顧。然而,這又有什么意義,已經兩年多過去,她還是那樣躺在那里,臉色愈加蒼白……開始,醫生還對我說她有醒來的可能,后來就漸漸變了口氣,就在不久前的一天,他們終于吞吞吐吐地告訴我,說她恐怕永遠不會醒來了,并且暗示我,再進行治療護理,已經沒有意義……其實,這一點我已經意識到了,可我不敢去想,也不愿相信,我仍然希望她、想象她有一天能夠醒來,和我在一起生活。只要能抽出時間,我就去醫院看她,用我的心靈和她說話,輕輕地呼喚著她的名字,我對她說:我答應過你,永遠不會離開你,可你卻為什么離開了我。你醒來吧,快些醒來,我在等待你……可是,她依然那樣躺著,什么反應也沒有。現在,我不能再欺騙自己,她……可能真的再也不會醒來了,永遠也不會醒來了,永遠……”

    張大明又抽泣一聲,再也說不下去了。

    志誠和肖云誰也沒有出聲,但,二人的手緊緊抓在一起。志誠的心里充滿了對他同情,可是卻無法幫助他,只能輕輕地碰碰他的手臂,表達一種含混的感情。

    張大明再沒有開口,志誠和肖云也沒再說話。沉寂中,眼前忽然變得特別的黑暗,而且,饑餓、寒冷也再次突現出來,特別難以忍受。好一會兒,肖云才輕聲說了句:“也不知幾點了,咱們在井下有一天一夜了吧!”

    片刻后,志誠低聲回應了一句:“誰知道,差不多吧!”

    三人都沒戴手表,凡是有手機的人,往往形成了從手機上看時間的習慣。現在,他們都失去了手機,自然也就不知幾點,也就無從知道時間了。

    肖云忍受不了這種寂靜和沉默,又用身體碰了碰志誠:“別這么悶著,說點什么,你們再說點什么!”

    志誠沒有出聲。平時,他不太愛說話,他總是認為行動勝于語言,這時候,有什么說的呢?不過,他也不喜歡這沉寂和黑暗,也希望有人說些什么。可張大明在旁邊一言不發,好象還沉浸在悲痛中。為了使他解脫出來,所以,他沒話找話地自言自語起來:“咳,我一直覺得警察這行比較危險,看來,你記者也不容易,和我們差不多。”

    張大明這才開口:“你真說對了。聯合國曾經做過統計,在和平年代,每年殉職的人數排在前兩位的第一是警察,第二就是記者。死就死吧,只要有意義,總得有人去冒險……可是,讓人不平的是,我們記者跟你們警察比起來,還有更特殊的難處,你要想當一個有職業良心的記者,很難,很難。”

    志誠一時不解:“你說的是……”

    張大明停了停:“我說的是,你明明出于社會責任感,冒著危險深入調查,揭露黑暗,寫出了有意義的文章,卻發表不了,即使發表了,也極有可能會招來責難,有時壓力非常大……譬如,咱們目前遇到的事,如果真能脫險,寫成文章,恐怕很少有報刊可以發表……當然,你要是就事寫事還有發表可能,可這有什么意義?這種事為什么會發生?深層原因是什么?你總要分析挖掘吧,可這就不行了……對,現在不公開整人了,也不給你扣帽子,不說你攻擊社會主義,但是,可以不給你發表……更讓人氣憤的是,你吃盡辛苦、冒著風險寫出文章被人指責,而指責你的人又總是站在黨和人民的立場上,拿出一大套冠冕堂皇的大理論,好象你反而有了什么問題!”

    不知不覺間,話題引向另外一個方向。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加拿大快乐8玩法介绍 街机深海捕鱼 大地棋牌官方下载苹果 三分彩如何看走势 福彩3D走势 抄股票怎么玩 鼎泽配资 四肖三期必开期期准 高手 原版优乐江西麻将 十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上海11选5一定牛走势 每种股票权重 申能股份股票行情今天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刚 华东联销15选5开奖